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特型演员(短篇小说)


□ 刘跃利

  来人说话满口京腔。说要一个瘦子,高矮没关系,最好人长得丑点儿,不过也别太丑,像导演冯晓刚年轻那会儿的模样就成。

  有人搭话说,那可不好找。

  京腔又说,费费心,最好是半傻不傻的那种,让干吗儿就干吗儿。

  搭话人说,那样人倒有。

  京腔显然很兴奋,说,那您找来呀!

  搭话人说,好几个呢,看你想要啥样的。

  京腔说,那我就具体点儿说说,我这儿有个标准描述,我给您念念,您听着。

  京腔读文字的声音:皮肤像梵高那样苍白,面无血色,没有表情,目光暗淡呆滞,长发凌乱不整,嘴唇肥厚向外翻展,给人的感觉,犹如一个在奥斯维辛数年的犹太人,瘦如骷髅。

  搭话人一拍大腿,说,有了,简直照你说的扒下来一样。

  京腔惊喜地,是吗是吗?那劳您找来……

  搭话人说,还找啥呀,就在隔壁!小声点,他耳朵不聋,能听见。哎,有表示没?

  京腔说,没问题没问题,不过得先看看人哪。

  搭话人说,说的也是呵。

  隔壁开门关门。一阵杂乱的脚步来到门前,有人推门进来。

  推门人进来就说,喂,傻哥,别睡了别睡了,整天烀猪头似的,醒醒。

  我懵懵懂懂,傻头傻脑,不知要干吗。但我知道说话人就是刚才隔壁的搭话人,我有点面熟。

  推门人对京腔说,这家伙人还行,不过你得看紧点儿,别看他表面老实,人还有点臊,见女护士就傻乎乎笑。

  他这么说,我就嘻嘻笑,不是因为害臊,是因为他提到了女护士,这让我兴奋。

  京腔说,这很正常,男人吗,有点花心算个属呵。

  推门人有些急,说,你看中不中?要行就定下来,别的事儿我安排。

  京腔说,这这这太行了!简直太绝了,整个一被侮辱与被迫害的。成,没问题。

  推门人把京腔拉出房间。两人在走廊嘀咕一阵,之后是细细碎碎的一些声音。后来推门人重新推门进来,面带笑容,说,傻哥呀,你不总吵吵要挣钱吗,这回让你去挣几天钱,你去不去?不去我可找别人了。

  我一听要挣钱去,就一个劲儿地点头,说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挣几天钱!

  推门人说,以后说话小点儿声听见没?从现在起出去这个门你就听他的。

  推门人说时用下巴指了指京腔。

  京腔脸堆笑容,心满意足,得意地提高了声调,走吧傻哥,还愣着干吗!

  我对推门人说,不行,我得见见我妈,她来了看不到我该惦心了。

  推门人忙说不用不用,你妈那儿我会安排好。推门人又扭过头去对京腔说,你看他傻,还知道怕他妈惦记。

  京腔笑,果然是个傻哥,五十岁了还找妈!

  我稀里糊涂跟着京腔上路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