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处女作《日月》


《日月》是我写的一个短篇小说,由《北京文学》1992年第8期发表,就此成就了我的处女作。
  发我小说的责任编辑名叫赵李红,是个年轻女编辑,温文且知人达意,我很感激她。
  当时我在八里庄南里鲁迅文学院进修为期三个月的文学创作短训班,很神圣很忐忑很悲壮很大义凛然地把稿子寄给了《北京文学》,而后等消息。当有一天终于接到电话说叫我到《北京文学》谈谈,说实话我晕了,我的文字竟然要见刊了,而且是在《北京文学》,很长一段时间我惶惶然且幸福着,毕竟是很吃过些文学苦头的!
  很多年过去,文学之于我成了一种情结,动辄诉诸文学的愿望始终折磨着我,几至成为病态。其间是写过一些东西,恐是够结一个集子的,其中一个中篇小说《王土》甚至还被《山西文学》发了头条。但此后我十余年没写东西,不是不想写,是人消极了,人和生活共同出了毛病,生存成了至关紧要的事。但不写作更痛苦,干什么都厌烦,脾气也越来越坏,心想,既然那样揪心,还是写吧,反正什么事都是人干的,不然非折磨疯了不可。就又拾起笔,朋友老霍说,你订《北京文学》吧,《北京文学》扶持新人,还给修改稿子。于是从头收拾旧河山,再度进军《北京文学》,但愿《北京文学》能够垂青于我,圆我文学之梦。
  我是山西晋南人,家住黄河边,可以说是喝着黄河水长大的。由于是50年代生人,上高小时“文革”开始,就此离校,以后再也没有进过学校门。《北京文学》发表《日月》时后面有一段作者简介:王玉峰,男,小学学历云云。我记得当时我对赵李红责编说,我是鲁院学生,应该是大学学历。赵老师笑笑说那不算。我于是迫红了脸。我十六岁参加工作,下过十年井,应是矿工出身,但我后来成了一名音乐老师,还自己建了一所音乐学校,我便算是校长,很可笑是吧?可是在我们那个年代就是这样,许多人一边维持起码的生存一边自学,也就是一边贫穷着一边奋斗着,自卑且自傲着,希望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后来总算会写了,也有作品发表了,可是社会改革了,大家都奔钱去了,文学作品没人看了,写作成为笑柄,成了穷酸的象征。很长一段时间生存和写作成了一件尴尬事,叫人哭笑不得,结果是钱也没挣下写作也写不成,人反倒变得疯疯傻傻了。好在社会经过几十年改革,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人总算能吃饱饭了,文学一事作为上层建筑又出来做高屋建瓴了。于是我便又蠢蠢欲动,又要写作了,又想当作家了。我坦言我喜欢文学,我也诅咒过文学,文学叫我欲罢不能,但我不后悔,毕竟我奋斗了。在奋斗的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知识,掌握了很多技能,变得聪明和文明,这一切均在我的社会工作中得到体现,这大概是文学的另一功能吧!
  就在写这篇文字之前,我收到了《北京文学》2010年第一期,我说我就要寄稿子给《北京文学》,希望编辑老师能给我以批评指正。当然我更想在《北京文学》发表作品,使我有生之年不再遗憾。我还想说我要从《北京文学》出发,完成我的写作旅程,以偿夙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