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影(小说)


□ 狄 青

雨下起来的时候,张旭刚好把他硕大的脑壳探到了窗外。这是下午四点钟。每天的这个时候,张旭都会把他的大脑壳探到窗户外面去,至于把脑壳探出多少,幅度又有多大,那就取决于他所找寻的那个月标离他的远近和角度了。张旭找寻的目标是一个人,具体来说是一个女人,这女人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小街的西头,推着或骑着一辆三轮车,由远及近,很像是电影里面的某个长镜头,一点儿一点儿地摇近,一点儿一点儿地清晰。离近了,偶尔这个女人也会抬起头看到张旭,如果张旭那会儿正盯着她呢,她就会冲张旭笑一笑,笑得很平静,让人看不出这笑里会有什么内容。但一般的情况是,当这个女人的目光瞥向张旭的时候,张旭的目光总会迅捷地转移目标,以错开这女人投过来的目光,给人的印象他好像是正在看别的什么地方,比如,看小街对面的树木;再比如,看毫无内容的天空。张旭的脑壳长得有些大,这个叫阿萍的女人显然是注意到了,于是,她冲他笑在张旭看来便很难说就没有嘲笑他脑壳太大的成份,这使张旭在觉得兴奋的同时也感到了些许尴尬。张旭的脑壳的确大,而且大到了一种与他的身体不成比例的程度,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极了老家庙会上的大头娃娃,那大头娃娃其实是个很大很大的头套,被人们套在脑壳上晃来晃去,显得滑稽。小时候,他就被人叫作大头娃娃,那时候人们这么叫他多少是觉得他的大脑壳长得可爱;大了,比如说现在吧,他已经30岁了,在别人眼里却还像个大头娃娃似的,便可笑了。
在往常,每当张旭探出他的大脑壳来,小街对面都会有几个逃学的半大小子大声地冲他喊“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小街的对面有一家水果店和一家游戏厅,这些孩子都是游戏厅里的常客,玩累了,他们就站在便道上吹口哨、或者冲刚好从他们视线里经过的同龄少女发出“呃、呃”的怪声音。在张旭看来,这些不学好的半大小子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长得像是一根根蔫了的豆芽菜,可他们的嘴里却叼着香烟,摆出的姿势显然是从他们父兄那里学来的,处处透着做作与夸张。其实,往常这些半大小子喊他大头大头下雨不愁的时候,都没有下雨。但今天没有人喊他大头大头了,却似乎真的要下雨了。或许是今天的天阴得实在太厉害,对面的游戏厅也很萧条,只有老板站在便道上抽烟,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又看看伸出大脑壳来冲西头张望的张旭。游戏厅老板显然搞不清这个大脑壳家伙为什么要把自己搞成个长颈鹿似的;老板的表情复杂,他或许是担心这个家伙的大脑壳会从伸长的脖子上不小心掉下来。小街上只有不多的行人脚步匆匆地走,有人还在喊,快下雨了,快下雨了。话里透着一种久违了的兴奋跟不安。但即便是这样,张旭也没有想到会真的下雨,从前也有过乌云蔽日的时候,可最多也就是打几个旱雷,然后便该咋样还咋样了。这座北方小城原本就是很少下雨的,这些年,气候变得越来越干燥,下雨对小城的市民来说便显得愈发陌生;好像是上辈子经历的事情。就连从小城穿城而过的梦河也失去了河的形态,而沦落成一条臭水沟了,有一些不明身份的外地人甚至在裸露的河床上搭起了窝棚,并在那里养鸡养猪且放心大胆地生三个四个孩子。下雨,如果真的会下雨的话,对小城的市民来说是件足可以跟过年相提并论的喜事,有人一边快步走着一边还跟同伴戗火,说要是真下雨、的话他就请客吃涮羊肉,这人的话音没落地,豆大的雨点儿便落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