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托克维尔的当下意义


□ 徐贲

  自由是民主和公民精神的灵魂。“镜像类比”阅读法管窥蠡测托克维尔宽广深邃的政治哲学,无法理解他对民主和政治自由提出的重要见解

  特约作者徐贲

  对于托克维尔的《旧制度和大革命》,时下有一种流行的“镜像类比”阅读法,那就是,专注于书中与当今中国的某些类似现象,而把托克维尔只是当成一名为旧制度断诊切脉的郎中,并希望在他那里翻拣出几样或许能为制度困境解困的药方。这样的阅读不能回答的问题是,旧制度应该转变为怎样的新制度?

  “镜像类比”阅读法视界逼仄,它管窥蠡测托克维尔宽广深邃的政治哲学,根本无法理解他对民主和专制、宪政和公民,以及政治自由所提出的重要见解。托克维尔的政治哲学有两个出发点,第一是最高价值,那就是自由:第二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那就是民主。比起1789年以前的法国波旁王朝与当今中国之间的种种牵强附会的类比,托克维尔政治哲学的这两个出发点,对我们今天展望政治改革更具有现实意义。

  大革命与新制度

  早在写作《旧制度和大革命》之前,托克维尔就确信,旧制度的贵族政治已经不值得缅怀,更无从挽救,这样的旧制度已经在历史大浪的冲刷下崩塌了。尽管这种历史意识给他带来了某种惆怅,但他清楚地知道,未来已经属于民主。他并没有全心全意地拥抱或欢呼未来的民主,因为在当时,民主能否适合共和宪政,前景并不明朗。民主的可能发展趋势之一,便是人民因为平庸和怠惰而变得孱弱无能。共和政治需要公民积极有效的参与,而孱弱无能的公民无法担负起这样的责任。

  在《美国的民主》的绪论中,托克维尔展望的是一种自由、务实、进取、强干、热爱法治的公民:“我想象出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人人都把法律视为自己的创造,他们爱护法律,并毫无怨言地服从法律i人们尊重政府的权威是因为必要,而不是因为它神圣;人们对国家首长的爱戴虽然不够热烈,但出自有理有节的真实感情。由于人人都有权利,而且他们的权利得到保障,所以人们之间将建立起坚定的信赖关系和一种不卑不亢的相互尊重关系。”

  这样的人民知道自己的真正利益,这是一种摆脱蒙昧的自我利益(enlightened self-interest),他们因此知道:要想享受社会的公益,就必须尽自己的义务,“这样,公民的自由联合将会取代贵族的个人权威,国家也会避免出现暴政和专横”。这种基于公民自由联合的政体,它的国家也许“不会那么光辉和荣耀,而且可能不那么强大,但大多数公民将得到更大的幸福”。而且,它也会相当稳定,“人民将不会闹事;但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希望再好,而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过得不错”。

  1848年,在《美国的民主》写作15年后,第12版新版序言提醒读者这部著作对于法国的政治意义。当时的法国的问题已经不是探讨是否应该推翻王权,建立共和,就像今天中国的问题已经不是需要不需要变革旧制度,或者改变是否会“带来危险”。不能实现民主、法治的旧制度难道不需要改变与抛弃吗?何来“危险”一说?托克维尔活着的时侯,摆在法国面前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共和制度选择,一种是新包装的旧专制制度,另一种则是民主的新制度。序言说:“我们只应当研究要建立的是一个动乱不已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永久康宁的共和国,是一个有条不紊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共和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共和国还是一个黩武好战的共和国,是一个自由的共和国还是一个专横的共和国,是一个威胁财产和家庭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承认和依法保护这种权利的共和国。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不仅对法国有重大意义,而且对整个文明世界也有重大意义。”

  对于托克维尔来说,思考共和政治的选择,不是凭空想象,也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而是有成功先例可以借鉴的——关于共和的那些问题,“美国已在六十多年前就解决了。六十多年以来,我们(指法国人——编者注)昔日创制的人民主权原则,在美国正完全取得统治地位。它以最直接、最无限、最绝对的形式在美国得到实施。六十多年以来,以人民主权原则作为一切法律的共同基础的这个国家,使其人口、领土和财富不断增加,并且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在这一期间不仅比全球的其他一切国家更加繁荣,而且比它们更加稳定。然而,欧洲的一切民族不是被战争所破坏,就是由于内讧而衰败。在整个文明世界,只有美国人民安然无恙。几乎整个欧洲都被革命弄得天翻地覆,而美国却没有发生这种动乱”。

  托克维尔观察到美国联邦制的优越性,这使他更觉得需要深入思考,为什么法国大革命带来的却是巨大的血腥暴力和新专制独裁。他对旧制度的思考,不仅要了解旧制度可以如何不死,而且更要知道为什么新制度如此难以诞生。

  他在《美国的民主》序言中写道:“在简要追溯这场大革命的进程时,我将试图说明:同样是这些法国人,由于哪些事件,哪些错误,哪些失策,终于抛弃了他们的最初目的,忘却了自由,只想成为世界霸主的平等的仆役;一个比大革命所推翻的政府更加强大、更加专制的政府,如何重新夺得并集中全部权力,取消了以如此高昂代价换来的一切自由,只留下空洞无物的自由表象;这个政府如何把选举人的普选权标榜为人民主权,而选举人既不明真相,不能共同商议,又不能进行选择;它又如何把议会的屈从和默认吹嘘为表决捐税权;与此同时,它还取消了国民的自治权,取消了权利的种种主要保障,取消了思想、言论、写作自由——这些正是1789年取得的最珍贵、最崇高的成果,而它居然还以这个伟大的名义自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托克维尔的当下意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