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是故乡明


我的父亲是个农民,戴月披星在他是经常的事,因此很喜欢月 光。高兴的时候,我听他唱过湖南乡下那种唱本上常有的开场诗,“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但他肯定不知道这还是宋代大诗人杨万里的诗句。 0 c2 j) I! W- [& B1 E) S0 x
正月新春,乡下有玩灯的风习,是一年中农民比较欢乐的时候。我家住在山上,难得有几趟灯上山来,孩子们走出门外,听到远处欢腾的锣鼓,多么想去看一看。 正月十五元宵节,这个晚上的灯最为热闹。我还未满四岁的那年元宵,父亲不知怎么来了兴致,对我说,“我带你去看灯”。我太高兴了,他提着我走,有时也抱 着。我家前面是一道山岭,山脊全是石头。没想到父亲只走到石脊上,就坐在一块石头上,说, “我们就在这里看吧!”我好丧气,这是山上,什么灯也不会来。山那边的天地比我们山里广阔,远处有许多村庄,只见一行一行的灯在那些村庄里出没,好像竞赛 似的,锣鼓响得特别热烈,还杂有连续不断的炮竹声,我多么想走近去看啊。——我们屋里偶尔也有灯来,当一列花灯在锣鼓声中从山那边出现时,孩子们高兴得跳 起来。灯列慢慢地走进堂屋,按一定的程式催来催去,这叫做“催灯”,是一种轻盈的灯舞。有一两个人拉着胡琴,三四个人唱着“调子”,唱的时候有的人秀声秀 气,有的人粗声大气;每唱完一段调子,锣鼓就响一阵。这样七八个回合以后,一声喊花灯分列两边,一头巨大的狮子从大门口爬进来。狮子是一个木制的狮子头, 身子是用白布缝制的,里面一前一后两个人,相互配合在堂屋中玩各种花样。这时候大铜锣,双铙钹,轰隆隆一齐响了起来,说不出的多有趣。可现在父亲只坐在这 清冷的山上面,我缠着父亲到山下村庄里去,但父亲不肯去。“太远了,这里也很好看嘛!”父亲说着,把我抱在膝头上。没有办法,我只能依他,心里痒痒的望着 远处。正月十五的月光,照着田野,照着村庄,照着山岭,特别地清丽明净。村庄里的灯列出出进进,锣鼓声此起彼落。当一队队的灯经过远方的山岭时,高高下 下,接连不断。灯火在月光下显得很小,也别有风致。灯列绕过山冈,看不见了,锣声钹声也渐渐隐去,只有清脆的小鼓却仍能听到,最后只留下满山满地的月光。 夜深了,父亲带我回家。那一晚我很不满足,但很奇怪,那情景却永远留在记忆里,而且越来越美,月光下的灯火永远在游动,锣鼓声 也永远在喧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