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此事当耶幻耶


□ 钟志平

2004年11月4日《山西晚报》上有篇短文,题目叫《考核完了》。文章不长,抄录如下:

郝副部长来到A局人事处,对该局提名为后备处长的黄伟进行考核。人事处的办公室门半掩着,郝副部长很礼貌地敲了门:坐在桌前的干部头也不抬地吼道:“敲什么敲!”郝副部长对那位干部说:“我有事想找丁处长。”“丁处长不在。”他还是没有抬头。这时电话铃响了,他拿起话筒:“什么?不知道!”说着便将电话挂了。不一会儿,电话又响了,他拿起话筒吼道:“我已经告诉你不知道……”
目睹此情此景,郝副部长无奈向他告辞,他还是没有抬头。郝副部长刚要出门,丁处长与他撞了个满怀。丁处长忙让郝副部长进办公室,并对那个干部说:“黄伟,郝副部长来了你怎么不去找我?”黄伟这才慌了手脚,站起来对郝副部长道歉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郝副部长没有答话,即对丁处长告辞说:“那我回市委了。”丁处长不解地低声问:“您不是来考核黄伟的吗?”郝副部长答道:“已考核完了。”说罢,走出了人事处办公室。丁处长茫然。
一口气读完,心里五味杂陈。自懂事,常背了人怜惜自己生得眉眼蠢笨,短少了演义人生荚况的重要本钱,感受不到美人们的感受。现在才知,人生缺憾多矣。
文章除了让我感叹人生缺憾,老实说还有诸多疑惑。我趴到镜子上扒开眼皮,拿手电筒绕来绕去,难道蠢笨眉眼得了飞蚊症或者视网膜病变,为什么看到的是另一番情形?
提谁不提谁,领导在忙乎,有希望得到提拔的在忙乎,想得到提拔的也在忙乎;当然,老百姓也没闲着,我是老百姓我知道。于是,谁是谁的人,哪个领导说了啥;谁的希望更大,谁摇尾巴了谁抛媚眼了,谁已经当了婊子,还见人就奖眯眯打怀里掏出个牌坊了等等,传得蒜头鼻子丹凤眼,跟站在旁边看着似的水灵。那时节,表面波澜不兴:今天天气不错啊,哈哈哈。其实内里,遍布淤坑,旋转着一个个方向不明的暗流,谁不当心,就有可能被吸进去灭了。
某个早晨,坐对过的人或是推开半扇门悄悄进来的人,会用神秘眼神和捏住半拉的嗓子说,已经定下谁谁了。这里的“定下”相当于文中说的“提名为”。提名后上级组织部门要进行考核,这是程序。所以,有了文中详细描写的“郝副部长微服考核黄伟”。
一般来说,那个谁谁从知道自己已经定下……到上面来人考核,是啥心理感受,我是老百姓没亲口尝过梨子,不知道梨子的滋味不能胡说,但是猜想,谁谁心里大概会有些小小忐忑。因为,某人在这里有过教训。
那年,单位要提拔一名部门领导,上面给单位核心领导打了招呼,下面就按招呼把某人“提名为”了。于是上级按程序安排进行考核。
考核有一项群众评议,邪了门了,那些被单独叫到小单间里征询意见的群众,也不怕日后穿小鞋,一个个喝了汽油似的,满嘴跑车,说了某人一堆不是。做记录的,先还认真,一二三地写,后来就摸鼻子眨眼睛,清嗓子看天花板了。第二天,上面一个电话打下来,说怎么搞的?语气威严,意义不明。你可以理解为这个某人怎么搞的,群众关系这么差。也可以理解为,你们的工作怎么搞的,弄成这种局面。事情如何沟通的不知道,只看见一段时间搞了二次“提名为”二次考核。结果如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