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今夜去祼奔


□ 郭潜力

  1
  韦瑞半梦半醒,觉得自己此刻还应该躺在床上。
  房间内无处不在的光点恍若白天喧嚣的延续。空调器上的红绿指示灯、饮水机、电视机、电脑、层层叠加的音响以及无绳电话、红外线防盗钮、充电器、开关盒、接线板……所有光源都在蛰伏中不怀好意地注视着他。
  他牙关紧扣眉头紧锁,意念中总觉得这些防不胜防的光点,恶狠狠地织成了一道道钢针般的磁场,肆无忌惮地向他射来,穿透了他的大脑,击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他不停地辗转着。有好几个晚上他都拔掉了所有插头,并用绝缘布条封住了这些锥心刺骨的光源,让室内湮没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可这丝毫没有减轻他的失眠症状,相反,更平添了一种陡然的失落,深不见底、无依无靠,愈发焦虑了。
  似乎夜晚总这样在他与光点和黑暗的不断搏击中一分一秒地流失。精疲力竭后他昏沉沉地走出房门踏上了街头,正在呼吸新鲜空气时,冷不丁被人用硬物顶住了腰眼。
  “莫(不要)动!”
  声音明显透着一种方言味。
  他低下头,呆呆地看着两个紧贴住他的人影。
  来者如临大敌,呼吸短促,此起彼伏,其中一个气管还发出患了肺炎般的哨音。
  三个人一时僵立着,在浓浓夜色中呈现出一幅皮影般的状态。
  “怎么啦?”韦瑞终于百思不解地首先发言。
  拦截者们身材不高,而且衣着邋遢,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刺鼻的酸味。他后退了一步,想避开这股令他头脑愈发混沌的气味。
  “你、你、莫动呐!”
  那个呼吸带哨音的拦截者也进一步退两步地跟了上来,由于戒备得过于紧张,喉管里的哨音竟像是一种近乎哀求的颤音。
  韦瑞左右看了看,“我为什么不能动呢?”他极力思考着。
  黑暗中又有两个人影蹿了出来,东南西北,韦瑞夹在中间,场面成了四比一。
  “我认识你们吗?”
  作为这座城市颇有名气的人物,常被人故作熟络地相认,倒也是家常便饭。
  “少哕嗦,捞(拿)钱出来!”
  一个只到他胸口的矮个子,十分生硬地撑开了他的右手。要不是因为他过于用力咧出了白牙,韦瑞还以为他是个要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人。右手张开的同时,韦瑞左手也十分同步地向上举了起来,嘴里还自言自语了一句:
  “钱?什么钱?”
  几只黑手迅速在他身上摸索起来。他低头看着,像在观看掏别人的口袋。
  远远望去,俨然一群儿童在围着大人争相讨赏,场面十分滑稽。
  隐约中韦瑞觉得自己好像是遇到了打劫。意念一到,血液便开始在大脑里回流了。正待发作,他忽然又想,会不会是哪个朋友在跟他开玩笑呢?

  “手机!”呼吸带哨音的拦路者从他口袋里兴奋地掏出了一个黑糊糊带把儿的家伙,紧接着又“咦”了一声,“这是啥子哦,这么大一坨?”
  韦瑞探过头去看了看,“是家里的无绳电话。”
  “你带个无绳电话出来做啥子?!”
  “拿错了。”韦瑞很认真地回答。
  “脑壳不对呐!”
  几个人很不满意,又接着往下掏。不一会儿,那个呼吸带哨音的家伙就扯着哭腔抱怨起来:“格老子,才死(拾)块钱,冤枉老子跟了半天!”他一屁股瘫在了地上,像个泄气的皮球。
  韦瑞见他哨音越发嘶鸣,便说:你病得不轻啊。
  拦截者们见他神智混乱,更加有恃无恐地把他当成了垃圾桶,大肆翻弄了起来。
  “看上去有钱得很嘛,啷个(怎么)者(这)个样子呐?”
  韦瑞身子被他们摸得叽叽歪歪,两手慢慢放了下来。
  “呀,他手上还有块手表!”
  韦瑞下意识地抬起手腕,劳力士在月光下很炫耀地泛着金煌煌的光泽。呼吸带哨音的那位腾地从地上一跃而起,动作敏捷得令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抢到手后他一刻也没停顿,转身就跑。矮个子急了,子弹似的飞了出去,一下把人摁住了,然后骑在身上你来我往争夺了半天。
  其他俩人不紧不慢又围住了得手后的矮个子。矮个子两手贴在背后故作镇静,说:“好亮呐,我想看看啥子牌子。”
分享:
 
摘自:十月 2007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