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整旧如新”到“整旧如故”


□ 葛剑雄


1990年我第一次参观日本奈良的东大寺,有人告诉我,对这个古迹是经常维修的,但都是“整旧如旧”。当时觉得很新鲜,因为我们国内一向喜欢“整旧如新”,每次整修后都会强调“焕然一新”,而且的确看得出来。但在东大寺我却完全看不出这种修复的痕迹,是否完全符合唐式建筑我无法判断,至少可以肯定,最近的“修复”绝对没有改变原貌。
1998年我去意大利的庞贝城遗址参观,就看了一个在中国没有见到过的现象:已经修复或正在修复的一些建筑物遗存上,用于加固或支撑的新材料的外表和颜色与原物都有明显的区别,而且“修复”只限于最低限度。例如一幢房子,如果只剩下一堵墙和几根柱子,“修复”时就只保证这堵墙和柱子不会再倒塌或破坏,绝不会利用这些材料再建这幢房子。这里与东大寺不同的是,已经修复部分的原貌是谁都看得一清二楚的,哪些是后来加上去的,也绝不会混同于原物。
去年5月进入埃及卢克索帝王谷的墓道时,只见一位技师正用笔和注射器小心翼翼地在给壁画作保养。他告诉我,他的全部工作只是保护现存的壁画,决不能使它发生任何改变。笔上沾的、注射器中灌的液体都是已经过反复试验,证明不会损坏壁画的颜色和外观,只起加固和保养作用,以防止壁画出现损坏。
从“整旧如新”到“整旧如旧”,是文化遗址和文物保护的一大进步。但“如旧”又带来了另一方面的后果,人造的“旧”本身就是一种假古董,既有可能破坏原貌,又有可能对文物本身造成危害。所以国际公认的原则(即“威尼斯宪章”的原则)是“留白”,就是要将任何修补、增加、替换部分与原物有明显的区别,并且控制在最低限度。“留白”的结果是“整旧如故”,遗址和遗物的外貌基本不变,必要的修补和维护毫无遮掩。这一原则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专家所接受,并越来越普遍地运用于实际。
由于文化背景的不同和审美情趣的差异,国内一些人对“留白”的原则不易接受,认为即使不能整旧如新,也得整旧如旧,否则像什么样?不少参观者也赞成修得“好”一点,全一点,觉得这样看起来才舒服。杭州修复胡雪岩故居时,就采用了整旧如旧的办法,对一些残缺部分就大胆恢复,甚至根据自己的理解增添或布置,新旧之间不留痕迹。于是有些媒体就以“挑战威尼斯宪章”为标题加以报道,其实是一种误导。
更有人担心,在保护遗产时接受国际援助会影响遗产的主权,或因此而丧失其本土文化的特色,其实也是一种误解,颇有狭隘的民族主义之嫌。的确,以往的殖民主义者、帝国主义者都曾致力于掠夺甚至破坏殖民地和其他国家的文化。我在伦敦、巴黎、纽约和欧洲的博物馆、美术馆中就看到过大量来自中国、亚洲、非洲的稀世之宝,去年我在非洲也看到过好几处文物被劫掠的惨状。但这样的时代毕竟一去不复返了,目前在保护遗产中的国际援助是在确保所在国的国家主权,充分尊重其文化特色的基础上进行的。彼此尊重、互相学习已经成为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可逆转的趋势和潮流。在埃及西奈半岛的沙漠深处有一座有一千多年历史的修道院,从公元7世纪以来它能在阿拉伯文化的包围中完整地保存下来,就得益于不同宗教、不同文化间的相互包容。一方面阿拉伯人保护了异教,另一方面,修道院中也专门建了一座清真寺。尽管这是一个少有的例外,却代表了文化融合的历史趋势。在这样的条件和背景下,事实也证明,运用国际上最先进的文物保护设备和技术,可以有效地延长文物的寿命,最大限度地恢复原状,也能为参观者、研究者提供更多的信息。国际援助为较贫穷国家提供保护遗产方面的资金,也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它们的“创收”压力,避免单纯出于经济利益的“开发”和利用。国际间的咨询、建议和监督,都必须在所在国政府同意的条件下才能实施。如我国张家界拆除遗产范围内过多的建筑物,就是地方政府根据国际专家的意见做出的决定。这样的监督无疑是有益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