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知心网友


□ 文 瑾

  一年多来,我心中活蹦乱跳的影子莫过于我的几位知心网友了。在此,我想用文字把他们记载下来,也算作对网络朋友的一种珍爱吧!
  “沉淀”,他属老鼠,沈阳人,原沈阳大学的高材生。他说过,他的语文和英语水平曾在大学年级里名列前茅。在网上,他若即若离,却咄咄逼人。我与他邂逅于“网易”聊天室,那一次聊天便决定了我们一生的友谊。
  在与他聊天的日子里,我对他总的评价是:睿智、高傲、多才、盛气凌人,有时简直是不可思议;可有时却又那么温柔且善解人意。正是他这样的两面性格才吸引了我,谁都不会相信,我与他聊天,更多的是有一种征服的欲望。
  2004年3月27日,我在市第三人民医院做了胆囊切除手术。七天后出院回家养伤,妈妈和婆母两个老人都来看望我、关照我,和我一起聊天做伴,并帮助我接待来家看望的朋友们,我觉得很幸福。那些日子,我的干女儿也不时跑过来伺候我,她和我说起了网络故事,进而把她的一个QQ号码给了我,并怂恿我上网聊天,她说网络中真的很有趣呢。经她这么一忽悠,4月8日,我便开始品尝网络的乐趣。那些天,我的伤口很疼,天生乐意为别人考虑的我在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老人们为我担心。所以,白天里除了和老人们说说话、吃吃饭之外,其余的时间几乎都泡在网上了。
  在“网易”聊天室的“办公室情绪”里,我取名为“魏国夫人”。一个叫“沉淀”的男子先发话给我:“你是从战国的墓地里钻出来的么?”这话使我好笑又好气,我回道:“你是始皇帝啊?”言来语去,我们聊得很幽默,也很投机。不打不成交,我们带有文史味道的争执和辩论,注定了我们可以成为好友。
  有一天中午,我们依旧在“网易”聊天室里聊着。
  他问我:“你们北方的天气怎么样?”
  我说:“桃李缤纷,万物复苏。”
  我问他:“那东北的天气咋样呢?”
  他说:“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他的话如同磁石一样深深地吸引着我。
  他接着说:“夫人,你加我吧,我们到QQ里好好聊好吗?”说完就把他的QQ号发过来。
  几天后他问我:“你怎么还在我的陌生人里啊,我都加你五本次了,都没有消息返回,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呢。”
  我说:“我是刚开始上网的,我不懂啊!”
  他说:“穿过你发的我的黑手呵呵,我就温柔一次。”
  于是,他耐心地一步一步地教我,也许正是那天,我们便互相加为好友。
  在没有上网的时候,只知道网络是个虚拟世界,我觉得是不值得投入“心血”甚至感情的。所以,我在网络中尤其是在和“沉淀”的聊天中表现得从容自若。
  在QQ里,我把我的网名改为“丑丑夫人”。从此,我的心在网络中飞翔。
  下面是我们开始聊天时的一段真实的对话:
  丑丑夫人:“我的名字是随意取的,是不是特没诗意?”
  沉淀:“我不喜欢冥思苦想的,喜欢灵感带来的名字。”
  丑丑夫人:“你与朋友聊天经常涉及的话题是什么?”
  沉淀:“我喜欢聊些现实的事情,毕竟诗词之美代替不了生活之真实。”
  丑丑夫人:“生活中的你最喜欢做些什么?”
  沉淀:“我真心关注一些能真实地改变我们每个人的事情,比如一些实用技能的提高,一些游历之美的风光。”
  丑丑夫人:“那你都去过哪些地方啊?”
  沉淀:“去过两湖地区、北京、江西吧,我去的地方很有限的。”
  丑丑夫人:“说说你游历之后的感觉好吗?”
  沉淀:“其实男人心态很正常的,最美丽的文字就是恰如其分的语言,最感染人的也许是乐观的一笑呢!”
  丑丑夫人:“我觉得你们东北人不仅直率,而且幽默风雅,无论谈吐或者做事。”
  沉淀:“儒雅之人是可以在言行中让别人感知的,也许那是一种沉淀之美呢!呵呵!”
  丑丑夫人:“我是想问你,你是如何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的?比如读书等。”
  沉淀:“我喜欢读书,业余时间可以多读书并加以领悟,多与智者交谈并揣摩各种语言艺术,那是一种可以登大雅之堂的学问,你说呢?”
  丑丑夫人:“读书固然好,我也喜欢。但我对读书以外的枯燥的业余生活感到很迷茫呢。”
  沉淀:“感受生活有许多种方式呀,比如运动也是流动的文学的。比如游泳,有时一种淋漓过后的舒爽会让你为上天带给我们的种种奇妙感觉而感动,那就是做人真好,健康真好!享受点真的生活,不要为读书而读书!”
  丑丑夫人:“平日里我的社会交往比较多,把时间大多都占用了,我又不会拒绝,怎么办呢?”
  沉淀:“无钱莫入众。没有别人那样体闲就不要与休闲的人在一起,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不要把自己有用的时间同别人的休闲时光一起度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