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着活着


□ 闵玉吉

  闵玉吉 女,生于彝良县城,现供职于彝良县文体局。
  
  我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走,向前走,路的尽头向右拐,再向前走,向前走,再右拐,过了情人桥,就是我工作的地方。
  一切依旧,没有什么不同。
  走到路口,依旧会听到左边的小店在清晨播放的“大悲咒”,拐角后依旧会看见邻家的哥哥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推开办公室的窗户依旧会瞥见穿白衫的老爷爷在窗台旁打拳。
  邻家的哥哥帅帅的、酷酷的,走着走着还会有劈刀断掌的姿势,练拳的老爷爷气色红润,一推一拿之间也颇有架势。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美好。
  而我工作的地方是我们家乡最美的地方,从门口顺着楼梯攀爬上去,见得到红色的三叶梅,红云薄雾般的湿润的堆切在半墙高的架上。
  再往上,右边的栏杆下面有大朵的玫瑰和月季,袅袅娜娜,身姿摇曳。
  再往上,拐角处立着大棵的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槐花开放的季节,风一吹,槐花雨便扬扬洒洒,飘得一身。
  这般,我便是踏着槐花雨露去工作,又引着玫瑰月季的香气和三叶梅的红归来的了。一切是那样的美好自然,令人遐思。
  再上去,有小叶榕树和石榴树,树木亭亭玉立,石榴花也开得热闹非凡。
  进去,便是我的办公室。
  我的办公室很向阳,推开窗户会有和煦的暖风微醺着我的脸,有明媚的鸟噪挠我的耳朵。我可以泡一杯我喜欢的茶,加些茉莉、玫瑰、菊花随便,甚至还可以加点柠檬或山楂或绿色的薄荷糖。我可以翻翻唐诗宋词或者小说,或者磨墨展纸,练练蹩脚的毛笔字,或者干脆淋漓尽致,来点泼墨山水,花鸟鱼虫。毛笔字太蹩脚,用宣纸是万万舍不得的,得用报纸先练着,练得兴起处,就放笔拿书,大声地念出来: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或者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知,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也可以是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念的是什么,全凭我高兴,念错也不打紧。然后凭窗凝神小思,看外面姹紫嫣红开遍。
  有时候也练自己写的小对:
  海纳百川能撑风霜雪雨舟只因胸中有天地
  鹏程万里可行辛酸苦寒路原来双目满乾坤
  我甚至更喜欢那句:
  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参禅;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
  但这不用笔写,也不用大声地念将出来,担心在笔下或口里不小心将真气泄掉,让这句话的意境变得干扁肤浅,只在心浮气躁的时候,闭目,聚神,置于胸中反复默诵,尔尔。
  路过那家念着“大悲咒”的小店,我也会在对面的墙角边驻足,听上一小会儿,却每每都听得心里郁郁,转身走开,然后暗暗的想,是自己心水不静还是红尘万丈太过迷蒙,就连佛前梵音在这里听起来也像是无聊的说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