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每一场战争都有受害者——“二战”另类电影中的女性之躯


□ 郭栋

战争就是心灵扭曲的人结构一场扭曲别人心灵的游戏——动荡之世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以男性为中心的战争肉搏中,女性无法逃离,她们牺牲了尊严,遭受了蹂躏,在用柔弱的身躯抗击着战争的邪恶。

  最有争议且另类十足的“二战”题材影片当属女导演莉莉娅娜· 卡瓦的《午夜守门人》(1974)。电影讲述了一段羊爱上了狼的故事,结构了受虐与性虐的关系,演绎了危险与变态的恋情。那只纳粹集中营中当军医的狼,在战后隐姓埋名藏匿起来,曾在集中营被他污辱的女孩儿露西亚,长大成人后陪同丈夫参加音乐演出,在一座城市的酒店前台遇见了他。她,一只乖乖的羊竟同那只罪恶的狼私奔了。这种受虐让人大惑不解。受虐与施虐是人的两重性,一切都是战争对人性的摧残——14 岁的少女露西亚被迫脱光了衣服为纳粹军官表演歌舞,影片伴随着歌剧的音乐,描述着纳粹军官性虐待的无耻。人的心灵被扭曲后,其兽性会不时出现,电影用战争的负罪感来揭示性的负罪感。在战争特殊的情况下,人的两重性中,既是受害者又是刽子手,是战争引发了潜在人身上的虐待狂和被虐待狂的综合征。最终露西亚也没有逃脱纳粹余党的枪口——女性除了生命,她们比男性付出了更多的东西。

  其实,《午夜守门人》算不上优秀作品,在“二战”电影题材中有两个影像我以为最难让人忘却:“安妮的栗子树”和“莎拉的钥匙”。

  2012 年阿姆斯特丹的市民请愿挽救一株垂老的栗子树,这株栗子树就是《安妮日记》(2001)中记载的象征她生命的树。根据犹太小女孩安妮日记改编的电影描写了60 年前纳粹占领荷兰,安妮一家人藏到了河边的一幢房子的密室里,整整三年,她只能透过窗子的缝隙看到一株栗子树,当树上泛起了绿芽,她就知道春天来了,她每天都看着属于她的栗子树。后来安妮一家因邻居告发被送到集中营,战后除爸爸外,一家人没能走出集中营。为什么纳粹要杀害犹太人?电影透过一个女孩子的眼睛审视战争的残酷。栗子树下曾是充满恐怖的德军的岗哨和军车,这棵树是纳粹铁蹄下人民苦难生活的目击证人,成为那个时代的“创伤记忆”,也是生命的象征。今天,栗树老了,我们要好好保护它,不能忘却这段历史。

  莎拉带着钥匙在麦田里奔跑,没有善良的人帮助,她不可能逃出纳粹集中营,但等到她不顾一切地逃回家中的时候,壁橱里仅剩下小弟弟腐烂的尸体。在后来的岁月,可怕的记忆使她内心产生了极大的伤痛,她无法摆脱痛苦的心理阴影,最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就是电影《莎拉的钥匙》(2010)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巴黎警察受纳粹之命对犹太人大搜捕,姐姐莎拉把弟弟锁在壁橱里,告诉弟弟,姐姐拿着钥匙回来接你,天真的莎拉给弟弟留下这句话就被警察带走了……

  其实,另外两部另类“二战”电影《忧郁的星期天》(《布达佩斯之恋》)(1999)和《黑皮书》(2006)比《午夜守门人》更有看点,情节也曲折跌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界文化》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世界文化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