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额尔古纳河之夜


□ 李克坚(蒙古族)

作者简介:李克坚,蒙古族,1957年生于河南省郑州市,曾是插队知青,亦入伍服兵役。后在北京做过十多年文学编辑,现居香港,从事绘画及儿童文学出版工作。

  额尔古纳河是黑龙江上游一条主要的支流。在夏季一个漆黑沉寂的夜晚,我独自在河边长时间地徘徊,饱受蚊虫的袭扰。

  同黑龙江一样,额尔古纳河也是中俄两国之间的界河。那晚,我住在河畔一个名叫“室韦”的小镇。

  室韦镇位于呼伦贝尔草原东北方的外沿,距离最近的城市——海拉尔市也在三百公里开外。我粗略地测算过,室韦镇的地理位置与我现在居住的香港相差三十个纬度,直线距离约三千五百公里。当我辗转换乘各种交通工具,逐步进入草原深处,向室韦镇直奔而去时——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到达如此偏远的北方——我感觉到的不是距离上的遥远,却是情感上的亲近。这种情感发源自一个古老的血缘。

  我的祖上是蒙古人。作为蒙古后裔,对额尔古纳河这个名字,不能不产生亲切之感。据《蒙古秘史》所载,蒙古人最早的栖息地就在额尔古纳河沿岸;在一个约定的日子,各个部落一齐行动,冲出额尔古纳河谷,冲向北亚广阔的草原。这次事件的具体日期已不可考,只有一个小插曲:其中一个部落没有按照约定时间统一行动,而是单独提前开拔;因为走得太匆忙,不慎踢倒火炉,烧伤了腿。此后,这个部落的男人都患有腿疾,算是受到违约的惩罚。所幸,我的祖先不属于这个部落。

  蒙古人最早的故事,始于额尔古纳河。可以说,额尔古纳河是蒙古人的圣地。

  我到额尔古纳河去,并不是要考察早期蒙古人的生活方式或社会体制,也不是要去考证某一历史事件;甚至不是为了要在河谷里挖掘出一把生锈的蒙古刀或铁箭头之类的纪念品。我纯粹是被额尔古纳这个名字所吸引,想亲眼看一看这条雄伟壮丽的河流;想嗅一嗅河面上吹来的风,踩一踩河床上的泥土。

  从海拉尔市出发前往室韦镇,要穿过半个呼伦贝尔草原。越野车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行驶着,一条大路从身后的地平线延伸而来,再往前面的地平线伸展而去;因为透视的关系,脚下宽阔的路面,越往远处越窄,最后消失在地平线上。草原是由多种植物组成,色彩纷杂。远处平缓的山坡上偶尔有一些农场种植的春小麦,已近成熟,呈一条一条的金黄;更远的小山,则是灰蓝色。

  草原空旷、辽阔、淳朴、自然,所能见到的人类建筑物只有两样,一是见不到尽头的路,二是见不到尽头的电线杆。路是躺在地上的,而电线杆是一根一根地立着。木质的电线杆涂着黑色的防腐涂料,摄影爱好者喜欢用长焦距镜头拍摄这些电线杆;在镜头把距离压缩之后,看起来电线杆排列得像篱笆墙一样紧密。

  现在居住于呼伦贝尔草原的,有蒙古、鄂温克、达斡尔等多种民族;而蒙古族又有多个支系,其中一支称作布力亚特。布力亚特人祖居地在贝加尔湖沿岸,后因不堪忍受俄罗斯人的欺压,一部分族人长途迁徙到呼伦贝尔。不过,至今在他们的生活习俗中,还保留有俄罗斯遗风,比如他们家庭中使用的俄式茶炊、还有,布力亚特人使用的马车是俄式的四轮车,而非传统蒙古的两轮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