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痴(散文)


□ 李东旭

  我苦恋大海,大海擎起了我刻骨铭心的情怀。我更深深地爱着大山。我的老家住在山脚下的一个小镇上,我坠入人间第一口呼吸的就是大山的新鲜空气;第一次学步,就是踏在用山石铺就的坡坡路面上;第一次闯入大自然的怀抱,是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自由地跑进山林里尽情地玩耍而忘了回家,后被惊慌失措的大人们把我这个乐得够呛不肯回家的娃娃哭叫着硬扯回来;在我咿呀学语时,唐诗宋词中关于山的诗句就朦朦胧胧地进入了我的记忆。我被大山的神秘和庄严所吸引,从娃娃到童年,大山就像神仙绘的一幅画,在我的心灵深处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在京城里读了几年书又参加工作后,我曾一度远离了大山,当然也离开了家乡。但是,对山的情感和依恋,不管是最初的青春躁动,再到今天的成熟,都没有因为远离了它而淡化,反而因岁月的叠加而与日俱增起来,变得越发炽烈浓郁越发强烈起来。它好像一杯浓烈的陈年老酒,在我的血液里,心海中久久沸腾激荡,化作使我无法挥去的长梦。

  有人不免要说,文人写山同出一辙,大多把山当作他们展示文采竞逐风流的工具,一番长吟短叹之后,便可弃之而去,大山对他们来说是那样的可有可无。可作为山野匹夫的我来说,它却是我生命赖以存在的精神依托。我写山,是因为我的生命系于大山,大山是擎起我生命之厦的精神支柱。

  人们也许会问,不就是那些莽莽苍苍的大山吗?真的那么令人痴迷吗?发问的人也许见过山,或许在山中生活过,或许现在还生活在山中。他们对山常见不怪,或者见而不怪。也许是从没有见过山的人,从没有领略过山的风采,山的品格,因而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山。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大山承载着我生命的寄托,它擎起了我人生的梦幻。这不仅仅因为山是一个自由的、壮观的、自然的王国,它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一峰一壑都是神的造化。而当岁月的风雨冲淡了我人生奋进的足迹,艰难和磨砺使我稍有消沉时,是大山又重新唤起了我走向彼岸的自信,复苏了我心中久被压抑的熊熊燃烧的圣火。

  文人骚客们登山,大多是在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春夏时节,在冰封雪飘的严寒冬日里,是很少见到文人墨客们徒步登山的。隆冬的一天,因工作关系,我来到长白山主峰下的三道岭,受命探望我单位60年代退职还乡的老干部张志平同志。乍到他家,当然是一番深情的客套。酒过三巡,当我说起要尝试一下冬日登山的感觉时,张老先是一惊,继而像是猜到了我的心思,大声说:“好小子,有出息,人类就是要向大自然挑战,这征服雪山和夏日登山感觉可不一样啊!”说完,他孩子般哈哈大笑起来。

  翌日零晨二时许,当我穿好登山的服装,做好准备工作就要去登山时,却见张老汉肩挎铁钩和绳子,穿着登山的脚扎子,早已经整装待发。望着老人硬朗的体魄和执拗的神态,我的心中油然而升起一股敬意。这需要付出生命代价才能攀上去的大山,在老人镇定自若的神情里,仿佛它已经在我们的脚下。当我们冒着风雪向主峰奔去的时候,月光正是朦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