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也来说两句


□ 赵 超

一次编辑部开会,韩石山老师说到要我们去年新来的三个编辑一人负责编一期杂志,八期是陈克海,九期是我,十期归白琳。也不知韩老师是怎么突发奇想,萌生出这么一个念头来。按他的话说,是为了不让我们在他退休之后“骂”他,说跟着他干了几年,也没让我们独立主编过一期杂志。这可能又是韩老师调侃的话吧。他的话常是这样,正话反说,反话正说,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管怎样,这次像是真的。初听先是一怔,随之而来的则是兴奋和紧张,就像一位即将登台的舞者,兴奋的是终于有机会向观众展示舞技,紧张的是怕自己会怯场,发挥不出最好水平。人在遇到富有挑战性的工作时,大概都会产生这种感觉吧。
我得承认自己是一个心里搁不住事的人。记得上初中时,班主任为了使同学们上晚自习喝水方便,就用班费买了一个水壶,大家轮流负责打热水,一人一天。还差十来个人才轮到我的时候,我就开始担心了。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和妈妈讨论一些问题,诸如:我是先打水呢,还是先吃饭呢。要是先打水的话,等到晚自习同学们喝时水就凉了;要是吃完饭再打,水房就没水了。妈妈最终被我这些问题搞得非常头疼,最后得出结论:我这辈子肯定是当不了官的。不然每天会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没办法,我就是这样,交给我的事情只有办妥了才会觉得踏实安心,否则便会朝思暮想,神经也绷得紧紧的,不管大事小事一律如此。再说编刊物这件事决非小事一桩。毕竟是头回独立负责,再加上自己又非中文科班出身,所以更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砸在自己手上。虽说只是“一朝主编”,但从一接到命令就开始构思策划,寻思着怎么选稿,怎么编排,既能体现刊物的宗旨,又能显示自己的个性。这个“主编”我是当定了。
现在大家看到的这期刊物,基本上保留了原有的栏目,只做了些许的改动。栏目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作品——既有轻松的吟唱,也有深沉的呐喊,既饱含着对往昔岁月的深深眷恋,也不乏对当今社会弊端的猛烈抨击,或荡气回肠,或发人深醒。最值得向大家推荐的是刊首的《是杀人犯,但不是反革命》。刚看完这篇稿子,同事们都唏嘘不已。虽然“文革”以及那个时代的人与事一直是我们关心的话题,但这篇文章将那个年代通过一个杀人犯的所言所感呈现在读者眼前,读来令人扼腕,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去审视和思考那些非常态的疯狂岁月。
上大学的时候,老师曾经对我们说:“课堂上听到的只是信息,而不是知识,知识需要加入你的个人体验。”所以人生的每一次实践都是获得知识的过程,这一次大胆操刀做主编的经历更是如此。这可能也正是起初韩老师貌似调侃中的良苦用心。韩老师曾说过:一个人要想做好一件事情,就要把它当作是最后一件来做。这种在过程中投入的状态也许比最后的结果更重要。我也正是这样做的。
我一直都认为好的杂志是生活中的兴奋剂,让我们在每日的琐碎忙碌中仍然期待她的如约而至。在这个炎炎夏日里,我们依旧孜孜不倦地工作,为的就是您的这份期待。就让她的到来一扫您工作的疲倦与生活的负累,品一盏香茗,在灯下开始一段或温馨或动魄的心灵之旅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