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消逝的悲歌与青春的主旋——中国电影“第五代”及其后


□ 沙 蕙

内容提要 本文选取2005年作为中国电影发展现状的切片,以身处旋涡中心的“第五代”及其后的两代导演在这一年的作品为参照,从电影与时间的关系、电影与记忆的关系、电影与观众的关系等角度进行分析和解读,试图总结当代中国电影与电影人艺术道路的发展轨迹与脉络,进而指出,电影的希望在于新一辈的电影人,他们的贡献在于使电影返璞归真,把电影重新带回一个心平气和、健康发展的轨道上。他们的创作因此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与新理想主义色彩,这里既有作为年轻一辈顺其自然的内在转变,也有来自体制与意识形态的水到渠成的现实需要。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已经实现了对前辈的继承与超越,并预示着电影未来可以选择的出路。
关键词 中国电影 第五代 第六代 新生代



在2005年公映的为数不少的影片中,最晚亮相的陈凯歌和张艺谋的作品无疑掀起了最热烈的期盼和回应。而与此前几部年轻导演拍摄的极具怀旧色彩的影片不同的是,《无极》和《千里走单骑》都彻底剔除了时间的元素,试图建立一种纯粹的视听空间和幻觉世界。或者说,电影在他们手上摒弃了塔尔科夫斯基等人一贯坚持的所谓雕刻时光的功能,不论是昆仑奴、光明大将军、北公爵无欢和倾城这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爱恨情仇,还是高田先生和秋林、李加民、杨杨这一个男人和三个男人之间的感恩和还愿,时间都退隐至一个可有可无的地位,时间与人物、故事情节甚至与导演的立场都不发生任何关联,但这并没有使影片的内涵延展开来呈现出放之四海皆准的丰富、典型和多样化,恰恰相反,对时间刻意的剥离或回避使电影沦为一个不能自圆其说的故事。即使是在《千里走单骑》这样充满了现实影像的电影中,也找不到相互对应的现实时间的蛛丝马迹。
由此导致的一个直接后果是,电影影像也同时失去了它的决定要素——节奏,即呈现于画面之内的时间。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情节以一种毫无悬念和情感的方式排列组合在一起,真实的时间也就随之消失了。创作者急于进入市场并获得承认的意图是如此清晰和不加掩饰,以至于作为一种代价,他透过时间和个人对时间的体认所塑造的风格在观众心中变得面目模糊。
这让我们怀念起陈凯歌的《黄土地》、《大阅兵》、《孩子王》甚至是《边走边唱》。尽管那曾经被认为是冗长的、喋喋不休的传教布道,排山倒海的情绪张力以及笨拙的文句和极其缓慢拖沓的节奏引起过不小的争议,但在导演一以贯之的坚持中观众已经逐渐习惯它,至少作为一种类型的电影特质,即使其中有让人难以忍受的缺点,那缺点一旦被接受,反而会变成其美学的特殊标志烙在一部分观众的欣赏趣味中。观众之所以走进电影院选择去看一部被宣传是陈凯歌而不是张艺谋或冯小刚的作品,更多的是基于一种信赖,以及一种风格的体验。他们愿意花两个小时或更多的时间,尝试进入导演注入影片的时间,在时间的流逝中他们相互凝视辨认,电影的妙不可言也正在于此,导演和他的观众可以分享的不只是经验、观察力、思考的结果、艺术的品位,还有时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