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敦煌遗书——长叹终千古


□ 韩悦思(大陆)

  藏经洞后来被编为第17号洞窟,它的门再也没有必要关上,只留下一个幽深而沉寂的口,仿佛不知道伤痛该从何说起。这个巨大的伤口,曾令陈寅恪、罗振玉们和千万国人痛彻心肺。敦煌吹过的每一阵风都是它们的叹息。
  
  
  公元366年,从哈密到关中的广阔土地已统一在前秦的版图之下,中国西北部常年征战的荒野获得了暂时的安宁。一位叫乐僔的和尚正在这荒野间行走,他相信,那看似没有目标的脚步最终会把他带向通往西方乐土的大路。
  此时他正翻过那命中注定的沙丘,到了一个命中注定的凹地停下来歇脚,他想他应该回头看一眼快要沉向鸣沙山麓的太阳,那壮观的日落将是他一天艰辛行走的犒赏。他果然看到了。目光所向,山峦发出万道金光,照亮整个天宇,大地沉吟低吼如同诵唱佛咒,三危山的三座危峰幻作三世佛的真容,在至纯至善的光明中向他显现。
  乐僔跪倒在地,泪水长流。他相信这是佛给他的旨意——这里是佛选定的地方,而他就是佛选定的人。他发誓要把佛给他的片刻的奇迹留住,在这荒山之上造一座无比绚烂的佛国,让千世万世的人都来这大漠瀚海之中朝拜它的荣光。
  乐僔开始四处化缘募捐,然后请来工匠,在峭壁之上开凿了这里的第一个石窟。从这开始,经过魏晋、隋唐、五代、宋、西夏,创造奇迹的运动持续了千年,峭壁上的石窟多达数百个,后来人称之为“莫高窟”。除了无与伦比的造型绘画艺术之外,这里还汇集了来自中原和西域各国的书籍文典,不同地域的人们用汉文、古藏文、回鹘文、梵文、于阗文、龟兹文、希伯莱文等等文字书写的他们的文明。那些写经——手写的经书,单就书法来说就是罕见的珍品,而那些雕工精美的版画和刻本,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印刷品。敦煌,正像它的名字所寓意的那样,盛大而辉煌,成为世界艺术之都和万国图书馆。
  时光流向了公元1002年。宋朝的春风尚能吹绿玉门关的杨柳,而西夏的铁骑却也不时光顾这里,搅起满天黄沙。出于某种神秘的原因,莫高窟的僧侣们忽然决定将阖寺的书卷统统藏起来。他们选了一个窟室,将书一卷卷整束好,仔仔细细地层层码放,好像怕将来打开它们的后人责备他们粗心似的。书堆满了,将室门砌上砖墙,刷上和周围浑然一体的泥浆,再画上漂亮的壁画。好了,完工了。僧侣们拍了拍手散去,一室的书开始了他们千年的沉睡。
  有时,偶尔会有几卷书在睡梦中醒来,黑得太久了,他们渴望在太阳下面,哪怕是月亮下面晒一晒他们美丽的纸张,他们将耳朵贴在石壁上倾听外面的声响,听到的是一千年的寂静。于是他们又沉沉睡去。直到公元1900年5月26日这一天。
  这时莫高窟的主持叫王圆箓,一个不识字的瘦小的道士,他雇一位姓杨的识字的人来抄写经书。初夏时节,莫高窟的天气已有些炎热了,16窟甬道内凉爽些,这姓杨的人便将桌案置在那里,每抄一会儿就停下来,用芨芨草细细的杆儿点旱烟来解乏,燃剩下的草杆儿就顺手插入墙缝,以备下次取用。谁知这一天,草杆儿竟一直掉到墙那边去了,用手一敲,墙壁发出空声。他赶紧跑去告诉王道士。俩人合力铲去墙面上美丽的壁画,扒开砖石,站到沉睡千年的宝藏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