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把您的狗带回您的家


□ 钟志平

汪美丽女士:
您不认识我,冒昧去信,是有件事儿求您。
依照中国优秀文化传统,应该称呼您“小姐”。可是与时俱进,那两个青梅般甜酸的字眼,得到了螺旋上升的发展,倒影了灯红酒绿的灿烂。为防不良联想,特意称呼您女士。不要误解,与市面上流传您与某名流关系爱昧并秘密产子,绝无半点关系。半年前,您在电视节目“五味明星”里,忽闪着双眼皮大眼睛,一把一把擦眼泪,痛斥谣言惑众带给您伤痛。我坚定地相信,那么美丽的双眼里流出的泪水绝对真诚。我老婆也看了。以前她爱看琼瑶,最近突然变了性情,爱上了上当受骗被拐卖的节目。那些节目告诉观众,人人有苦,不是这苦,便是那苦,受苦面前人人有份。那天,您在里面哭哭啼啼,她在外面响亮地擤鼻涕,说,人就是到世上遭罪来了。
先作个自我介绍。我叫吴三贵,排行老三,小名三儿。不过,连我老婆在内,他们有时候笑眯眯,有时候恶狠狠,叫我二子。知‘道他们的意思,他们才“二”,我清楚得就像解放区的天。
此事关系重大,关系到我儿子小汽车的安全。小汽车什么颜色,小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确切,因为目前他还没买小汽车。他在外地上大学,我很牵挂,经常梦见,但是又有些害怕。梦里,他总是懒得,看我,什么也不说,然后突然嗷呜一声,张开血盆大的狮子嘴,问我要学杂费一万二,饭费八千。每次到这儿,我扑棱就醒了,被窝里面湿津津。儿子说,大学生多得像蚂蚁,毕业了也找不下好工作,要考研究生,研究生毕业还要考博士。那天,老婆摔门子扔簸箕,嘴里哇哇地唠叨:把我撕吃了吧。她以前不这样,是突然变了性情。她正在火头上,我不敢问她为啥生气,心里只管为儿子自豪得痒痒,就趁她拣扔出门外的簸箕,缩了手脚溜了出来,然后和遇到的同事、邻居、卖菜的、钉鞋的、要饭的,还有拿着刮家、油漆、铺地、拆洗油烟机等木牌子的民工,一一探讨了儿子的远大志向。天傍黑时,在垃圾堆旁遇到一位高人,说,回去告诉你儿子,博士完了还有博士后。我欣慰万分,博士后的儿子前途灿烂,小汽车会有的,大汽车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昨天夜里,我们看到您了。随后发生的一连串突发事件,使我强烈意识到保护儿子小汽车的安危,将是我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工作生活的重头戏,吸引您把信看完并给个答复,则成了重中之重。
您说,业余最爱读书,阅读给您精神享受,可作为明星,每天忙得脚不点地,引为遗憾。为此,这封信里,我将努力显露云山雾罩的文学才华,供您享受,弥补遗憾。不用谢,我有珠穆朗玛峰一样高长江一样长的文学才华,这只是小事一件。小学时候,有一年清明给刘胡兰扫墓,老师布置一篇作文,教室里愁成了菊花园,我却母猪生仔一样,一口气下了三篇,呱唧一篇散文,呱唧一篇记叙文,呱唧一篇议论文。随着最后一声呱唧,我崇高的理想树立起来了。那时候我就决定,长大后要当作家。当然,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从小就教育我,要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白的不能说成黑的,圆的不能说成方的。锅炉烧了多少煤就是多少煤,不能瞎说,更不许偷着卖。那样,对不起党多年的教育,对不起组织的信任,对不起同志们的关心,是经济犯罪,要判刑坐牢。我不能只管自己进步,眼看他们往错误的路线上滑,袖手不管。毛主席说,他们是我的阶级兄弟,我有责任拉他们一把。同理,不能因为我认识您,而您不认识我就欺骗说我是作家。事实是回城后,我烧了锅炉。但是,伟大领袖说得好,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螺丝帽虽然小,革命工作离不了。您当明星和我烧锅炉一样,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