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通往中国的五条道路


□ 萧春雷

  萧春雷 福建泰宁人,一九六四年出生。写作诗歌、散文、小说、艺评及其他。著有诗集《时光之砂》,随笔集《文化生灵》《我们住在皮肤里》《阳光下的雕花门楼》等多种。喜爱阅读、沉思、清谈与艺术。现居厦门,就职于某媒体。
  
  有句谚语,大意为:来和去是同一条路。我怀疑这话是否适用中国与世界之间的道路。在我准备谈论的五条道路里,都可以更准确地称呼为世界通往中国的道路,并非中国通往世界的道路。
  上天对华夏民族相当宽厚,赐他们一片负山面海的广袤土地,再让他们与世隔绝,缓慢而专心地发展其文明。古埃及、巴比伦和印度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个个民族来来往往,你方唱罢我登场,剧情差不多,无非征服与反叛,灭国与流亡的故事。虽然汉民族也被异族两次征服,然而其文明并没有中断,种族的生存更不存在危机。目力所及,周围只有一群文化上的追随者。鹤立鸡群久了,养成骄傲入骨的性格。
  通往中国的道路,似乎总是单向的。一种类型是朝贡的道路。周边诸国,例如朝鲜、日本、安南、缅甸等等,通过这些道路前往中国,学习先进的文明。反过来,中国很少屈尊俯就,从这些国家学习什么。中国与这些国家的交往,实际上是文化输出,自己从中得益不多。另一种类型是贸易的道路。阿拉伯人,以及比较晚近的欧洲人,开辟各种道路涌向中国请市,希望获得中国丰富的物产。然而,中国是一个重农轻商的国家,自给自足,无求于人,历代朝廷均将通商看成施舍,一种对待远夷的羁縻政策。在这两种情况下,道路的两端都是不对称的。路是用来寻找、发现和交流的。既然万物皆备于中华,中国就不需要通往远方的路。
  在这里,我不去谈论那些朝贡之路,仅仅关注西方与中国的通商之路。我们会看到,欧洲人为了打通通往中国的道路,付出了多么艰苦的努力,而中国,对待这些道路是多么冷漠。要理解中华民族与世界的关系,我们不要忽略这个事实:无数条道路通往中国,中国却没有一条通向世界的道路。
  
  在汉武帝时代,中国还没有那么傲慢。张骞凿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结果是疏通了中国与世界交往的第一条道路——丝绸之路。丝绸之路肯定早就存在。著于公元前八世纪的犹太人经典《以赛亚书》就称中国人为丝人。古希腊与罗马的著作家已经称呼中国为“赛里斯”,意思是产丝之地。可惜我们对早期的中西交往了解不多。
  公元前一三八年,张骞出使西域,目的是与大月氏和乌孙等西域诸国结盟,断匈奴右臂,反击虎视眈眈的北方强邻。按《史记》所述,张骞“身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大宛和康居,都在今乌兹别克境内,大夏和大月氏在今阿富汗一带。张骞的活动范围,大约就在中亚一带。不过,张骞还带回来了西亚的一些情报:大月氏以西,是安息(即波斯,今伊朗地区);再过去,是条支(即大食、阿拉伯,今伊拉克地区);最后,是大秦(又称海西国,即罗马帝国),那就是欧洲了。
  两百年后班超经营西域,对传说中的罗马帝国发生兴趣,那是汉民族所知的最遥远的世界。应该说,班超的兴趣相当另类,无论生前还是死后,没有第二个人继承他的事业。公元九七年,他派出部将甘英前往大秦,来到条支海边,当地船人告诉他:大海辽阔,顺风要三个月到达对岸,逆风的话,则要一年两年,渡海者常携三年之粮。甘英畏难而返。甘英所遇到的海,历代史家看法不一,有的说红海,有的说波斯湾,还有认为是黑海或地中海的。我们看看地图就明白,不管哪个海,都不像船人描述得那么可怕,更不需要航行三个月,甘英已经来到西亚,就在罗马帝国的门口了。有些学者认为阿拉伯人故意欺骗甘英,因为阿拉伯人控制着中国和欧洲的贸易,不愿中欧直接交往。清末,康有为还在痛斥甘英愚怯,“至今中西亘数千年不通文明,不得交易,则甘英之大罪也”。
  汉唐两代,汉民族夺得西域的控制权,打开了与西方通商的门户。大量的丝织品,穿越河西走廊,出玉门关,沿着天山,越过葱岭,再穿过大夏、安息、条支等国至欧洲,西方人称这条商运孔道为丝绸之路。丝绸之路一端是中国,一端是欧洲,中间则是无数雁过拔毛的阿拉伯人的国家。可以想象,丝绸之路非常脆弱,只要中间任何一国发生社会动荡,就会导致商旅不畅。每当汉民族势力衰微,例如魏晋南北朝、两宋以及明朝,中国西北的出口被受少数民族控制,丝绸之路就被阻断。元朝是个例外,蒙古人的铁蹄一举荡平中亚和西亚的无数小国,中国和欧洲,突然间通行无阻。一二七一年,三个旅行者从威尼斯动身,沿这条道路走来,其中一位名叫马可·波罗。他们花了三年半的时间到达中国。
  通过丝绸之路,中国给世界的多,世界给中国的少,因为中国的文明发展水平领先于其他地区。不仅丝绸,还有瓷器、纸币和四大发明等等,都是通过这条道路传布四方的,日后,它们将深刻改变世界的基本面貌。我们还要注意到,来中国的外国人很多,出去的中国人极少。气度恢弘的大唐,基本不讲夷夏之辨的,史载大食(阿拉伯)东来使节三十六至,东罗马的使节亦七至长安,大唐却没有派出使节回访。没有一位中国人西去如同外国人东来这么远。佛教主要是从这条道路进入中国的,朱士行、法显和玄奘等人前往印度取经,已经了不得了。唐代和元代,基督教两度来华传教,旋起旋灭,了无痕迹,我们没听说哪位虔诚的信徒远赴欧洲朝圣,也许根本就没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