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放弃是美丽的,忘记是痛苦的


□ 张汉云


在我的记忆里,不曾有过花前月下,也不曾有过书信传情,看着一对对的恋人卿卿我我,心里也不免有种酸涩的感觉,无奈没有勇气去爱,把一切的一切归于自己太丑,没有人喜欢而已。所以到了而立之年,就找了个同学把自己匆匆的给嫁了。
尽管是匆匆嫁人的,但生活一直还很好,日子过的也很祥和,老公对我也很好,结婚一年之后生了个聪明可爱的姑娘,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家单位,单位家;也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想做个好女儿,好媳妇,好妻子,好妈妈而已。
去年的某一天看见同事上网聊天,我也觉得好奇,就进了新浪里的一见钟情聊天室,进去和网友没有聊多长时间,就让他把我领进了网易泡泡。
自从注册了网易泡泡,就不断的有朋友加入,每天就和采访一样你问我,我问你,有的人聊上一次就再也不见了。和勤的认识也和别人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他在询问我的职业时我告诉他我是下岗女工。可第二次当他遇见我时问我在哪里,我没有犹豫的回答在单位,他哈哈地笑了:你还会骗人?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提示下岗女工还有单位吗?我恍然大悟。我自己把自己的谎言给拆穿了。我只得陪着笑脸来了个sorry。后来又聊过几次,他给我留了电话,也打过,但也没有感到什么特别。我们的变化缘于非典时期,也许都是非典惹的祸。有一天我的心情特别糟糕,想找个人聊聊,就不由拨打了他的电话,可接听电话的是个女的,我没有敢说话就放下了电话,但心里蛮不舒服,心想等我再次碰到他再好好修理他,非典时期我真的碰上他了,我就说他太不够意思了,给留的电话怎么是女人的呢,他哈哈哈笑了,马上说:“怪我,我换了电话没有及时告诉朋友。”随即就把他的手机号码留下了,我也告诉了他我的手机。随后我和他的联系就比较紧密了,不在网上,就用短信,或者直接给我电话,一打电话也会在一个小时左右,那种幸福明明白白地表现在我的脸上,从此我的生活也起了变化,不可否认是网恋了。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先前我在网上也聊,也有人比他对我更好,就比如2月14号那天吧,就有个网友一直说想和我一起过,还说预备了礼物给我,但我始终没有动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他动了心。我只知道我很喜欢听他的声音,觉得和他似曾相识。我每天给他发好多短信,全是好听的,他也回应着我的短信。有一次,我给他发了条:I miss you。他回我不是“kiss”吗?我答:“想要吗”?他答:“想。”我说:“那就给一个kiss”,他说收到。我们就一直这样保持着联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他的依赖越来越强烈,对他的思念也越来越浓,眼前出现的老是模糊的他,对老公和女儿不像以前那样关心了,满脑子都是他。我们的聊天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有过面红耳赤的时候,尽管看不到对方,但吵架的时候我可以想得到我们的样子,我们的吵架缘于我说了句脏话,当时他很生气。其实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有点不拘小节,但并无恶意,赶忙解释说“开玩笑,别在意”。他回答“我很不习惯你的玩笑”,后来我也生气了,“不习惯就再见”。越想越觉得委屈,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晚上我失眠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我还抱着一丝希望又给他发了个短信,“永别了,保重吧!”而他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很生硬的来了句“保重”!看到他的短信我再一次泪如泉涌,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个下午。晚上我又试发了个短信“以后的日子你还会想起我吗”?他回答“哈哈,别逗了”。总算有了点转机。我又发了个短信“我想给你电话”。他回答“可以”。我完全把自己置身于事外,好像家里就我一个人似的,好像我没有老公似的。什么也不管了,不顾一切的拨通了他的电话,但当我拨通他的电话的时候我的泪水就像瀑布一样,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对着电话在哭。他很着急,一直跟我解释他什么都可以接受,惟独不能接受脏话,我也不知道说了点什么,电话持续了45分钟,最后他说你今晚一定可以睡个好觉。是的,这一点我也相信。因为我和他又和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