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星,诗意的记忆戏剧


□ 邹 平

  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青话 ”制作体制作演出的话剧《红星照耀中国》,是一部根据斯诺同名著作改编的戏剧。全剧激情澎湃,诗意盎然,展现出一种新颖的舞台艺术风貌,观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值得细细咀嚼其中精妙的艺术构思和舞台处理。
  
  该剧编剧选择了一个有些出乎人意料的角度切入这个为人耳熟的故事,一个新西兰青年路易 •艾黎成为全剧的叙事者,而全剧的主角则是大家熟知的美国记者斯诺,真正的主角却又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戏剧舞台上运用叙事者的形式串连起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已经被大家熟悉地接受了,以至对这个曾经给人心灵撞击的艺术形式,渐渐地有些习以为常。这个戏剧叙事者,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由剧中主人公担任,一是由写作该故事的作家本人担任。然而,《红星照耀中国》却选择了艾黎,一个和故事若即若离的新西兰人来叙述整个故事,全剧除了第二场和第三场艾黎作为故事的当事人、因而有权回忆往事之外,在其它多数场次中,他并不参与故事的进程,他只是作为一个纯粹的叙事者存在于剧中,对他的好朋友斯诺的经历,充满情感地回忆着,这就使全剧弥漫着一种遥远的记忆。正如全剧开始时艾黎自己概括的那段叙述所说,所有的历史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外国人的“讲解和见证”,变成了作为历史见证对经历过的往事的遥远记忆,作为朋友讲解对斯诺超乎寻常的记者生涯的遥远记忆。于是,情节不再按照历史事件的时间顺序来呈现,而是围绕着一种诗意在盘旋,在上升,直至永恒。
  诗意是这部记忆戏剧的最主要特征之一。这个诗意,有其该剧呈现的戏剧合理性,路易 •艾黎是全剧的叙事者,他本人正如他自己所说“一生都想成为诗人和冒险家”,他的叙述带有诗意是符合这个人物的性格和文化修养的。但是,《红星照耀中国》所具有的诗意并不完全是写实的,它更多的是戏剧艺术家赋予的一种主观情绪,一种艺术激情,一种新的戏剧风格的尝试。我们可以说,戏剧艺术家的这种主观情绪和艺术激情是来自故事题材和人物主题的激荡和焕发,但是,把它作为统驭全剧的一种艺术风格加以不懈的追求,却无论如何只能是戏剧艺术家对戏剧的主观意志所决定的。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些久已熟悉的人物,忽然以一种充满审美陌生感的形象出现,给观众带来了一股清新的艺术审美感受。苏杭和思枫这两个年轻共产党员的形象,就是这样的陌生而又熟悉的舞台人物。当年轻的美国记者斯诺在周游世界的梦想驱使下,接受了上海《密勒氏评论报》主编鲍威尔的一份临时工作:在中国做一次旅行,写一篇关于中国风土人情的连续报道。斯诺和中国政府官员华盛顿结伴旅行,来到了这次中国旅行的最后一站,西北铁路最后一个小站萨拉齐。这里正发生着大灾荒,饥饿和霍乱使得六百万灾民饿死和病死,新西兰人艾黎带着一车皮的粮食前来救济灾民,却被阻止在车站中,因为南京政府要借这场饥荒迫使西北军阀就范。中央军的军官下令士兵向蜂拥而来的灾民开枪,而霍乱的威胁终于使士兵和军官狼狈逃窜。在这样一个充满着形形色色的人物和尖锐矛盾与冲突的戏剧场景中,我们看到了愤怒的艾黎,天真的斯诺,不愿正视现实的南京官员华盛顿,处世圆滑的车站职员,冷酷的中央军军官,它几乎勾勒出当时世界对中国的看法以及中国的黑暗政治和灰色社会的全部缩影。在这样一个令人绝望和窒息的时刻,苏杭和思枫这一对年轻的共产党员走来了,带着他们的热情,带着他们的理想,带着他们对人民的热爱。他们曾经参加了上海爆发的武装革命,大革命失败后,他们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继续寻找党组织。他们来到了大西北,听说这里有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