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沈从文作品的人文精神建构


□ 胡梅仙

  内容提要:沈从文作品中的人文精神一方面表现为对民族道德建构的探寻,这是显性意义上的,不是“为人生而艺术”一派,也不是属于“为艺术而艺术”一派。沈从文的民族道德建构的理想是来自于他独有的湘西背景文化下的人事变故和浪漫传说;男一方面表现为对于人的生存、存在意义上的思考,这是深层的最富有审美意义的文学人文精神建构。也即沈从文在谈到民族道德建构之外的“重造文运”、“重造经典”意识。这两点就像沈从文的小说一样,一个是显性的,一个是隐性的,一个是表层的,一个是深层的,一个是现象,一个是抽象。本文主要就三点来讨论沈从文作品中的人文意义之建构:第一,爱与美中的偶然悲剧;第二,风俗人事中的“抽象”追寻;第三,回忆和幻想中的浪漫叙事。
  
  一、爱与美中的偶然悲剧
  
  沈从文是一个崇尚爱与美的作家,正是因为他对爱与美的执著,使他不能不看到在爱与美的背后潜伏的人生无常和无可把握的乐与悲。沈从文不是一个虚无主义者,那个时代也很少有虚无主义者,他这种对于命运的不可把握的忧惧来自于作者对生命、存在的思,来自于对沅河几百里的农人与兵士的“不可言说的温爱”。
  爱与美对于沈从文来说意味着什么?是“颂扬一切与我同在的人类美丽与智慧”。赞美人类对朝气与自由的追慕,是一种生活向上、热爱的动力来源。因为所经历的那些人和事,因为有一种人情和感动在,这种爱与美的追求同时也是“生活善”的形式。然而爱与美只是沈从文生活中热情力量的来源,而不是生活本身,他不能忽略的是人生中的悲剧和死亡的不期而遇。如果一个作家不能去面对人生中这些最根本的问题,他的作品就无法切人生存的主题,也无法在人类的精神领域真正扩展人对于丰富情感和心灵关怀的要求。
  沈从文为什么会用爱与美来作他的生命文学观的基础和构筑他的伦理道德的人性大厦?他说,“我是个对一切无信仰的人,却只信仰‘生命’”。悲悯来自于对生命的自然法则即神性的敬畏,也许正是这种神性使人类对生命既充满着爱与美的渴望,又时刻不忘爱与美也许只是大化流行中的一个梦幻。对梦幻的追求命定了人的悲剧性,对经历、情感的珍存和对未来的向往又决定了人对生命的庄严的承担。命运看起来是静止的。安详地站在你的背后,可是它却带来不能预知的生老病死;偶然的激情常常会成为人生中闪烁的火花,命运却在底下嘲笑你,那是一个转瞬即逝的亮光。对偶然的无力和倾心让作者像一个飞蛾扑火的愚钝者和受难者,所有的忧伤和美都在其中产生。“一切充满了善,充满了完美高尚的希望,然而到处是不凑巧。既然是不凑巧,因之素朴的良善与单纯的希望终难免产生悲剧。”又说,“美丽总令人忧愁,然而还受用”。说到《边城》的创作因由,作者认为是需要“一分从我‘过去’负责所必然发生的悲剧”。人的过去包括美善爱以外,还有你要承担的,这种承担有时就会成为悲剧。“过去”只是一个历史的代名词,为过去负责,为生活中的偶然造成的悲剧负责,对于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没有理由不去承担。美好的家庭生活不能调和的,在作品中都得到了调和,这份“出于不朽的痛苦经验”让我们看到了作者的赤子之心。楚人的血液给了他一种“命定的悲剧性”,放逐自己、担当痛苦、把笔伸向人性的最深处、对悲剧的不自觉的热爱就是这种承担的表现。“对人生的悲悯,强者欺弱者的悲悯,因之笔下充满对人的爱对自然的爱,这种悲悯的爱和一点欢喜与读《旧约》的关联,‘牺牲一己,成全一切’因之成为我意识形态一部分。”我想起沈从文的一次著名的哭,写的是有一年沈从文回到故乡湘西凤凰看“叫花子”剧团演出的事。当老人看到那些粗野的生命在艰难而无怨地维持着他们几千年来在这块土地上不变的生存方式时,老人想起了他的童年,他所经历的一切,仿佛自己仍然站在时光隧道的另一边,他曾经的千疮百孔全在那些为了谋生的人身上体现出来。他在那些粗糙雄强单纯的灵魂身上看到了生存的韧性和泪水,同时他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民族千百年的历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这一刻,万千感慨像激流一样冲击着这位经历了沧桑的老人。那些灵魂是他的所有的热爱,那些生存状态正是他一直在探索的写作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Tags:沈从文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