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痴(散文)


□ 李东旭

  我苦恋大海,大海擎起了我刻骨铭心的情怀。我更深深地爱着大山。我的老家住在山脚下的一个小镇上,我坠入人间第一口呼吸的就是大山的新鲜空气;第一次学步,就是踏在用山石铺就的坡坡路面上;第一次闯入大自然的怀抱,是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自由地跑进山林里尽情地玩耍而忘了回家,后被惊慌失措的大人们把我这个乐得够呛不肯回家的娃娃哭叫着硬扯回来;在我咿呀学语时,唐诗宋词中关于山的诗句就朦朦胧胧地进入了我的记忆。我被大山的神秘和庄严所吸引,从娃娃到童年,大山就像神仙绘的一幅画,在我的心灵深处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在京城里读了几年书又参加工作后,我曾一度远离了大山,当然也离开了家乡。但是,对山的情感和依恋,不管是最初的青春躁动,再到今天的成熟,都没有因为远离了它而淡化,反而因岁月的叠加而与日俱增起来,变得越发炽烈浓郁越发强烈起来。它好像一杯浓烈的陈年老酒,在我的血液里,心海中久久沸腾激荡,化作使我无法挥去的长梦。

  有人不免要说,文人写山同出一辙,大多把山当作他们展示文采竞逐风流的工具,一番长吟短叹之后,便可弃之而去,大山对他们来说是那样的可有可无。可作为山野匹夫的我来说,它却是我生命赖以存在的精神依托。我写山,是因为我的生命系于大山,大山是擎起我生命之厦的精神支柱。

  人们也许会问,不就是那些莽莽苍苍的大山吗?真的那么令人痴迷吗?发问的人也许见过山,或许在山中生活过,或许现在还生活在山中。他们对山常见不怪,或者见而不怪。也许是从没有见过山的人,从没有领略过山的风采,山的品格,因而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山。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大山承载着我生命的寄托,它擎起了我人生的梦幻。这不仅仅因为山是一个自由的、壮观的、自然的王国,它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一峰一壑都是神的造化。而当岁月的风雨冲淡了我人生奋进的足迹,艰难和磨砺使我稍有消沉时,是大山又重新唤起了我走向彼岸的自信,复苏了我心中久被压抑的熊熊燃烧的圣火。

  文人骚客们登山,大多是在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春夏时节,在冰封雪飘的严寒冬日里,是很少见到文人墨客们徒步登山的。隆冬的一天,因工作关系,我来到长白山主峰下的三道岭,受命探望我单位60年代退职还乡的老干部张志平同志。乍到他家,当然是一番深情的客套。酒过三巡,当我说起要尝试一下冬日登山的感觉时,张老先是一惊,继而像是猜到了我的心思,大声说:“好小子,有出息,人类就是要向大自然挑战,这征服雪山和夏日登山感觉可不一样啊!”说完,他孩子般哈哈大笑起来。

  翌日零晨二时许,当我穿好登山的服装,做好准备工作就要去登山时,却见张老汉肩挎铁钩和绳子,穿着登山的脚扎子,早已经整装待发。望着老人硬朗的体魄和执拗的神态,我的心中油然而升起一股敬意。这需要付出生命代价才能攀上去的大山,在老人镇定自若的神情里,仿佛它已经在我们的脚下。当我们冒着风雪向主峰奔去的时候,月光正是朦胧。

  在这大雪抛天的季节里,是从无人敢来登山的,这在过去只有猎户和药农们才敢想敢做的事,在今天要由我们这一老一少来完成,我的心里咚咚地跳个不停。长白山的雪大得出奇,厚得出奇。平地里的雪就有三尺多深,更何况山上呢?不十分熟悉山况的人是决不敢冒此风险的。可这大山的一沟一壑,一峰一峦仿佛都在张老汉的心里,他可以如数家珍般地说给你听。张老汉心中明白,这次的雪山之行,将是我们生命中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因此,在我都不忍心让他出门的情况下,他却主动当了我登山的向导。

  山脚下尚有几行稀稀落落的脚印,可登山的路上却只有我们这一老一少两行足迹了。平日里的羊肠小道在积雪的覆盖下早已无从寻觅,只有原来小路旁露在积雪外面的枯蒿草作为行走的标记。我们踩着没膝深的积雪,先攀上附近一个低矮的山头。稍事休息后,继续沿着山脊向上攀行。山越爬越陡,积雪越来越厚,我早已是大汗淋漓气力不支了。可张老汉虽已年过花甲,却大气不喘一直走在前面为我踏雪开路,他不知比我这个年轻人还要麻利多少倍。山上哪里可走,哪里有雪崩,就如张老汉掌上的纹路,尽在他的掌握之中。部分地段的雪齐腰深,我们手脚并用艰难地向山顶攀行,每爬上一个陡坡都不知道要流出多少热汗,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全身都挂满厚厚的冰凌霜凌,我们已经和白雪皑皑的大山融在了一起。

  下午一时许,历经12个小时的艰苦跋涉,我们互相提携着终于攀上了峰顶。张老汉脸上冒着热气,哈哈大笑说:“攀上来喽,又攀上来喽。小伙子,我们终于征服了这无人敢攀的长白雪峰。”

  张志平老汉是三年困难时期退职还乡的,回到山里,从一个国家干部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回家后,他当过药农,放山采过人参,种过田,到城里做过短工。当时由于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地处深山老林的他们生活还十分贫困。我们的话题自然转到当年和他一起工作的老同志。当我说到郭朝青因家住贫困地区至今仍没有解决温饱时,他当即表示,自己可拿出一个月的生活费去接济他们。他动情地说:“大伙儿帮一个容易,我们水利系统的千余名退职职工只要每人拿出5元钱来,就可以帮他渡过难关了。”他大声地说:“请你转告老郭,他要愿意就到我这儿落户,大山可以养活我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山痴(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