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五月端阳


□ 程相崧

  

  1

  端阳节的前一天,麦蓉坐在食堂前给工友们包粽子。她的动作是这样娴熟,让人感觉她把浑身的肌肉都调动起来了,把浑身的筋骨都活动开了。她先从水里捞出来两三片粽叶,交错着折叠在一起,折成个小漏斗;然后舀一小勺江米,倒在里面;接着从旁边盆里,捏三四粒泡好的红枣,按到上面;最后再舀一勺江米,把红枣盖住。这样三下两下,把粽叶折叠起来,用棉线缠上几道,系上活扣,一个漂亮的粽子便包好了。这一套连贯的动作做下来,远远地看上去真像是跳着一套说不上来的舞,真是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的。

  这也难怪!虽然出来打工多年,但在她几千里外的那个故乡,每逢五月端午,家家都要插艾,喝雄黄酒,包粽子。包粽子这活儿她从十来岁时就跟着奶奶做,一直做到自己成了待嫁的姑娘,一直做到自己也熬成了孩子的妈。虽然中间也有好几年没有侍弄这个,可这活计她今日拾起来,还是轻车熟路。她一边轻松惬意地做着,还一边不由地哼唱起一首老家女人们在包粽子时候总要哼唱的歌子来。这歌子曲调舒缓,词儿也极简洁准确,由女人的口中唱出来,温婉宛如初夏的夜晚吹动耳鬓的温和的风:

  “五月五,是端阳。

  画个王,喝雄黄。

  门插艾,香满堂。

  吃粽子,洒白糖。

  龙舟下水喜洋洋。

  五月五,是端阳。

  棕子香,香厨房。

  艾叶香,香满堂。

  桃枝插在大门上。

  出门一望麦儿黄。”

  在她身后所谓的食堂,其实就是临时搭起来的一个工棚,收拾了收拾,用作为工友们准备一日三餐。这个地方虽然简陋,却也很气派。一个高高的大烟囱,在门口矗立着,下面是两个大灶。工地上多的时候有百十号人,除了工头,其他人一天三顿都要在这儿吃饭。做饭的时候,蒸馒头的大笼屉就有十多节,摞在一起,腾腾地冒着热气。锅是农村杀猪用的大锅,铲子是工地上用的铁锹。这样的菜,油放了不少,葱花放了不少,酱油也放了不少,味道却往往极其一般。好在工友们并不讲究这些,端着搪瓷缸子,抓着几个馒头,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填饱肚子就算完了。

  前几日,工头先是说好了在端午前后给大家放三天假,可到后来又变了卦。-说工期紧,业主催着交房,假就不放了。仿佛是作为补偿,工头就特别开恩,派人买来几十只鸡、两盆江米和一大捆粽叶,说是要让大家在工地上过端午。虽然有肉和粽子这些让大家惊喜的东西,可是麦蓉这两天干活的时候还是有些提不起精神来。她的心里,稍稍有些失落。因为在她的老家,端午节这天不但要吃粽子,挂艾叶,喝雄黄酒,还要给孩娃儿买一个香包,戴在胸前。前几天一听说放假,她就出去在路边买了一个好看的香包,打算回去捎给娃。这一不放假,就回去不成了。她在前几日听说放假的消息之后,就及时地给老家打了电话,给孩娃儿说了买香包的事儿。现在工头一变卦,她就不得不再次把电话打回去,把说出去的话收回来。她在给娃儿打电话的时候,听出那边的声音有些哽咽,她心里就难受得不行。她觉得,如果一开始没说回去的事儿还好,这说了再改,就把孩娃儿给诳得不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