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母亲


□ 思 公

  思公,原名彭红,北京人,生于1955年9月26日。198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1988年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洲研究中心获硕士学位。1970年起北京某工厂做工8年,曾服务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杂志社、北京师范大学一分校、中国光大公司等单位。
  本人的博客被搜狐博客首页和文化传媒群名录推荐http://sigong.blog.sohu.com,在美国出版过文集《解不开的中国结》。
  
  我母亲马上80岁了,她每天最操心的大事就是我是否回家吃饭。如果我回家她就拖着半身不遂的身子去厨房,先洗洗菜,做点准备。我常和母亲聊天,很多事她总重复说,对我而言,有点烦闷,但有时也让我吓一跳,例如,她恨以色列欺负巴勒斯坦人,有一次说起,让小孩当人体炸弹不好,她竟气愤地说:我愿意带着小孩去炸他们。我知道老太太说的是气话。但想想她的一生,真的挺神奇。这首先要归结到她的苗人血统。
  老太太的祖上虽不是特大的官,但她家的故事很有名。她祖上是湖北恩施那边的苗王,与清军打仗,不知是败了,还是降了,还是战死。总之苗王的孩子被清朝一个大将军收养了,取名叫樊燮。小孩子长大也成了将军,太平军攻打长沙时,他被湖广总督官文派去增援,此时湖南巡抚请左宗棠为师爷,整个湖南全听师爷的。樊是个二品总兵,看不惯,大敌当前与左宗棠闹起来,官司打到北京。一方是湖广总督官文,一方是曾国藩、胡林翼等,满朝谏官纷纷上折言此事。其中年轻的翰林潘祖荫一篇宏文洋洋洒洒,支持曾胡二人。据说文中一句“大清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深得上心。结果樊被免职,左升官,潘成名。此事算是清末一个著名事件了。人们也一般了解到此。
  因为母亲是樊家人,所以我知道后来的故事。这个樊燮输了官司气得不成,自己堂堂大将军,输给了一个举人,更是输给了潘的文章,都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从此发誓让孩子读书,他把两个男孩子关在木楼上,锯掉梯子,全心读书,送饭菜时,现搬来梯子出入,并让两个孩子身穿女服,言何日得举人,何日换男装。如此蛮干,结果一成一败。其二子樊樊山得举人、中进士、点翰林,仕途通达,不仅官做到巡抚,而且著作等身。但其兄,由于苦读成疾,英年早逝。樊山兄弟情深,将其哥之子收养,我母亲系其哥之后,但也算樊之曾孙女。她出生时樊樊山还健在,对我母亲极疼爱。民国时樊是著名清朝遗老,与袁世凯、徐世昌、劳乃宣等过从甚密。另外他酷爱书画古玩、戏曲诗词,对齐白石有知遇之恩,对梅兰芳一家也有提携吹捧之力。“文革”中,我家毁了不少字画,据母亲讲,有几幅是张之洞、翁同龢送的字。母亲说她是亲眼看着樊樊山死的,吃着酥糖,一下子噎住,就卡死了。
  母亲从小生活在大宅门,说起往事,很有意思。她是独生女,脾气也挺大的。小时学习成绩很好,总不明白今天小孩怎么成天学习辛苦异常,她们那会儿,没耽误玩,学习也很好。抗日战争爆发,我外公去了重庆,我母亲在北京女附中读书,很快就左倾了。她读了不少苏联的小说,又恨日本人,所以1942年就和一些同学跑到晋察冀根据地参加革命,一直在晋察冀城工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