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主义”与“科学”


□ 汪丁丁

  几十年之后再来看这个题目,觉得还是无法“少谈些‘主义’”,尽管可以“多研究些问题”。据“逻辑实证派”的“哲学家”说,哲学家争论了几千年的“本体论”问题以及大多数“认识论”问题都是“虚妄的”,是争论双方“均不知所云”的结果。后来波普(KarlPopper,TheLogicofScientificDiscovery)反驳了这种虚妄的指斥。祖宗留下来的许多问题必定有其道理。所以哈耶克(F.A.Hayek,TheFatalConceit)说理性永远无法理解传统,从而不可能设计人类的未来。所以孔子坚持“述而不作”,因为无非是“克己复礼”而已。据说眼下是“后现代”了,许多以前争论不休的问题现在已经可以“超越”,例如“主义”之争。(“人”都死了,何为“主义”?)这两天备“投资理论”课讲义,稍稍“务虚”,在“E-Mail(电子通信网络)”上与现在新加坡大学讲历史的老友邵东方君和仍在夏威夷谈哲学的成中英教授聊天,忽有所感,发现“科学进步”和“艺术繁荣”实在要感谢“主义之争”。兹就上引哈耶克与波普两位的著作请教《读书》诸君,聊做“茶余饭后”,“老生常谈”吧。
  哈耶克与波普是朋友。波普的书常引“哈耶克教授”云云。哈耶克的书也引波普。波普是奥地利人。哈耶克是奥地利学派传人。波普的学问是从科学进步的“规律”贯通到社会进步的过程。哈耶克的学问是从社会进步的过程进而讨论科学进步的制度原因。波普在五十年代写了《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哈耶克在三十年代写了《通向奴役之路》。途殊而归同。对于理性与传统,两人看法一致。用颇为渲染的话说就是:理性是渺小的,传统是伟大的。
  我曾谈过“企业家精神”(敬业的,创新的,合作的)。企业家是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这个道理适用于所有社会,所有时期。我们观察到那些“前资本主义”的社会和其他的非资本主义社会(且不论什么是“资本主义”,读者可参阅我在《经济研究》今年十一期的文章)并没有如同资本主义社会这一二百年的迅速发展。由此是不是可以否证上面的命题呢?不是。所谓“企业家才能”究其所以然无非就是人的创造力。人的创造力是与“人”共生的,或如休谟(ATreatise onHumanNature)所见,人之所以能够有思想是基于人的想像力。所以大致可以说,企业家才能是每个人的天赋。克兹涅尔(IsraelKirtzner,ThePrimeMoverofProgress)认为企业家才能只可以被开发或被压抑,它不会如自然资源那样在一些国家天生就丰富,或不足。企业家精神在没有迅速发展的社会里必定受到严重压抑。这些社会的状况又反过来警告发达国家的人们:“丰裕社会”是完全有可能再度变成“原始社会”的。波普说过:制度就像是一座城堡,其所谓“好”,既要看城堡的设计如何,又要看防守城堡的是什么样的人。经历了几千年受压抑的时期,企业家精神只是在近百年才得到发扬。而人们对企业家精神的认识,直到今天也还是不甚了了。在这种情形下,社会当然有可能接受新的宗教裁判所或甘愿统一于某个权威的独裁。那意味着什么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