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相


□ 李治邦

  一
  李重重所在单位是市规划局,是一个权力很大的机关。在这座城市所有盖房子拆房子都要这个机构批准。你走过这个单位,会觉得一种威严,因为门前的两座大石狮子雕刻得逼真而雄壮,整个楼房都是用玻璃钢装饰的,太阳的照射使得玻璃钢金光四射。周围的邻居起诉过很多次,说建设规划局的玻璃钢太扰民,照得让人睁不开眼。每次都败诉,不是法院的问题,是谁也不会判把规划局大楼的玻璃钢给卸喽,因为造价太高,据说花了一两千万。局里有明文规定,处级干部能有资格住大单元房子,科级只能住一个小单元房子。尽管取消了分配住房,但规划局依然在按照职务分配住房。
  在初春的某一天,全机关谁也没想到市政规划管理处副处长李重重被公示,提拔为处长,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雳。李重重也就三十多岁,没结婚。传说没能力,但没人证实。于是李重重成了男人可怜女人同情的对象,大家私下都表示,没能力造成人的痛苦和压力正常人是体味不出来的,能使李重重表现出忧郁和自卑、紧张和恐惧。局长有次跟李重重谈,说,你不行就看看,没能力又不是癌症。李重重无奈地说,怎么能表示我有能力呢?不行,我在外边找一次小姐证明证明。局长听完拍了拍李重重的肩膀,叹口气走了。究竟李重重有没有能力没人知道真相,而李重重也不解释。
  不少男人不屑地说,证明什么,李重重身边有女人了,有绯闻了,就一切都清楚了。可李重重身边就是没有女人,有坏小子鼓捣漂亮的未婚女孩子接触李重重,可那些未婚漂亮女人都一笑了之。很简单,没能力对漂亮女人就是魔鬼的诅咒。说来,李重重一米七八的高个头儿,白白净净,架着一副近视镜,很普通的那种。说话很斯文,但一点儿也不女气,办事很利落。穿着也讲究,所有的裤子都是熨得笔挺,衣裳领子都一尘不染。他随身带着一把白色小梳子,每次在进局机关大楼之前都要梳理好发型。有次局里组织大家种树,谁身上都邋邋遢遢的。李重重照样进了卫生间,冲着镜子亲自动手梳头,全然不顾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虽然他头发很短,造型也比较简单,但是梳理程序却颇为复杂,先用发胶喷,然后再梳理。有次局长看到他这么精心梳理,情不自禁地问,别人说我不信,你真的用了很多发胶吗?按说李重重应该尴尬,但他一点儿也不发窘,而是笑笑,说,规划局的干部就得注意形象。看李重重的白色小梳子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一把普通塑料梳子,但是它却被李重重天天装进贴身口袋里,可见为人讲究的李重重把梳子的作用看得非常重要。
  在规划局机关,年轻点儿的都得有高等学历,最次的是大本,硕士生最多,博士生也有好几个。李重重不是什么名牌大学,就是三流的大学。他在学校什么也不是,进了市规划局三年后就突然入了党。为什么说提拔李重重是特大新闻,是因为李重重没有任何的背景。他的家远在内蒙古的乌兰浩特,一个距离蒙古国边境只有几百里的小城市。他的父亲是开公共汽车的司机,母亲就是一个医院的护士。可在市政规划管理处两个副处长中,另一个张司却是背景很深的人,他的父亲是全市大的开发商,省里的政协常委。母亲虽然是个供热办主任,但张司的舅舅是市委组织部部长。张司比李重重大八岁,他当副处长时,李重重刚是副主任科员。
  公示出来,需要七天的时间。时间一过,没有什么反映,一般就过了。黄纸红字的公示刚贴出来,还冒着热气呢,局里人看李重重的眼光就变了,什么意思的都有。李重重照常工作,老处长准备退休交代工作。李重重和张司坐在老处长对面,三个人就聊天。老处长微笑着说:行啊,不显山不露水的?李重重也笑,幽默地说,一准儿是领导们因为给手下人争位子打起来,结果看上我这片烂茄子地了。张司没笑,黑着脸,说,别给我交代了,就直接跟李处说得了。老处长说,我有过教训,以为公示了还能不成吗,结果两年前我犯了错误,张处公示,竟然没通过。我白给张处在喜庆楼摆了一桌祝贺宴,花了我六百大银子。老处长嘿嘿笑着,张司的脸青一阵儿红一阵儿。老处长凑近李重重,说,你跟我俩说点实话,你到底有什么背景呀?局领导能替你小子说话。张司不看李重重,看着处里最漂亮的姑娘小高。李重重挠挠头皮,我有什么背景,我父亲提前退休了,连公共汽车都开不上了,天天骂大街。
  下班了,李重重拎着个皮包走出来。很多人打招呼,酸言醋语的:李处,什么时候请客啊?李重重说,谁给我写匿名信我就请谁。然后轻松地走下楼梯。他发觉局大楼的玻璃窗很有光彩,所有的夕阳都映照在上边,结果像是海市蜃楼,蓝天白云都有,尤其是夕阳红灿灿的,如同一个烂熟烂熟的桃子。
  在停车场,停着很多辆小轿车,红的黑的白的绿的,五花八门,斑斓夺目。既有天籁高尔夫广本,也有高级点的奥迪,甚至有一辆宝马。后来局长火了,大会点名批评,说开宝马,那是什么人,那是土财主,穷人乍富。咱们是机关,都是政府公务员,开这车不就是公开地叫嚣腐败吗?后来没人敢开了,但也架不住有一两辆扎眼的车停过来,车上就坐俩人的那种。外界说了,市规划局能人多如牛毛,看车就看出来了。在规划局机关,没人骑自行车上班,因为实在是骑不起了。骑了就会成为西洋景,让人鄙视和嘲笑。而李重重就骑自行车上下班,从进机关那天就骑,一直骑到了现在准备当处长进行公示。他开始骑自行车,别人就逗他,说他是规划局蝎子拉屎——独(毒)一份(粪)儿。后来他骑车骑久了,大家就懒得再说他了。骑了几年过来,所有人就看习惯成自然了。有别的单位的人听着稀罕,就跑来看他骑自行车。李重重无所谓,推开围观的人,坦然自若地进了大楼。
分享:
 
更多关于“真相”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