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丽云散文四题


□ 陈丽云

  如婴儿般的母亲

  初夏的阳光透过贴膜的玻璃大门,象婴儿的小手,抚得人整个儿都柔和起来。

  母亲就站在玻璃门内党政办外,半眯着眼把挂在墙上的相片一张一张地往下看,嘴里还念念有词,我笑她“你不认识他们,不用看啦。”“单位的同事都是跟你有关的人,我会记下他们的样子,以后见了我就认识了。”

  母亲还参观了我的办公室,执意要拿抹布帮我抹那已经挺干净的办公桌,又到院子里转了一大圈,我都随了她。看着母亲心满意足的样子,我笑着说:“没骗你吧,现在乡镇都很不错的,比我原来上班的县府大楼条件还好呢。” 没办法,母亲执意要来我工作的地方看看,叨了一年了。乡镇住房紧张,之前和一同事合住一间,前些天,单位腾出一处房给我。趁着星期天值班时,带她一道来,说让她帮我整理整理房间。

  母亲已近七十了,毛病挺多,天气变化是腰酸腿痛,稍不注意着凉就会咳个不停,胃病经常折磨她,最令人不放心的是还患上了晕眩症。去年当我装着轻描淡写地告诉母亲,组织派我又下乡去工作时,她还是大吃一惊地脱口而出“不去不行吗?”然后便是:“还是要听组织安排。”再然后就是:“也不是我能管得着的。”颓然的表情让我很难过。每次回去看她跟她说起在乡下的趣事,她总是在笑过后忍不住要伸手过来摸我已三十几岁的老脸,“工作很辛苦吧?看,又瘦了。”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真拿她没办法。

  我的家当不多,就一张桌一张床而己。收拾了一会就没什么干的了,母亲就帮我摆几双鞋子,正摆着鞋的母亲突然抬起头来,一脸忧槭: “你工作时间大部分都是在村里呢,我刚才看的并不是你经常工作的地方!” “哎呀,你也太操心了,我下村,只是做协调服务的工作,并不一天到晚和他们一起劳动的啦,你放心啦,不会累坏的。”

  看着母亲己白了一大半的头发和眼角的鱼纹,我心生疼意,我有幻觉,那个顶天立地的母亲是眼前的她吗?

  母亲年轻的时候在林场工作,两边老家都挺远,没有老人来跟,父亲又在县城工作,我们姐弟四个都由她带着。那时候,母亲工作很辛苦,每天都要上山护林种树。工作之余,母亲可以自己打灶垒墙,让厨房升起袅袅炊烟;可以给我们床铺垫上喷香厚实的稻草,让我们的冬天很温暖;可以背一个抱一个牵一个随一个地把我们送到十几里外的乡里看戏,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可以不时蒸上一个鸡蛋,分成四份,而舀到她碗里的却是一匙红辣椒,让我们虽然贫苦,却不缺营养;只要我们其中一个稍有不适,母亲甚至可以半夜一个人打着手电,越过几座大山,到布满荆棘的冲沟去,只因她在那里曾见过有可以医治她孩子病的草药。总感觉母亲无所不能,没有过不了的坎,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

  等到我们长大一点,母亲调到县城与父亲团聚,不用象以前那么操心,我们读书考学,工作婚嫁,各有各的方向,母亲会在关键的时候站出来提出参考意见。虽然弟弟读农校毕业后阴差阳错地分到她曾经工作过的林场,而我曾为追逐心中的爱情差点背井离乡时,母亲都为我们操心得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而她却不曾在我们面前表现得很难过,当她感觉到她无能为力时,她便回头来劝我们顺其自然。

  而眼前的母亲,眼神无助,喜忧无常,就象一个老小孩。

  确实,也不知何时起,我们做儿女的都有了自己的孩子,而母亲年轻时的朋友一个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姐弟们的同学、朋友及他们的父母亲;也不知何时起,母亲即使是与父亲口角也要搬我们去帮劝架;也不知何时起,母亲一看到我们有一点风吹草动便只会为我们瞎操心;也不知何时起,母亲甚至孤独地认为我们不再需要她……

  岁月如风,在风中,其实母亲已渐渐地老去,母亲已不再强大,已变得象一个婴儿般地需要我们捧在手里用心地进行呵护,对于婴儿般的母亲,你的儿女们愿意象您曾经对待我们一样去待您!

  菜地

  我是个只会绣花不会钉扣子;只会在网上偷菜不会在地里种葱花的家伙。于是屋后的那块地就闲在那里。后来租我家门面的年轻老板娘只种不收地闲散着撒了几次菜秧,苗低一根高一根地杵着,象足了生癞子小孩的头。三番两次,老板娘失去了信心。那块地便又荒起来了。

  前年,母亲搬来跟我住,她哪里看得下地空出来。地很瘦,以“鸭屎泥”为主。母亲借来附近邻居的锄头和铲子开始了她的种菜计划。

  母亲搬过来时正值七月,而她并没等阳光温和就开始了行动,在一个有着热辣辣、明晃晃阳光的中午给我打来电话:“你下班了吗?有空吗?你赶快开车到东岗岭大山塘这边来。”我纳闷,她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急急地开车过去。只见母亲戴着一顶布帽,汗流满面地站在路边,脸被晒得红彤彤的,身旁竖放着几个胀鼓鼓的编织袋,脚腿和衣服上全是星星点点的泥花。

  我问: “老妈,你干什么呢?”母亲说,好不容易打听到这边有一家磨菇培育基地,人家有废弃的沤过的木糠泥土,可以把它们运回去种菜!看到那脏兮兮的袋子,我不由得有点嫌弃,我说:“老妈你知道你是70岁的阿婆吗?搞那么大动作!”母亲赔着笑脸说:“来的时侯有三马车的,回去总是找不着,要不我也不麻烦你了。”母亲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和母亲抬泥上车,我使不上劲,当看着袋子撒出的湿泥弄脏了刚洗的车子,便露出一副不耐烦的神情来。老妈很激动地说:”下面还装有好几包呢”。我急眼了:“要那么多干什么呀!”“我知道你没什么力气,我来我来。”看着满头白发淌着大汗的母亲和我争力气活,我实在不好意思,可是抬了几包,我已软得不行,感觉太阳能把我晒晕,想想要等过好一会才能回家煮饭吃便对母亲说,我过后再让她女婿过来搬回去。母亲非常遗憾地跟我回了家。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5期  
更多关于“陈丽云散文四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