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哈市人民的幸福不如毛毛雨


□ 文/聂武钢

  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可摊上哈药集团制药总厂(以下简称“哈药总厂”),对哈尔滨人民,尤其是南岗区人民来说,不幸是一样的,那就是得多年忍受污染的煎熬:十几年来,年年被哈药总厂用污水、废气、废渣进行水陆空立体侵袭。今年“六五世界环境日,哈药总厂被再次曝光,其产生的“废渣直排河流,硫化氢废气超标千倍”。即使在夏天,周边不少市民也白天戴口罩,晚上不敢开窗,忍臭多年。

  2005年5月《黑龙江日报》的报道中就称“哈药总厂的气味污染—直是其周边群众关注的热点,环保部门每年接到的投诉很多,也是人大、政协提案重点问题”。人大、政协均已介入,相信这几年相关部门_直想管和在管,污染却越闹越烈,说明管得很失败,其间必然交织着权、钱的博弈,最终是GDP类的政绩论完胜。联想到河南莲花味精厂,摘掉过“污染大户”的帽子后不久,2005年即因偷排污被罚款1 200多万元,2004年6月《经济半小时》再对其偷排进行了报道,纵容它的幕后大老板无非是当地主政者,主导思想也无非是GDPa

  哈药总厂属有钱的大公司,2010年销售额过百亿元,广告费如倾盆大雨,达到5.4亿元,环保投入则如毛毛雨,全年11960万元,为广告费的1/27,厂区大标语“治理环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显然给外来人看的。

  企业赚钱,政府收税,各取所需,两全其美,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哈市人民,却“责无旁贷”的变身为治污成本压缩的受害者,企业省下的治污成本华丽转身为利润和税收后,人民就得生活在污水、废气、废渣的阴暗中,幸福指数急剧下降——环境是决定幸福感的最主要指数,被污染的天空下能有多少欢乐和幸福可言?

  在法的层面,处理哈药总厂很简单,早已有法可依,《环境保护法》第39条规定“对限期治理逾期未完成治理的企业事业单位,除依照国家规定加收超标准排污费外,可以根据所造成危害后果处以罚款,或者责令停业、关闭。”哈药总厂多次不能在期限内完成治污,那么等待它的理应是停业,或者关闭。可因为执法者出于种种原因的溺爱和纵容,让它多次死里逃生,并畸形壮大,更滋生了蛮横与懈怠,敢于与政府对垒和讨价还价。

  除了法的层面,我们也需要从行政体制、执政理念层面来检讨,美国著名的公共行政学家德怀特,瓦尔多指出:‘哉们的福利、幸福以及个人生活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围绕和支持我们的行政机制工作的好坏。”此案例至少说明哈市防污治污板块的行政机制不佳,或者说,很糟糕。

  此外.我们还可得出更深远的结论:虽然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可哈市执政者并没有真正的把人民放在心中,把人民盼幸福放在·过L,与国家执政理念背道而驰,与本届中央政府和总理的“让人民幸福”的执政理念相去甚远。

  2010年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讲述201 0年政府8项主要任务后即专门总结强调,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今年2月27日,温家宝总理接受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联合专访,同海内外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时,对幸福做了更深的阐述,他在回答“幸福的标准是什么”的问题时,强调说,“对于幸福的理解和标准可能人们都有不同,自己也曾经讲过关于如何使人有尊严和幸福。我不想再重复过去的话,我只是说如何人们生活得舒心、安心、放心,对未来有信心。”

  “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人们生活得舒心、安心、放心,对未来有信心”,总理言简意赅,一言中的,那么,哈市的领导者,包括全国许多还在纵容污染的广大城乡,又在如何背离这些指示?在追求幸福、有尊严、有信心生活的过程中,杀鸡取卵式的粗放式发展,在温饱解决的小康时代,除了为官帽争取筹码,早巳不能提高幸福指数,边际效益越来越低,更巳成民众幸福的最大杀手,早当禁和罚矣1!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哈市人民的幸福不如毛毛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