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派头(小小说)


□ 阮红松

  河街的老赵,高额头,浓黑眉,细眼睛,还挺着个将军肚,走路爱沉思,说话爱“这个那个”的,满街的人都说他像干部。连跑江湖的相术大师摸骨高手,也多次失手,说老赵是个坐办公室吃官饭的。其实呢,老赵只是个厨师,由于吃得好,身上有膘,手艺好,挣的钱多,所以有福相有派头。

  今年春,在菜市场发生一件事儿,让老赵更像干部了。

  那天清早,老赵背着手在菜市场转悠,忽然传来一阵争吵声。仔细一瞅,两个城管在夺一个卖菜的中年妇女的秤杆,妇女死死抓着秤杆不松手,被两个身强力壮的城管拖出好几米。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却无人敢上前管闲事。老赵马上火了,伸出一根指头,定海神针般向两个城管一指。

  “住手。这个,这个你们带队的是谁?太不像话了嘛!”

  两城管掉头一看老赵,马上吓傻了。小老头那派头和气势,至少是个处级干部。于是,马上由狼变鼠,扔下中年妇女,向老赵点了点头,爬上车跑了。不一会儿,一大群卖菜的,就把老赵围住了,诉苦的诉苦,告状的告状……说在城里卖个菜,经常被城管欺负,要老赵评个理,犯着哪条法律了?硬生生把老赵当成了干部。

  老赵神手一指吓跑城管的事,在市井一编排一流传,老赵就成市井名人了。

  成了市井名人的老赵,更爱管闲事了。他说:“老天爷既然让我长得像干部,我不管点事,对不起我这张脸。”

  那天,老赵到一个朋友家吃喜酒,酒桌上又被人当干部了。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叫二黑,连向他敬了三杯酒,说:“大哥,瞧您就是个仗义人。咱也不管您是哪级干部,我有个事儿要说给您听听。”

  二黑住的那个小区,有个恶女人,在小区开了家麻将馆,天天没日没夜地搓麻将,吵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二黑家就住在麻将馆楼下,别说午觉困不成,就是睡到半夜,经常被落地的麻将声吓醒。更要命的是,女儿要中考了,放学后却吵得不能做家庭作业。

  “那你找邻居说说嘛,要是说不通,可以找小区的干部协调一下的,这个。”老赵说。

  二黑皱着苦瓜脸一个劲摇头。“咱惹不起啊。那恶女人就仗着跟片儿警有一腿,天不怕地不怕。我去说一次被她骂一次。格老子的,再没人管,惹火了我,我想杀人。”

  老赵一听,吓了一跳。二黑说的这事实在是一件寻常不过的小事,但牵涉到一个孩子的成长和学业,对一个父亲来说,也是个大事儿。老赵摸摸脸,觉得这事儿该管管。

  当天,老赵见二黑喝得七分醉,就用自己的别克车把二黑送回了家。在二黑家,果然听见楼上的麻将声像放炮似的,楼板不隔音,坐屋里真能把好人吵成神经病。老赵一寻思,打开门上了楼上的楼梯,敲门。

  开门的是个妖冶的女人,一双眼长得像二饼。二饼本来板着脸,将老赵一打量,马上露出一脸媚笑。

  “麻烦,我打听个人。”老赵直挺挺站在二饼面前说。“综治委的老李是不是住这里?”说着,往里一探脑袋,故作惊讶状说:“这个,这里怎么还开着一家麻将馆呢?上面三令五申,不准聚众赌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