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很抱歉,肉眼在太空看不到长城


一个普通人要跟宇航员杨利伟吃个午饭,聊聊他在太空舱里的生活,恐怕不比登天容易,但如果在佛罗里达的肯尼迪航天中心(KSC),游客不光可以与美国的退役宇航员共进午餐,还可以问他,“从太空中到底看不看得到长城?”
  
  走进肯尼迪航天中心,在就餐区附近,能看到一个用镜框镶起来的海报,上书TODAY’S ASTRONAUT: John Balha(今天的宇航员:约翰•巴哈),海报上的巴哈一头浓密的棕色头发,穿着一身橙色宇航服——巴哈不是今天要上太空的宇航员,他是今天要与游客共进午餐的退役宇航员。
  在走去餐厅的路上,我们一行人都在打趣说,和宇航员吃饭,他们会不会给我们吃宇航员在太空吃的食物?压缩饼干、抽真空米饭还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其实,午餐提供的就是普通的水煮蔬菜,炸肉丸、香肠、土豆泥和巧克力蛋糕,这些平凡的食物都是为了烘托这顿午饭最耀眼的明星,宇航员巴哈。
  要不是巴哈穿着一身表明“我就是宇航员”的蓝色连体服,谁都不会将他和海报上那个棕色头发的年轻人联系在一起,巴哈的头发已经斑白,肚腩已经在考验那套连体服中间几个钮扣上的缝线。这个大肚腩的宇航员,今年都快68岁了,在1980年被挑选成为宇航员后,巴哈在6次太空飞行中总共在太空中生活了161天,他曾获得了数不清的荣誉勋章也写下很多有关太空飞行器的性能和操控的文章……但那一天的午餐,巴哈不打算给我们讲机械科学和航天科技,他只打算给我们讲讲他在太空的生活,譬如回到地球上最怀念的就是在太空上睡觉,“在太空上睡觉那叫一个舒服啊,在地球这个有地心引力的地方睡觉,我们常常因为挤压到身体而睡不好,但太空里怎么睡都是悬浮在空间里,没有压力,就没有睡不好的时候。”那在太空船上怎么大便、怎么喝水、怎么洗澡?会堂里的小孩子都争先恐后地向巴哈提问,不愿意轻易放过这个宇航员。
  我们的朋友抢到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从太空船上,能看到中国的长城吗?”巴哈停顿了一下,说,“我真不知道这个说法从哪里来的,在我的太空飞行经验中,我们从来都没有在太空上用肉眼看到过长城,得知坊间有这个说法后,我们还特意在太空飞船上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但是很抱歉,肉眼在太空上看不到长城。”
  走出了午餐大厅,我们的问题迅速从“看不看得到长城”变成“看不看得到火箭”?因为我们已经踏上了肯尼迪航天中心的旅游大巴,向卡纳维拉尔角的39号发射场进发。在KSC的旅游大巴,我们就又都沉浸在巴士讲解员的连珠炮发式的讲解中。这位胖敦敦的讲解员Don,从我们踏进巴士,就开始讲解,“这个沼泽有一只美洲短吻鳄,看到了吗,就在那个角!前方这块草地就是所有宇航员登上航天飞机前拍合影的地方……”Don对于肯尼迪航天中心的一切似乎都了如指掌,这幢大楼不能进,那幢大楼的屋顶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儿,他把肯尼迪航天中心的故事一股脑儿全倒在那辆旅游巴士里,他快速又连接不断的话语几乎把全车人都淹没了,只要他一张嘴,那辆巴士的空间里就只存在着他的声音。
  当Don把肯尼迪航天中心的简介都说完,我们这趟巴士游也来到了终点,下车时,Don给车上的乘客每人送了一把小量尺,上面写着一句:“你如何衡量探索的力量,它是无穷的。”(How do you measure the power of exploration, it is infinite!)
  
  行走者语
  NASA: 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
  Kennedy Space Center:肯尼迪航天中心(KSC),位于美国东部佛罗里达州东海岸梅里特岛,KSC成立于1962年7月,是NASA进行载人与不载人航天器测试、准备和发射的地方。整个场地有567平方公里,当中有个游客中心供公众参观,其他大部分地区不对公众开放,因而此地也是一个美国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里头的沼泽常常能看到美洲短吻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很抱歉,肉眼在太空看不到长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