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悬念的技巧与悬疑的美感


□ 王 颖

●王 颖

  一

   作为一种美学范畴,悬疑是指“人在艺术尝试过程中的一种急切期待的心理状态。”一般而言,情节和故事比音符和色彩更容易将人带入到这种特定的心理状态之中。因此,悬疑又更多地和各种叙事艺术形式联系在一起。所有能够使读者(观众)进入到这种“急切期待的心理状态”中的叙事艺术形式,都可以归入到“悬疑”的美学范畴中去,而又以悬疑小说、悬疑电影、悬疑电视剧的大众接受度最为广泛。

  作为一种叙事类型,悬疑作品一直很受欢迎,悬疑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仅英文版本就卖出十亿册,是全世界最畅销的小说作者之一:悬疑电影大师希区柯克更是同时得到了影迷和研究者几十年的狂热追捧,几乎被奉若神灵:在中国,悬疑小说和影视剧也正处于持续升温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判断:悬疑作品之所以长盛不衰,是因为读者(观众)大都患上了“悬念依赖症”。

  在所有的悬疑作品中,必不可少的便是悬念的设置。没有精妙的悬念,也就不可能构成悬疑的美学形态。那么,什么是“悬念”呢?对于创作者来说,悬念是叙事手段和技巧:对于接受者(读者和观众)来说,悬念是情感反应的激发器。本文采用英国戏剧理论家威廉·阿契尔给出的概念,悬念是“预示出一种十分吸引人的事态,却不把它预叙出来。”这个概念从创作的角度出发,巧妙地揭示了悬念之所以能够成为悬念的秘密。

  二

   对于读者(观众)来说,悬疑具有一种难以描述的魅力,如同大海中的漩涡一样将人吸入,窒息,恐惧,好奇,但却具有奇特的审美快感。这种美感的形成是奠基在悬念的成功营造之上的。

  从叙事内容来看,要想制造悬念,首先要提供充分的戏剧性情境。这个情境中存在着一个足够剧烈的冲突和矛盾,使文本中的人物常常只有两种极端的、非此即彼的命运可以选择:生与死,富裕与毁灭,名誉与耻辱,爱情与孤独。莎翁的罗密欧朱丽叶,无非是两个陷入爱河的男女,世界上这样的男女何止千万,然而他们有一个特殊的背景:世代家仇。这个背景把他们的命运推上了风口浪尖:要么爱,要么死。相对于小说,戏剧和电影对开场更为重视,常常在开场阶段就将人物的两种极端的命运并置在观众面前,以使悬念自动产生。

  日常生活中,大部分人的生命状态无非是好或更好一点、坏或更坏一点,混沌而界限不分明,而叙事文本中的人物却正好相反。观众需要一种超越日常性的情感刺激,因此,人物命运有可能发生的变化越大,悬念对观众的吸引力也就越大。在谈到希区柯克一部不甚成功的影片《欲海惊魂》时,特吕弗说“观众对故事不太感兴趣,是因为影片中没有一个人物真正处于危险之中。”对此,希区柯克做了反省:“因为我们叙述这样一个故事,其中恶人恐惧了。这是影片的主要弱点,因为这破坏了重要的准则,即恶人越是得逞,影片就越成功。”

  希区柯克的话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技巧,即要想建立充分的戏剧情境,必须设置一个强大的对手、“恶人”。“恶人”的存在让其他人物的安全受到威胁,而“只要安全受到威胁,悬念就开始。”但“恶人”并不一定是丑陋和招人厌的,相反,“恶人”常被“表现为一个很酷的、高贵的、有良好教养的、可爱的、迷人的……人。”希区柯克首创了恶人的魅力,而此后,越来越多的叙事文本中的恶人具有了在道德意义上极为暧昧的复杂美感。

  从叙事方式来看,创作者有意识地控制住信息的发布,在观众和角色之间设置所知信息的不均衡,是构造悬念的常用技巧。

  一般来说,叙事中的事件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过去的事(如已经发生的凶杀案),一种是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如角色是否能够逃离被迫杀的命运)。而对于读者或观众而言,不确定的事不管是过去发生的还是将要发生的,都能让人产生悬念感。

  有关事件的信息,在观众和角色之间的分配有如下三种情况:

  1、观众不知道将发生或已发生的事,角色也不知道。

  2、观众知道将发生或已发生的事,角色不知道。(希区柯克式悬念)

  3、观众不知道将发生或已发生的事,而角色知道。(克里斯蒂式悬念)

  希区柯克在著名的“炸弹说”中,认为第一种情况并不能制造悬念,只能制造“惊奇”。因此,希区柯克制造悬念的法宝就是一有可能就尽量地传递信息给观众,让观众知道的比角色更多。《夺魂索》一上来就是凶杀场面,在纽约的一套公寓里,两个男人杀死了另外一个男人,然后把尸体藏在大书箱里,邀请死者的父母和未婚妻以及他们以前的大学老师一起来参加鸡尾酒会。得意的凶手甚至在箱子上蒙上桌布布置成餐桌。除了两个凶手之外,其他角色全部为死者的失踪大伤脑筋,而观众们却不但知道他们的儿子、情人、学生已经死了,而且知道尸体就在他们的餐桌下面!华丽的悬念就此诞生。

  威·路特在《论悬念》中谈到斯皮尔伯格的《大白鲨》:“影片一开头,大白鲨生吞了一个正在游泳的女性。然后编剧和导演引导你一直把九十分钟的海上追逐看完,直到大白鲨被炸成碎片。为了享受这九十分钟,全世界的观众一共花掉两亿美元。”《大白鲨》的悬念在于人们能否干掉危险的大白鲨,以及用何种方式干掉它。而另一部貌似并不存在主体悬念的电影《泰坦尼克号》却于1997年在全球席卷十八亿美元。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艘倒霉的船,处女航便是末日之旅。但是罗斯和杰克不知道,船上的每个人都不知道。作为勇敢的恋人,他们认为还有漫长的一生可以来相爱。信息的不平衡带来了巨大的悬念。影史上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被多次拍成电影,甚至希区柯克1940年从英国来到好莱坞发展,本意也是为了拍摄《泰坦尼克号》,后来因各种原因未能拍成,转而拍摄了《蝴蝶梦》。显而易见,这个题材吸引希区柯克的正是其悬念制造的方式。

分享:
 
更多关于“悬念的技巧与悬疑的美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