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漂白


□ 罗伟章

漂白
罗伟章

舟城晚报社在舟城市中心,最近三年,编辑记者大换血已历两次。年轻人都千方百计往省城成都跑。舟城离那片沃野千里粟富粮多的广阔平原有两百公里,在什么都提速的时代,这点儿距离实在算不了什么,可生活状态却天悬地隔,成都人在想一百万元的时候,舟城人只要有十万元就心满意足了,成都人准备出国旅游的时候,舟城人只要去了趟北京上海,就算见过世面了。说起来,舟城也是川东北有着千年历史的老城,但它怎么能与省城相比呢。
除几个老总,只有编辑部主任陈其光和副刊编辑余简最能稳住阵脚。余简是个啥都无所谓的人,前一分钟还在跟老婆打架,脸上被抓得红艳艳的,后一分钟就又坐在报社大院的黄桷树下跟人下棋了。陈其光却与他完全不同。陈其光没动,是因为他不想动。从名牌大学新闻系毕业后,陈其光本来可以留在大城市,但他坚定地选择了舟城。他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舟城的方言土语以及穿城而过的清溪河,早就在他血管里流淌,要他到别的地方去过一辈子,他真还觉得不可思议。那是一种没根的感觉,他不喜欢。他一回舟城就进了晚报社,以其出色的策划能力,迅速立稳脚跟,不到两年时间,就被提拔为编辑部主任,要不是因为两个副总都没到退休年龄,二十九岁的他早就是副总了。陈其光不想动,他妻子夏小雪也不想动。夏小雪是晚报社财务科职员,自从四年前嫁给陈其光,她就习惯于在人们赞许和尊敬的目光里过日子了。这么美好的一切为什么要改变呢,到一个新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凡事都需要重起炉灶,犯得着吗?夏小雪说,成都算什么呀,成都又不是纽约!
人们理解余简,却不理解陈其光。财务科的几个女人总是说,小雪,你家其光还泡在这里干啥呀,要是我男人比得上他一根幺指拇,早就去成都了!夏小雪的回答是: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吧。余简的老婆王淑坐夏小雪对面,像耸在对面的一堵墙——王淑不仅身坯子宽,嗓门也大,说话像倒竹筒,听了夏小雪的话,她把桌子一拍:屁!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不相信你们两口子不是人!这话很锋利,往往把夏小雪割伤,弄得她哑口无言。
夏小雪把同事的话说给陈其光听,陈其光一般不予理睬,如果夏小雪实在需要一个态度,他就说:女人么。夏小雪说我不也是女人吗?陈其光嗤一声,说女人也要分出许多境界。夏小雪喜欢听这样的话,这证明陈其光从感情和理智上,都很把她当一回事。
话虽如此,夫妻俩却并非没有不舒坦的时候,想想三年前,也就是舟城——特别是晚报的年轻人向成都大迁徙之前,谁不是见到他们就目光发亮?谁敢说陈其光呆在晚报社是“泡”着?
暗地里,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光鲜体面的生活已经流失了一部分,而且还在继续流失。
这不可避免地给他们带来了失落感。陈其光的失落感更重些。他虽然只是编辑部主任,但以前老总们都非常重视他的意见,他策划的选题,领导只是象征性地过一下目就批了,手下的人更不要说,哪怕比他年长二十岁,跟他说话也恭恭敬敬的,至于那些刚从学校毕业的“新毛团儿”,比如和他从同一所大学出来的小学弟武小强,说内心话,陈其光基本上没把他往眼里搁,想怎么批评都行——可现在不一样了,不知是不是因为过于频繁的人事变动使领导也有些静不下心,陈其光提的方案,尽管也不挑剔,但响应得远不如先前热烈;手下虽依然敬重他,但眉目间的谦恭却没有了,当他否定武小强的想法时,武小强甚至敢于跟他辩论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