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尔托与“东方戏剧”


□ 曹雷雨

  本文针对戏剧史和现当代戏剧研究中的“东方戏剧”命题,从历史和理论两个方面对“东方戏剧”神话的创作者阿尔托的戏剧观的形成及其戏剧理论的本质进行分析和探讨,旨在澄清当前东西方戏剧研究中的一个重点和难点问题,为东西方比较戏剧学的发展提供借鉴。
  
  1931年,法国举办“巴黎国际殖民地博览会”(Exposition Internationale Coloniale de Paris),也称为“万塞讷博览会”。巴黎博览会的会址位于巴黎东南郊万塞讷的多梅尼勒人工湖周围,占地面积约110公顷,全部工程历时三年才完成。有一条环形铁路经过展区四周14个大门入口,16艘渡船在湖中摆渡,巴黎最古老的地铁线万塞讷—马约线也扩建延伸到展地。按照当时国际性展览的惯例,组委会要想方设法吸引参观者进入不同参展国的展馆,因此所推出的展览项目不仅要具有异国情调,而且还要为参观者制造海外旅行的幻象。这次博览会由一系列的表演、节庆、游行、队列和五花八门的其他展现方式组成,在建筑规模和场面阵容上都达到了当时的世界一流水准。博览会组委会向公众宣称:只要购买三个法郎的门票就能在一日之内周游世界。在半年内,参观博览会的人次已逾八百万。
  作为位于英法两国之后的第三殖民强国,荷兰在这次博览会中极力要向参观者展示其海外领地的恢宏及其属地的文化传统,因此为一大批艺术珍品和殖民地产品创造相应的展示空间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荷兰的主展馆占地约600平米,其他展馆约900平米,剧场约800平米,各类原住民的房屋建筑包括宾馆、办公室达3300平米。主展馆拥有一个内院,其中祭坛、神龛、佛塔、门廊一应俱全,几乎就是巴厘岛寺庙内院的翻版。值得一提的是,主展馆的庭园与巴厘村落十分相似,从家乡赴法演出的巴厘演员就在这里落脚。然而不幸的是,当年6月28日深夜,一场大火将荷兰主展馆、大量其他建筑和价值连城的展品化为灰烬。所幸巴厘演员们惊醒后紧抱着珍贵的戏装从火中逃生,剧场也奇迹般地幸免于难,因此这场灾难并未影响荷兰展区的演出活动。经过近两个月的重建工作,新建的荷兰展馆于8月18日重新开展。
  正是通过这次博览会和荷兰展馆,巴厘舞蹈演员以及他们表演的巴厘戏剧首次在西方登台亮相。
  
  一
  
  1931年,赴巴黎博览会演出的巴厘剧团由51名当地表演艺术家组成,其中14名为女演员,团长是佐考尔达•苏卡瓦提(Tjokorda Soekawati)王子。苏卡瓦提王子出身贵族,是乌布村落的首领和荷兰东印度群岛人民委员会委员,也是巴厘文化艺术的积极倡导者。由于苏卡瓦提与荷兰政府之间保持着友好关系,大部分剧团成员都应该来自他所管辖的村落,也有一部分可能来自佩利亚坦和马斯岛。作为荷兰东印度群岛的代表,由苏卡瓦提王子率领的巴厘剧团此次西行并非专门奔赴巴黎博览会,他们此前首先到尼德兰向宗主国君主表示敬意,行程包括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和海牙。从这些情况来看,巴厘剧团无论在演员的表演水平上还是在演出的精彩程度上都应该是一流的。事实上,在整个演出期间,巴厘剧场几乎场场爆满,还有大量的观众无法入场观看①。
  法国学者维尔莫的研究成果表明,法国诗人弗洛朗•费尔斯(Florent Fels)当时发表在《文学周刊》(Vu Journal de la semaine)上面的一篇热情奔放、诗意盎然的巴厘表演艺术评论是促使安托南•阿尔托于1931年8月初去博览会观看巴厘剧团表演的重要原因。费尔斯认为巴厘人的艺术观念与西方人大不相同,“在巴厘语中没有‘艺术’或‘艺术家’这样的词。在巴厘,艺术并非一个物件,而是一种深刻的情感,无边无际,无法定义”。在他看来,巴厘舞蹈是“由灵魂创造、操控和征服的一种仪式性的舞蹈诗。手指以难以察觉的微妙方式运动,手腕和小臂如藤蔓般舒展,如鲜花般绽放。整个躯体做波状起伏,双足交错轻轻点地,如巴罗克花环一般受身体所勾勒的修长波纹的控制,以紧张的形式散发着诱惑力。头部如同失去重量的宝石般抬起,双目炯炯有神、泰然自若地注视远方”②。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巴黎博览会上的巴厘节目到底有哪些内容?阿尔托观看的巴厘戏剧表演究竟是些什么?
  根据阿尔托的《论巴厘戏剧》开篇所言:“巴厘剧团的头一场演出既有歌舞、哑剧,又有音乐,它与我们欧洲所谓的心理剧毫不相似。”③他的开篇词的确道出了巴厘戏剧的主要特征。中国学者张玉安曾撰文指出:“东南亚的民族表演传统中没有以说话为主的话剧,没有以歌唱为主的歌剧,也没有以舞蹈为主的舞剧,其表演形式多半是又诵、又唱、又白、又舞、又演,同时还有音乐伴奏,有相当复杂的戏剧因素和表演手段。”④的确,在巴厘语中没有与欧美“戏剧”概念相匹配的词,巴厘人对表演形式的划分往往依据的是故事内容和表演手段。实际上,巴厘戏剧完全可以按照演出地点的等级来归类,也就是说可以不考虑技巧或内容,只根据演出地点的神圣程度来定性。因此,最高级别的演出是在寺庙内院举办的,其次是在寺庙的外院,再次就是寺庙之外的表演。排在以上三类表演之后的是在世俗场所举行的世俗演出,有在街道和墓地上演的驱魔剧,有专门为旅游观光者打造的剧目。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