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遗事物语:民族志对物的研究范式


□ 彭兆荣 葛荣玲

  摘 要:人类学历来把对物的研究视为最重要的领域,并形成了民族志对物的研究范式。无论民族志对物的叙事是文字的,还是展示在博物馆里的,实际上都是经由民族志撰写者的限定、分解、提炼甚至虏取而成的。所以。物的民族志不独是物的一种客观性呈现,也是人类学知识谱系的历史性陈诉。
  关键词:物;民族志叙事;遗产;博物馆
  中图分类号:C91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8-O460(2009)02-0058-08
  
  一
  
  “物”(物质)是宇宙构造的创生元素和存在形式。“物”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和变迁最具说明性的凭证。“物”是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和必备物。物是一个表面上容易把握的“实在”,所包容的复杂性却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威廉姆斯在《关键词》一书中对物质做了大致的勾勒:(1)广泛地指称所有生命和非生命的物质材料(substance)所表现的事情(thins);(2)包括各种对事物的成因和演变的解释、判断以及社会活动;(3)人类有目的的物质生产和获得的实践活动。物质的这些存在特质与表现特征并非泾渭分明,而是相互交融。对物的不同的认知产生不同的理解:马克思主义主张唯物主义,结构主义关注物的内部结构和普世价值,性别研究关心物在历史上之于不同的社会性别所表现出的个性和差异,而现象学则侧重于探询事物的存在和表象关系,即为什么表现为“事物存在”(something)而非“子虚乌有”(nothing)。作为一个语言符号,“物”具有其任意性(nature of arbitrary)。从哲学的角度来讲,“物”的所指范围极广,但是在具体的研究领域,“物”的所指还是会在学科的范围(scholar community)内达到一种共识(common sense)。本文所谈之物,是指客体之物(object)、有形之物(tangible),并从人类学的研究视野,探讨物及在当代过热的遗产运动中所展开的叙事行为。
  民族志研究对对象的描述有一个重要的视角,即人类如何在物质上附加属于其独具特色的“文化叙事”(cultural narrative)。换言之,人类并非满足于对物的使用功能和工具层面的简单需求,更重视对物的认知前提和实践逻辑。如果说象征是人类最重要的、最具标志性的、区别于其他动物种类的表述方式的话,即人类通过象征符号以确认和区隔与其他物种的差异,那么“器物象征”(symbol-vehicle)和“物质表达”(objective expression)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人类赖以在文明的定义中说明自我的一种专属性符号系统。符号化器物有些由人刻意安排,有些并不是,因为它本身就已经具备了历史传统意义上的社会符码价值。这些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不断地向人们释放着复合性信息,人们根据自身所处的社会语境重新对它们进行撷取和分析。这样也就必然造成由于人们所处的社会场域中的位置不同而对符号错综复杂的关系做出“不对称”(asymmetrical)的思考,其实也就是偏颇的思考。无怪乎有的学者称之为“流动指喻的过剩”(an excess of floating signifier)。
  民族志方法适用于物质文化的研究,特别是对于那些来自于无文字民族、族群、民间等原生性文化的研究,器物成了这些民族、族群、人群特殊的文化传统和文化表达。另一方面,民族志研究除了将人类学的学科精神融入其研究对象“物”以外——即对物质的民族志研究包括了明确的目的和目标,更重要的是以“文化相对”的态度对待不同民族、族群和地方的各类遗产和遗存,既肯定它们的生成、存在与其他任何遗产同等的权利,也不遗余力地为那些在社会现实中实际上不能得到,或没有得到对物享有同等权利的民族、族群进行呼吁和声辩。同时还要通过研究发掘出在那些文化遗留物中所积淀、所存贮、所包含的具有民族独特的品质。
  富有戏剧性的是,对同一个遗产概念的认识与强调,其意思和意义并不相同,现在的遗产概念与上世纪早些时候相比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差异。遗产已经越来越不像是一个“既定物”,而是被赋予了越来越多人为的因素,加入了越来越多的行动色彩。如果我们以历史的眼光去看待遗产的这种变化,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便突显出来,即“遗产的历史”与“遗产学历史”完全不同。如果我们把某一种遗产置于特定的地方和人群的传承、演变、权责关系中,并把这些关系视为一条主线,即偏向于历时性的观察、了解和研究的话,我们可以把握其自身的逻辑和遗产所属群体的内部纽带关系,而如果我们的遗产学研究集中表现在对某一个特殊时段的共时性和结构性分析的话,则可以清楚地瞥见其中政治因素的作用。
  从传统的人类学对物的分类来看,古德利尔在《礼物之谜》的开篇将物品划分为三个范畴:“有些东西是可以赠送的;有些东西是可以出卖的;而有些东西是必须保留的。”与之相对的,即一般物品、珍贵物品和神圣物品。从物的象征性来看:一般物品处理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们可以互相交换和买卖;珍贵物品处理的是人与人/祖先的关系,一般情况下不能买卖,但有的可以通过馈赠或继承而获得;而神圣物品处理的是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原则上不可交换和买卖,属于一个社区或族群集体所有,某些圣物只有被置于特定的场所中,某些仪式只有在特定的季节里举行,才具有神圣性。一旦其位置或仪式时间发生变化,它的神圣性不仅被打破,甚至性质也会发生颠倒,转瞬间成为肮脏和卑污的象征。这正是玛丽。道格拉斯在《洁净与危险》中所指出的物的分类的概念:我们将不同的物归属于不同的分类体系,有些东西在特定的分类体系中属于“肮脏”,它就危险;反之,如果“净洁”它就安全。当某物处于它本来不应该在的位置上时,它的性质也发生变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