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正在远去的祖母


□ 紫 金


时光轻漫的逝去,正消蚀你日渐暗淡的目光,而我却不能走近你,不能,无论怎样渴望,无论怎样担心生命即将离你远去,祖母,我不能走近你……
你并不是我真正的祖母,我甚至从未见过你,我的祖母早已安身于五十年前冰冷的墓穴,她恨你,是运命也许还是她悲痛欲绝的天报,在死后三个月她便将你的情人——年仅四十九岁的祖父也带去阴间,撇下了自己的三个幼子,留下了你和你与祖父生下的七个儿女。爱情的砝码到底有多重,要让三个人承受如此惨淡的人生,五十年过去了还不算完,直至如今坚冰般的仇恨依然横亘在我们之间。
知道你的存在,还是刚上小学的时候,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爷爷奶奶,可以在放学的时候吃上一口热饭,或者偶尔炫耀一下意外的零花钱,而我只能脖子上挂着钥匙,每次回家——那座破败阴冷的日式小楼——都像冲锋陷阵,打开门,扔下书包,抓起个冷馒头,直跑回到阳光下才敢松口气,五岁的小姑娘承受那份恐惧,需要视死如归的勇气。冬天瑟缩在电杆下,雨天没有一把油纸伞,这些让我过早地品味了人生的孤单悲凉。于是就有了问题,我的爷爷奶奶呢?
那时正值文革时期,爸爸沉重地活在爷爷的阴影里,户口簿的出身一栏,把我们远远抛离无产阶级行列,尽管我的家庭像那个年代的大多数家庭一样,没有一分钱存款,也没有爷爷曾经拥有过的一间房、一亩地,更别说他的农场和公司,爷爷的辉煌到了我们这里,只剩下出身栏内几个干巴巴的字,如果说还有一点实在的东西——那就是你。爷爷的小老婆,时常会从妈妈的嘴里冷冷地蹦出来,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几乎骇住了我,接着就是无穷尽的厌恶与憎恨,虽然是资产阶级后代,可打出生接受的是革命教育,小老婆是什么东西,是电影里穿金戴银,嗲着嗓子打骂长工的坏女人,最重要的是她抢走了爷爷,活活气死了奶奶——真的是活活气死的,里屋间她与爷爷恩爱情长,外屋间奶奶睡在冰冷的炕上,看着眼前自己三个年幼的孩子,哭着,怨着,直怄到死。这些都是妈妈说的,依着她的见地,你和爷爷的人生只剩下了这些,而传达给我的只有恨,恨爷爷为什么要做陈世美,恨奶奶为什么不做秦香莲,最恨的还是你——让我没有了爷爷奶奶的疼爱。
爸爸是沉默的,沉默的像冰山,冰山里是他的一个父亲,两个母亲,还有他戏剧般的人生。小时候他是村里最阔气的小孩,显著的也是惟一的标志,就是有帽子戴——爷爷从城里捎回来的日式学生帽,尽管经常光着屁股也要戴帽子。最阔气的小孩也是最有面子的小孩,家家户户都念着爷爷的好,有困难只要说一声,要钱给钱,要物给物,逢上年节,爷爷城里公司的汽车都开回了家,装着满满的年货一字排开,鞭炮从东头放到西头,乐得全村又省钱又热闹。最有面子的事还不止于此,光着屁股戴日式学生帽的中国小孩被日本人扛在肩上转悠,那才叫令人瞠目。爷爷在村里种了大片的白萝卜,秋后收了腌制成日本人最常吃的黄萝卜咸菜,卖给城里的日本人家庭、餐馆,有的甚至卖到了日本,唬得几个日本商人,跑来找爷爷参股,那个年代那份生意,不叫挣钱,几乎就是捡钱,日本人拍爷爷的马屁,早忘了自己是侵略者,是占领者。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当我提起股份制这个在当时即新鲜又奇怪的名词时,爸爸一撇嘴道:你爷爷在40多年前就操作过了。也是从那时起,或许因为时代的变迁,或许因为年龄的增长,偶尔喝点酒或高兴的时候,“冰山”便会揭开一角,爸爸支零破碎的回忆拼凑出我心中日渐清晰的爷爷——精明能干、重情意,乐善好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