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80后”作家的“入会”说起


□ 赵 勇

  近日,“80后”代表作家郭敬明和张悦然已向中国作协提出入会申请的消息纷纷被媒体报道,一时间,“80后”作家是求认同还是被招安的热议不绝于耳。笔者以为,“80后”作家的入会之所以能成为新闻,很可能是因为它对去年的“韩白之争”构成了一种消解和反讽;当然,它也在很大程度上映衬出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症候。
  回过头来看,无论一些人如何强调“韩白之争”是个人之间的事情,但它已暗示出如下意思:“80后”作家是不可能与体制内的文坛握手言和的。而且,由于这场争论,体制内写作与体制外写作的矛盾也暴露无遗,文坛乃至进入文坛的通行证(作协会员)遭人诟病,中国作家协会遇到了信任危机。
  在这样一种尴尬的背景之下,新的“作代会”顺利召开又胜利闭幕。我没有去核实当时的材料及相关报道,但以我之猜想,“作代会”上是难以见到“80后”作家的身影的。以前我们常说“老中青三结合”如何如何好,现如今,“作代会”上老作家不少,中年作家更是人头攒动,却唯独没有青年作家的位置。这应该是一种结构性缺陷,也很不符合我们早已形成的“传帮带”之类的光荣传统。于是,新的作协领导遂把工作重点转移到青年作家的头上。
  以上所言虽然只是我的想象,却也并非无中生有。据报道,今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青年作家研讨会”上,27位“80后”作家代表走进了北京鲁迅文学院和中国作家协会会议厅,与作协领导亲密接触。再往前,“80后保姆”白烨更是语重心长地敦促中国作协成立“青春文学工作委员会”。而那次会议之后,胡平(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也坦率指出:我们一共邀请了28位作家,到会有27位,缺席的是韩寒。其实在事先的联系中,他说他愿意来,不巧的是那天他要去赛车,未能到会,但也表示了祝贺。中国作协对他们非常重视,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金炳华,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鲁迅文学院院长张健,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高洪波等同志出席了会议。团结青年作家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这个会意义很大,开得也很成功,实现了第一次作协和“80后”的接触,尤其是互相沟通。他们表示,愿意加入中国作协或者是各地作协,来鲁迅文学院参加中青年高级研讨班,愿意参加作协组织的活动,也希望文学界给予关注。
  这样一种举措和说法固然可以做出种种解读,但我更愿意把它们理解成一种“统战”策略。如今,张悦然、郭敬明面对中国作协敞开的热情怀抱,已做出符合中国国情的回应,这说明作协的统战工作已落到实处。而大名鼎鼎的白烨先生,他曾经是韩寒的争辩对手,如今却又成了张悦然入会的介绍人。如此说来,白烨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已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缝合了“80后”作家与作协和主流文坛之间的裂痕。心病终须心药治,解铃还需系铃人,白烨的所作所为,无疑应该受到中国作协的嘉奖。
  至于“80后”作家为什么会入会,张、郭二人虽然还没有正面回应,但其他的“80后”作家已有“认同说”出台,估计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张、郭二人的入会动机。但也唯其如此,寻求“认同”的深层动因就更值得深思。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中,体制外写作很可能还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它可以让你出名赚钱,却无法让你获得一种成就感。所以,当“80后”作家积累了足够的“文化资本”之后,寻求体制内的认同便成了可以理解之举。这也意味着,虽然我们常言体制的不是,最终却也不得不寄生于体制之中,成为体制的合作伙伴。这种无奈最终是会强化我们思想深处的那种犬儒主义倾向的。这样看来,对于“80后”作家的选择,我倒觉得没有必要过多去指责,它其实又一次点醒了我们自己的生存处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