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造型艺术教育谈


□ 吴卫卫

  我国近代的造型艺术教育始于上世纪20年代,主要以欧洲的写实具象造型方法为主。以蔡元培、刘海粟、林风眠、徐悲鸿等一代宗师倡导的造型艺术的教学理念,开创了崇尚理性与感性、写实与写意、情感与精神、形式与个性的表达方式,并成为当时造型艺术教育的主体精神。然而,到了上世纪50年代,由于政治与意识形态的原因,我国的造型艺术教育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即:完全奉行前苏联的一套教学方法——契斯恰可夫教学体系。该体系由于过分侧重科学的认识论,而使艺术的表现天地变得窄小,形成了非常单一的表现形态。美术教育中应该注重的创造性、审美性、表现性,以及主观感受、精神体验、个性表现等等严重缺失。
  这种状况,一直延续了几十年。自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的造型艺术教学开始出现多元而开放的态势,往日的教学模式遭到质疑,各种批评话语、各种文化思潮以及东西方文化的交流,都对中国的造型艺术教学具有积极的影响和推动作用。吸纳或接收各种教学方法与造型方式,尤其是思维方式的改良,使造型艺术教学呈现出新的生机。然而,由于过去单一教学模式的时间太长、影响太深,致使现今仍有不少艺术院校停留于过去的教学模式之中,特别是在造型基础的教学中显得尤为突出。其原因是:几十年来“契氏”的“遗传基因”在起作用,一代又一代的教师都是它的传人,他们难以在教学理念上和实践中寻找到一套可行的办法,形成有成效的教学方法。此外,在学生方面,从高考前“正规”学画的第一天起,就被指定以明暗方法来忠实地描绘自然物象,上了大学后,又花了很大功夫来打这种“扎实的基本功”,因而极易使学生的注意力过多的集中于对自然的“真实”反映;极易使他们在不自觉中把模仿自然当成了艺术的主要目的,而对造型艺术的审美内涵和艺术表现却知之甚少。
  如何突破旧体系的束缚,拓展新的教学思路,使学生在学会描绘客观物象的同时更为注重审美感受与审美体验,并逐步提高审美思考能力与审美判断能力,以创造性的思维方式与表现语言来反映客观物象。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吴作人先生对此曾有过精辟的论述,他认为:“在学美术的基本锻炼里要有基本功与艺术表现的两个概念,但不宜把二者孤立起来或截然分开,而应把二者统一起来。要指导学生从一开始起,就在反复的锻炼中,渐渐学会心、手、眼的并进,学会观察生活,理解造型规律,从整体深刻地反映形象,特别是不要无动于衷而是热情洋溢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事实上,对形体准确性的把握,并不妨碍学生注重内心的审美感受与审美追求。如果在教学中加强这方面的引导,就能使学生明白基础造型与艺术审美之间的关系,并在实践中不断加强艺术感觉和艺术趣味,使每一次习作都能有较强的目的性与主动性。通过不断的艺术实践,学生内心的感受和追求会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善于将自然物象归纳在主观表现与审美追求之中。因此,应该确立这样的观念:在学习基础造型方法和技能的同时,就应该有审美意识的存在;在研究造型的规律性问题和技术性问题的同时,就应该融入对表现性语言的探索。从而使造型艺术的训练成为造型美学的训练。
  如何把艺术的思维、想象、创造与审美贯穿到整个教学中,渗透到学生的整个意识里,使他们把探索美、发现美、表现美逐渐地变成一种本能。这是艺术教学面临的重要任务。有必要从大学一年级起的最初教学阶段就把审美感受、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的思维溶入造型训练过程中。如果说得具体一点:教师应该要求学生从构图开始就去探索和架构美感。譬如:可以根据对美的感受和主观愿望来改变物体的大小明暗,并追求构图上的新颖别致,甚至可以采取超现实的构图布局,也可以突破一般纸张的开页尺码。在画色彩时,可以改变单块颜色、调整整体色调、加强对比或着重和谐。在画明暗时,可以超越明暗关系的“正确性”,上升至明暗表现的“艺术性”,从而使明暗形成有意味的明暗、有情感的明暗、有意境的明暗。在画线条时,可以使线条反映客观物象的特质,使线条成为性格、情感的载体,使线条与其它造型元素相结合。另外,也可以使用各种工具和不同材质来形成有新意的表现语言。总之,要以多样的审美取向和积极的探索精神,促进和发展创造能力、想象能力和艺术能力。事实上,单一的技法传授并不能造就艺术家,艺术家是通过艺术的训练,艺术的思维和创造性的实践来成长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