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死了都要爱


□ 瑜 梦

死了都要爱
瑜 梦

 

日前看了CCTV-6播放的数字电影聊斋故事之《连琐》,让我不禁回想起一些经年往事。十二岁那年,我从外公手中得了一部白话版的《聊斋志异》。一看之下便沉醉在那个“鬼狐花妖”的世界中,常常是在家里人都睡下后,还打着手电筒躲在厚厚的棉被里贪婪地看。那时痴迷于《聊斋》的我,只知其好看,却不知其所以好看,直到后来读了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谓《聊斋》中的一句“花妖狐魅,多具人情,和易可亲,忘为异类,而又偶见鹘突,知复非人。”才解个中滋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电视电影《连琐》,为观众讲述的正是这样一种境界。十七岁的少女,花一样的年华,美丽的连琐却在十七岁那年带着对未竟爱情的幽怨殉情而逝。因为,她的未婚丈夫战死在遥远的疆场上。
二十年后,花团锦簇的连宅已成为人人惊惧的鬼屋。英俊却不富有的书生杨于畏以低价购得连宅作为书斋。是夜,星星点点的流萤将他引向后园的秋千旁边,秋千在“欢快的”摆动,流萤飞舞竟在秋千之上勾勒出一个人的形状,杨生不禁大骇,飞奔回房,手捧佛经,卧于床榻上,以被蒙头,大念“般若波罗蜜”。
次日,杨生又到后园,在秋千旁捡到了一条紫色的丝带。深夜,杨生正在埋首苦读之际,一个瘦削美丽的姑娘走进了他的书房。杨于畏并不知道站在面前的女子就是传说中的女鬼连琐,寒暄中还甚感蹊跷。听她说是拿回自己的东西后,杨生也并没有害怕,如此美丽的姑娘,即使是鬼,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怕。
杨生不知道的是此时还有两个青年正在关注着他的宅子,以及这座宅中的女鬼。王大侠和薛生打着降妖除魔的旗号,带着各自不同的目的来到这里,他们正在找机会接近杨于畏。 连琐常在夜晚来造访杨生,两人谈诗论画,不久便互生情愫。然而,王、薛二人在有意结识杨生后告诉他,连琐是个恶鬼,她已经害死了十几个人,凡是和她接触的人都会害相思之疾,最终精血枯竭而死。怕杨生不信,薛生甚至将一个可以驱邪的家传宝物借给了他。当晚,连琐践约前来却被法器所伤。当连琐含恨离开后,杨于畏想到再不能得见伊人便悬梁自尽殉情。多亏暗处的连琐及时搭救,才得重生。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