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磨坊碑


□ 吴克敬

城堡,可说是古老欧洲的一个符号,俗人克敬的双脚一踏上欧洲的土地,便深深地为城堡所吸引了。
在俗人克敬走过的路线上,密布着一个又一个的城堡,意大利的天使古堡,奥地利的萨尔斯堡,英国的温莎茨堡……但是最吸引俗人克敬的,却是修在德国境内的一座磨坊。
过座磨坊太小了,小得简直不敢与任何一座城堡比,甚至不敢与城堡里也有的磨坊比,太寒碜了,太简陋了。但磨坊是独立的,独立地修建在德国首都柏林市郊外的波茨坦风景区的山腰上。
俗人克敬在一个秋日的下午,在导游的引领下,面对这座磨坊时,心情是恍惚的,窃喜简陋寒伧的磨坊建筑在了德国。俗人克敬当时假设了一下,让这磨坊搬个家,建筑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特别是封建色彩浓厚的国家,它还能侥幸存在吗?俗人克敬摇头了,回答大家的只能有一个答案:不可能!
因为这座磨坊曾经挡住了一双眼睛,这双眼睛看着磨坊太扎眼,太不识地方了。
俗人克敬体会到了这双眼睛的绝对权力,他是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的眼睛。号称“军人国王”的弗里德里希,以他英雄的品质,被德意志各邦的君主拥立为德国皇帝,受封为威廉一世。英明睿智的威廉一世,正如他的封号一样,既有绝对的权威,又是绝对的廉洁。威廉一世为德意志民族的发展和强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至今仍为德意志人民所爱戴,所敬仰。俗人克敬走了德意志人民共和国的几个城市,到处都能看到后人为他敬立的塑像,有青铜的,有岩石的,一概地骑在高头大马上,威武雄壮,气宇轩昂。
然而威廉一世却遇到了一件闹心的事。功成之年,在茂林修竹的波茨坦修建了一座行宫。富丽堂皇的行宫落成之日,威廉一世携同皇后和王子,住进了幽静舒服的行宫,夜半时分,皇帝一家都安然地入睡了,但敏感的威廉一世还是听到了一种声音,接续不断地侵入他的梦乡。是什么声音呢?久经沙场的威廉一世疑惑了,他想该不是血染战阵的死亡士兵的呻吟吧?那一夜,英雄的威廉一世失眠了。
次日一早,威廉一世在皇后和王子的陪同下,登高到波茨坦的山顶上,向远山眺望,偏偏地被那座碍眼的磨坊挡住了视线。而且从磨坊里发出的声音,也像沉沉地闷雷一样,轰轰隆隆地往威廉一世的耳朵里钻。至此,威廉一世才恍然大悟,侵入他梦乡的声音,不是血染战阵士兵的呻吟,而是磨坊里石磨转动的轰鸣声了。
本来吗,威廉一世下一道圣旨,磨坊就得立马搬走。但威廉一世不想那么做,这不符合他的治国理想,他所追求的,是一个法治化的国家,他不能带头破坏他的理想。威廉一世暂时地压制了一下自己的不快和扫兴,采取了一个温和的办法来解决。花钱把那座碍眼的磨坊买下来。俗人克敬就想,威廉一世也太爱民亲民了。转眼一想,又觉得这与亲民爱民无关。俗人克敬阅史有限,读到看到了太多皇帝亲民爱民的故事,中国的有之,外国的有之,身为皇帝,谁都会扯起一面亲民爱民的旗子,但真正做到亲民爱民的皇帝又有谁呢?原谅俗人克敬的眼光苛刻,把历史翻得烂了,也没有找出一个来。皇帝们所谓的亲民爱民,都只是挂在嘴上的一个蜜糖罐,只是用来迷惑百姓的。如果百姓的利益和他皇帝老儿的利益有了冲突,你瞧瞧,皇帝老儿们个个会拉下脸来,指斥你一个仵逆之罪,轻则坐牢,重则砍头,想说理吗?皇帝自己就是理。威廉一世不说亲民爱民,在他的利益与百姓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他的原则是首先尊重百姓的利益,这个前提决定了他必须按照法治化的程序来处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