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忘年情


□ 周小沫



村民们做梦也没想到:“黄瓜种”要结婚了,而且娶的竟是他小舅妈。

(一)

“黄瓜种”的父亲名叫黄宝牛,性格特别憨厚蔫巴,干起活来闷哧闷哧的,像头老牛,一天到晚总是一个劲儿地埋头干,人送外号“老牛闷儿”。
儿子“黄瓜种”刚刚生下,他妈大流血,在送公社卫生院的路上就死了。姥姥因此得了一场大病,在公社卫生院住了十多天。七岁的小舅任长久看小家伙饿得直哭,便跑到菜园子里从黄瓜架上摘下一个老黄瓜种,用土豆挠子掏净瓜籽瓜瓤,掰了一小块儿给他嗍鱲着。没想到,这酸溜溜的东西竟止住了这小家伙的哭声。恰巧,姥姥腋下夹个包袱从医院回来,看到小外孙儿在嗍鱲老黄瓜种,心里一阵堵得慌,又想到短命的闺女,眼泪就流了下来。她抱起小外孙儿,解开衣襟,把自己干瘪的奶头塞进婴儿的嘴里。
多亏姥姥家和他家住一个村,姥姥实在可怜小外孙儿,就把他抱回了家。姥姥干瘪的奶头没有奶水了,小家伙小嘴咂巴咂巴就“哇哇”大哭。姥姥急忙把煮熟的大癳子粒嚼稀碎,吐在纱布上,再用手挤出汁来喂他,农村人管这叫“嚼奶布子”。就这样,好歹养活了这条小命儿。
有一天,姥姥到队里干活,天快黑了还没回来。小家伙又饿得哭起来,小舅长久没办法,又给他一小块老黄瓜种嗍鱲着,一边喂他,一边哄着:“吃黄瓜种癴,吃黄瓜种癴。”奇怪的是,只要小舅一提黄瓜种他就不哭了。这一切被窗外来看儿子的父亲黄宝牛听见了,他急忙跑进屋,抱起儿子左看右看,嘴里咕哝着:“儿子,你可是老黄家的种啊!留种,打种……好,儿子你就叫黄瓜种,给老黄家传宗接代!黄瓜种!黄瓜种!”“老牛闷儿”兴奋地喊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黄瓜种”满一周岁了。家里虽然穷,但民俗却不能丢。父亲和姥姥东家借,西家求,好不容易借来了让“黄瓜种”“抓周”的东西:笔、书、本子、算盘、胭脂、玩具……大家围了一圈儿,看“黄瓜种”先抓啥。这小子却毫不客气,张开两只胳膊,把所有的东西往怀里一划拉,“咯咯咯”地笑起来。姥姥竟喜得流出泪来:“这孩子,野心大着哪,将来准保有出息!”
这一年,小舅长久上学了。
穷人家的孩子好养活,黄瓜种白天吃着姥姥嚼的“奶布子”、汤和稀饭,晚上则嚼着姥姥的干瘪奶头入睡。身体倒结结实实,摔一跤,嘴都不咧一下,特皮实。四岁时,就能帮姥姥喂鸡。他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蹲在鸡窝前,等母鸡下蛋他好捡回来,让姥姥给他蒸鸡蛋糕吃。小小年纪,很聪明,很乖巧。
如今,又到了风吹芦花飘满河的季节,长久升入了公社中学。因家里困难,交不起学杂费,姥姥不让他念书了,让他到队里干活挣工分。新学期开学的头一天,长久的同学二龙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长久眼里热热的,不知是跟姥姥怄气,还是羡慕能上学的二龙,早饭没吃就跑了出去,躲在村前小河边的柳树毛子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哭累了,躺在草地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章回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章回小说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