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茶祭


□ 阿 成

  在一个人漫长的生命旅途中,有些记忆是可以丢失的,“丢失”得似乎完全不曾存在过一样。或许是我们当下面对的纷杂可疑的生活太多了的原故,让我们无暇呵护某些珍贵的记忆。但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当中,某个被搁置的记忆会突然呈现出来,让你重温这段记忆——这无论如何是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的确,人这一生也同样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意想不到”几乎成了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眼下的这次竹溪行,就是我意想不到的一次活动。
  我坐了差不多一宿一天的火车才抵达湖北的十堰。只是,我这个也算是去过许多地方的人并不知道十堰在什么地方。原以为,这趟从北京始发的火车是暮发朝至,没想到要坐一夜一天的火车。而且,到了十堰才知道,十堰不过是一个临时的集结地,从各地来的同行者们还要从这里出发,到本次活动的目的地“竹溪”去——去竹溪还要走上四个小时的盘山路。
  这条飞旋的山路自然是在夜里走的。走夜之山路的经历,对于我来说大约已经阔别了近三十年了。三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卡车司机,曾驾驶着卡车在黑龙江大、小兴安岭上的盘山路上转过。我记得,兴安岭上有一段盘山的险路叫“十八盘”,但是,比起十堰到竹溪的盘山路来,则是小巫见大巫了。
  真的非常兴奋,我喜欢这样的旅行。
  想不到的是,这仅仅是个开头。到了竹溪,还要从那里出发去我们的另一个目的地,竹溪县的一个偏远山乡“向坝”去。到那里去听山歌——这该是怎样的一段浪漫之旅哟。
  毛润之先生的诗句中有“跃上葱茏四百旋”。读来很是气概,然而,眼前这秦巴山脉的山路何止四百旋呢,说它有四千旋也不为过。据当地的同志讲,自打解放以后,除了一个湖北省作家协会的老作家碧野同志到过这里之外,再就没有专业作家到这里来过。是啊,这一带的盘山路太多,太长,太远了,路不好走啊。通常,从这一个乡到下一个乡去,要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最长的,要走五六个小时,以至七八个小时的山路。所谓“山路弯弯”。弯弯的山路在半空中不断地起伏跌宕,一个连一个地盘旋着。路两边或为深渊,或为峡谷。开车人艺高人胆大,潇洒自由,如雄鹰般,在极狭窄的山路上盘旋,但坐车人胆小,临渊俯瞰,免不了心惊胆颤。我虽是司机出身,亦有细汗沁出额头了。
  我们去的第一站,是龙王垭茶场。眼前的龙王垭茶场在渝、陕、鄂结合部的大巴山南麓,就在那个产青龙剑茶、龙峰茶、绞股蓝龙须茶的山峰之中,那龙形的峰峦被称之为“龙王垭”。朱元璋“长江三峡水,楚地竹溪茶”的绝句,说的就是龙王垭的茶。据当地的同志介绍说,龙王垭的茶经山溪之水泡过之后,仅几秒钟的工夫,根根锋芒毕露,如同翠色利剑,神态潇洒飘逸,故称之为“剑茶”。值得一品。
  进到茶室,第一项便是品茶。巍巍秦巴山,美美龙垭茶,形、色、味三者,其上乘的品质果然名不虚传。置身仙国般的茶场,就在茶室款款地品茶的时候,一段尘封的记忆倏忽浮上心头,让我想起了那位仙逝多年的恩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