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起山冈


风是在山顶上起的。
  即便地理课上已经学过风的科学定义:风是空气从高气压区往低气压区的流动。他仍然固执地认定:风是在山顶上起的。
  风起的时候,他和两个表弟还有三个小侄子正在山梁上。山梁正中平整了一块与周围无序丛生的灌木荆棘格格不入的草坡,同他们一样熟谙地理的牛也时常涉足,并会遗落一些它们的排泄。三个小侄子从草地上每人提了一块干透的,圆乎乎灰乎乎,硕大如盆的牛粪饼,高高地举过头顶,叉开腿在坡顶并排成三个“人”字,等着他按相机的快门。
  他透过相机的取景框看见他们头顶的蓝天时,风起了,取景框里的蓝天晃了一下。
  风俯冲下山梁的瞬间很有劲,将三个小孩擎在头顶的粪饼刮脱了手,顺势把他们推了个趔趄。小孩们就顺着风势从坡顶往坡下跑。风在草坡上把他们追逐了几个来回之后顺着山梁滑到山谷去了。他清楚地看见风的去向,风一路上把金樱子和野梨花的枝条顺着山谷的方向撸了一下,又撸了一下。
  小孩们一直跑到坡底,一个接一个跌了跟头,连着跌了两三个跟头才踉跄着站住。他和两个表弟趴在一边冷眼瞅着,咧开嘴嘿嘿坏笑。一个小孩说我头晕,另两个小孩跟着说我也头晕,他说没事你们直走几步就好了。三个小孩刚迈开脚,不约而同又弓起腰啊啊啊地吐起来。他和两个表弟就疯似的笑,笑得肚子疼得在草坡上翻滚。三个小孩没吐出什么来,啊啊够了也跟着倒在草地上笑开了。
  在溢出的泪花里,他又看到了很蓝的天。天可真蓝!他说。
  又一阵风起,把他们的笑声裹住,顺山梁往谷底去了,把金樱子和野梨花的枝条又撸了一遍。
  风不长记性,总要在谷底盘桓很久,四面都是山,它轻易找不到出去的路。
  谷底是坦坦荡荡一大块洼地,绿莹莹地长着很浅的草,浅得连马蹄都没不了。每年雨季,大水会淹没整块洼地,将洼地淹成方圆数百亩的大湖。便没法种庄稼,只能任它荒了养草。倒成了个很好的牧场,附近村庄的牛都往这里汇合。偶尔碰上两头公牛同时看上一头母牛,就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戏可看。也说不准,有些牛是外强中干的软蛋,还没开打,就被撵得蹿上山去了。真正角斗的时候,往往有老人远远地吆喝着赶过来,用荆条将它们抽开,扫人兴致。老人总是比年轻人精于盘算,真要斗起来,倒是过了眼瘾,只是结局常常两败俱伤,损了两个重要的劳力,太不划算。
  洼地紧挨山根的角落藏一眼深潭,潭水蓝幽幽地泛着黑光,像一只阴冷诡诈的独眼。天空连一朵云朵都没有的时候,顺着太阳的光线,可以隐约看见幽秘的水下白森森地龇着尖利的牙。即便是村里最老的老人也从未见过潭水枯竭,因为它连通海底的龙宫——每年农历七月十四的鬼节,总能听见锣鼓铙钹的铿锵闷闷地排水而出,这便是明证。水底的洞穴还隐藏着凶狠的护潭灵犀,有人曾经在月明之夜亲眼见村里最强壮的黑牯牛和身披银甲的灵犀鏖战一夜一昼未决胜负。没有人敢对此心存质疑,每一个人都对水潭敬若神明。
  雨季的时候,大水从潭眼里漫出来,只一夜,洼地就被淹成大湖。之后接连两三个月,他和表弟以及几个侄子就把游乐基地从小河边迁移到了这里。
  小河里栖居着很多肥美的鱼虾、田螺和河蚌,它同时蓄养了大群的水蛭。水蛭会悄无声息地钻进水牛和小孩的屁股眼,并且赖在这温暖而湿润的穴里,直到把他们的血吸尽。因此他和表弟们在河里摸螺的时候,必须每隔四五分钟相互检查一下屁股眼。终究这里是它们的地盘,当江表弟惊恐万状尖叫着从裤裆里扯出一根软物时,一条水蛭已经偷袭得手,在他小鸡鸡的脑门上嘬了一个鲜艳的血孔。泛着血色的鼓胀身条蠕动着,甚至比他的手指还要粗壮。这条过分贪婪以致即使放回水里也不能迅捷逃脱的水蛭最终为此付出性命的代价,被愤怒的孩子们用棘刺钉在干硬的泥地上,施以暴刑。
  这个季节性的大湖没有足够的时间培育水族,大湖虽然因此冥寂了些,倒更显得安全和祥和。太阳的光线毫无遗落地穿透水面直达湖底,水底的草酽酽地绿起来,像一张毛茸茸的毯子漫无边际地铺展开去。充满阳光的湖水明晃晃地拓展出天空一样旷阔的疆域,这在视觉上很有大海的模样。风在水面盘旋的时候,他们可以清楚地看见风和云的影子像鳗鲡一样在草毯上滑过。像海豚一样不停追逐风云的影子,比在河里摸田螺和河蚌快乐许多,他们因此总在湖里耗费整日的时光。非要到快虚脱,他们才肯爬上岸,猫腰摸到山脚的花生地里,偷偷拔扯几大把花生,又飞速逃回到水中央。然后把两条裤管绾了结,浸湿水,往空中用力一扑充饱气,勒紧裤腰,就成了一个挺立在水面的“V”形浮筒。这样,他们可以像骑牛一样骑在上面,或者把脑袋枕着裤裆仰卧在湖面,安逸地剥花生吃,甜嫩的花生如果不及时咽进肚里,奶一样的浓汁就会顺着嘴角一直流到耳根,淌到裤裆上,漫洇在湖水里。
分享:
 
更多关于“风起山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