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砖窑事件:根子全在吏治上


□ 韩石山

  山西一出个什么事儿,外地媒体的朋友,总会来个电话或是发个电子邮件,要我写篇文章,谈谈感想,弄得我很没面子。好像我不是个山西居民,而是他们早早安插到山西的卧底似的。即如这次,我在北京刚看了报纸,知道山西出了“黑砖窑事件”,一回到家里,妻子就说某报的某小姐来电话了,让你写“黑砖窑事件”呢。我听后叹了口气,随即也便释然,谁叫你生在山西、长在山西又工作在山西呢!
  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次的黑砖窑事件,就发生在我的家乡。且看下面这两则报道:
  参与解救张胜利的家长张华凌(化名)告诉记者,5月11日上午,她和另外几名家长在临晋镇赵窑窑厂发现了两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其中一名抱着她的腿恳求带他离开。同行的临晋镇派出所一刘姓副所长却坚决不让带走。此时,另一名家长通过个人关系叫来几名武警,才将张胜利在内的4个人解救了出来。目前,赵窑窑厂的三名工头已被警方扣留,窑主岳西山在逃。(6月15日东方网)
  柴伟12日在运城市永济县临晋镇接受了媒体的电话采访,之前,他们几人刚从该县栲栳镇过采。“现在,到处都看不到小孩了。”柴伟说。现在的砖窑,基本都不让他们进去了,就算能进去的,也看不到小孩。“我们怀疑,孩子是被转移了,有可能被运到别省的工场去。”柴伟说。(6月13日新华网)
  前一则里,那个“临晋镇”,就是我老家所在的镇子。文中提到的赵窑窑厂,应当写成“赵窑村砖厂”或“赵窑村砖窑”才对。这个赵窑村,离我老家不过五六里,我小时候曾去过。后一则里,“运城市永济县临晋镇”,应当是“运城市临猗县临晋镇”,那个栲栳镇倒确属永济县(早改为永济市了),在临晋去永济的半路上,我也去过。就是核心事件发生地的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镇,也多次去过。
  过去山西出事,大都是煤矿爆炸、塌顶之类,地方多在中部和北部,看看山西几个国营大矿的所在地不难明白。那里有煤,才建了大矿,也才有了许许多多的小矿。这次则不然,出在没有什么煤矿的南部。像我的家乡一带,周围几个县里,就没有一个煤窑。料不到的是,没煤窑的地方也会出事,还是这样惨绝人寰的大事!
  看了报道,外地人义愤填膺,我也一样。毕竟更了解些实际情况,除了义愤之外,还多了几分的无奈,几分的沮丧。报上的文章中,有的说是地方政府监管不力所致,有的说是国家法制不健全所致,都不能说没有道理。可是从另一面说,为什么别的地方没有发生这样惨绝的事件,偏偏就发生在山西,还发生在向称文化较为发达的运城、临汾一带?
  这也是有原因的,历史的,现实的,都有。只说运城一带吧。我小的时候,当地人是不做烧砖这类“贱业”的,砖窑全是河南人开的。我上中学的时候,学校旁边就有个砖窑,窑主就是河南人,他的儿子是我的同学,还是多年的好朋友。砖窑所在地,多在沟边或撂荒地里。砖窑即为其私产。现在的土地政策变了,外地人钱再多,也不可能在当地买地开砖窑,只能是当地人开了砖窑,再承包给外地人。砖窑占地甚多,国家又明令不准,谁能开砖窑而村人无奈又不受查处呢?只能是村里有权势人物了。
  比如洪洞县曹生村的砖窑,就是村支书王某的儿子开的,又承包给河南人衡庭汉。当地人绝少在砖窑于活,那么其劳动力只能是从外地招募了。这样恶劣的劳动条件,这样低贱的生活待遇,正式招募,肯定没人会来。于是便有了人贩子从中提供。人贩子的本事是什么,不外坑蒙拐骗乃至动武掳掠。6月15目的《新京报》上有个“黑砖窑场暴利链条”,依次是:人贩子——窑场主——包工头。实际上应当是:权势人物——窑场主——包工头——人贩子——工人。倒过来也一样。权势人物和窑场主,常是二者合一。最大的获利者,是包工头,最苦的只能是或拐骗或掳掠而来的工人,尤其是那些青少年了。
  这一现象,绝不是近年来才有的。什么时候最烈呢?恕我直言,各地大规模的城市(镇)建设开始之后。城市(镇)建设最大的项目是盖楼房,楼房用料除了钢筋水泥之外,就是砖头了。山西公安厅一位负责人说,黑砖窑现象上世纪90年代就存在了,说的绝对是实情。
  现在我们知道了,中央有关部门早就有明令,不准烧制这种实心的黏土砖。看看曹生村的这个砖厂的情况,就知道洪洞县还是执行的,报上说:“这个砖窑是一个无营业证、资源许可证、税务登记证的家庭作坊式砖窑,建在曹生村支部书记王东记院内。”若是政策允许,以村支书的权势,还搞不到一套批准文件吗?国家规定农村宅基地不超过三分,支书家的院子可以开砖窑,你想一下该有多大。再就是,许多人都说了,支书家有这样的黑砖窑,镇政府的人能不知道吗?像这类黑砖窑,洪洞县绝不会只这么~家,县政府的人能不知道吗?公安厅的负责人不是说了吗,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