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俊豪微型小说二题


□ 林俊豪

棺材匠陈古

山城是闻名全国的林区,木材堆积如山,古往今来,山城经营棺材铺的生意,兴隆不衰。

在山城街头的大榕树下,有家刘记棺材铺。棺材铺刘老板,带着两个徒弟,一个徒弟名叫王安,脑子活络,高大健壮,浑身有一股蛮劲,在刘师傅的精心传授下,斧锯刨凿样样精通,平时不弹墨线单凭眼力,砍下的木板十有八九差不离儿,刨出的棺材板平整光滑,片片块块都是拿得上手的上好料头呢!刘师傅带的另一个徒弟,名叫陈古,他矮墩结实,恪守本分,就是有点儿死心眼。师傅教他木匠手艺,须反复讲述才心领神会,而凿锯出的孔凖,有板有眼,套路适合管用的呢!

刘师傅年过半百,妻子早已病故,膝下养一娇女,名叫燕青,年过十八,亭亭玉立,像一朵山玫瑰那般艳丽多姿,堪称山城一绝。刘师傅守望着女儿日益成熟,该是谈婚论嫁的年龄啦!他暗地盘算,从自己的徒弟王安、陈古中挑选一个,权当上门女婿。

刘师傅率先看中的是徒弟王安,他脑子好使,身材魁梧,木活样样精通,往后准是棺材铺的顶呱呱掌门人。他将心窝底话儿向燕青和盘托出,女儿嫣红的脸上抿嘴含羞一笑,算是点头默许。

可是有一天,刘师傅在山城小街上漫不经心地转悠,路过燕香阁,看见他的徒弟王安搂抱着燕香阁涂脂抹粉的风情女子,光天化日之下,不知羞耻地进进出出。看到这一幕,刘师傅心如刀绞般疼痛,如若将纯洁的女儿,嫁给这种败家子下流坯,女儿岂不活受罪啊。

不久后的中秋之夜,刘师傅邀请王安、陈古和女儿,在月下饮酒喝茶,乘凉赏月。酒酣茶兴之际,刘师傅当着两个徒弟和女儿面前,开诚布公地说:“喂,今趁大伙都在,咱交代一桩心愿,女儿燕青打算嫁给陈古,往后棺材铺就由陈古掌门啦。”

王安听着,惊得眼珠瞪得像山鸡蛋般溜圆,挺不服气地说:“师傅,你酒喝多了,莫非讲错话么?”

陈古听着,羞得脸红耳赤,搓着粗手,像女人般嗫嚅:“师傅,咱相貌不如王安兄,怕配不上燕青妹呀!”

“哦,陈古徒弟,你心配得上、配得上燕青!”刘师傅把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

陈古和燕青结为美满姻缘。王安气愤不过,拂袖而去,另立门面。刘师傅携女带婿,将棺材铺生意打弄得比山火烧得还旺,成为山城首屈一指的大棺材铺。

抗战那年,省垣从海滨城市搬到山城,山城商贾云集,市面繁荣。一天,八架日本飞机轰炸山城,陈古抱着女儿逃出城门,怀孕紧随身后的妻子燕青,不幸被敌机扔下的炸弹炸得浑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陈古扶着燕青血迹斑斑的遗体,哭得死去活来,还戳着天上的日本鬼子飞机,破口大骂:“狗日的,你们也会遭天崩地裂的报应呀!”

陈古收殓燕青的遗体进棺材,埋在荒山野外。三年之后,他托人将燕青的棺材挖出凿开,放了好一阵子梆响梆响的鞭炮,驱散阴风邪气,才将燕青的遗骨装进一只精致的楠木盒里,扛回山城棺材铺。

陈古趁夜深人静,将燕青的遗骨取出,清洗干净之后,浸泡在新鲜淘米汤和雄黄、黄连等中药熬成的浓液中,约过大半个月,那白森森的骨头渐渐变成黄白色,微微散发出中草药的清香味。

陈古趁女儿甜睡之际,悄悄地从楠木盒里取出燕青的遗骨,从头颅到胸部、腿部,整整齐齐地逐一排列在床上,点上香烛,嘴里念念有词,跪地磕头一番,嘿,棺材铺老板求神──想死人啰!他便脱衣躺下,伴着爱妻遗骨睡眠厮守。那遗骨仿佛通达人性,有好几次,竟紧贴着陈古多毛温热的胸部肌肉,久久不愿离去呀!陈古只得柔声细语地安慰:“燕青爱妻,咱要起床干重活啦!”天已放亮,他又将遗骨放回楠木盒里,缓缓盖上,十几年如一日呀!

“文革”那年,山城红卫兵“破四旧”,听说反动工商业主陈古卧室里藏着牛鬼蛇神。他们先从木器厂揪出已改造当木匠的陈古,再押送他走进卧室,从床铺底下搜出那个楠木盒,打开一瞧,一幅完整的人骨架竟赫然横卧眼底,吓得红卫兵们脸如土色,担惊受怕鬼魂附身,当场逃之夭夭。山城召开批斗大会,筹备批斗旧棺材铺老板陈古。那天,红卫兵们又冲进他家,发现他已服用大量安眠药,穿戴整洁,安然长眠在床铺上,身边紧躺着一具散发微微药香的黄白遗骨……

小城人们瞧着,无不感动得热泪盈眶,都暗地悲叹:“天哪,世上竟有这死不开窍的陈古!”

杀猪伯

刘鸟伯靠屠猪卖肉谋生,小城人都叫他杀猪伯。

杀猪伯力大无比,威武十足,几百斤重的大肥猪被他擒住,捆绑在木头架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热水烫毛开膛破肚,个把钟头就将猪肉、下水分得红白分明。若从外表看,杀猪伯凶得像城隍庙的镇门神,其实他心眼可好呢,小城的阿叔阿婆们找他买猪肉,不仅一刀准,还从不短斤少两,小城人都说,买肉找杀猪伯,野狗也不敢搏。

每当初秋季节,正是家乡龙眼成熟的季节。杀猪伯家门口那两株龙眼树,果大粒甜,我和孩子们瞧着,早已口水涎流。我们都盼着刮风下雨,那成熟的龙眼啪啪啪掉下,冒雨在树下捡龙眼,剥开黄褐色的薄皮,那晶莹透亮的果肉含在嘴里,甜入心脾。若没刮风下雨,我们都盼着太阳公公早点儿落山,望着月亮婆婆不要接班露脸,摸夜爬上树偷摘龙眼,围坐在小操场上大饱口福。有一次,一位同伴不小心扑通一声,从长满青苔的树杆滑下,那响声惊动正在屋里打牌的杀猪伯,他手提明晃晃的杀猪刀,瞪着炯炯虎目,破门而出,冲着龙眼树狂呼:“呸,哪个不要命的家伙,胆敢偷老子家的龙眼!”

分享:
 
更多关于“林俊豪微型小说二题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