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碎屑,或捡拾碎屑


□ 徐 迅

  尽管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经熟悉,但谈不上真正了解——其实,认识她最为简捷的方式是读她在网络上精心编辑的《薛舒文集》。那上面有她全部的文字、她的文学主张、她生命的喜悅和疼痛。在网络上,她开了三个博客。这就使我诧异于她是一位网络文学的痴迷与受益者。然而。不是。使我更为诧异的是,她的小说所流露出的先锋气息、南方的情绪与弥漫的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文学况味及叙述风格,其中枝蔓横生、从容老练以及叙事穿插的变幻莫测,都让她的作品迥异于当下流行的一些现实主义叙事方式,更远非一般的网络文学能比,叫人疑心她的写作脱胎或者得益于那个时代的文学记忆与营养——实际上,她的写作仅仅只是起始于这个世纪的初年,也就是说,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她就以自己的才华、天赋与勤奋,使自己的创作风格有别于同代作家,这当然不得不让人吃惊与钦佩。
  “我是碎屑,我是捡拾碎屑的人,我看一眼周围,我发现我的世界充满美味的碎屑。”这是薛舒关于创作的“小说家”言。很小的时候,她父母和她自己都没有一个让她当小说家的梦想。父母望女成凤,“逼迫”她去学习手风琴,她表面上唯命是从,心里却萌发了当一名歌唱明星的愿望。可结果总是阴差阳错,她大学学的是企业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却从事的是旅游专业的教学。只是因为有过三年音乐学院民族声乐的学习,她倒真的成了一名地道的歌星,在那些青春飞扬的日子里,她的歌声宛若生了翅膀的精灵,飞翔在上海这座美轮美奂的东方大都市的上空,因此获过上海业余青年歌手大奖赛一等奖的桂冠,有着“薛祖英”及“小王玉珍”之称。20世纪很快过去,或许是世纪末情绪的蔓延,让她跌进了理想与现实的“紧张”关系之中——于是,在一个午后或者一个上午,她突发奇想,开始捡拾生活的“碎屑”,尝试了写作。在学生们自习的课堂上,她悄悄地在一个练习簿上写起了小说。这篇名叫《记忆刘湾》的短篇小说发表在2002年第5期的《收获》上,后来又经著名作家王安忆的推荐,在《上海文学》发表了小说《忘却》《花样年华》。
  上苍在冥冥之中就这样为她精心安排了一次大胆的转身。她也彻底地放弃了自己的歌星梦,而让文学之梦越发的清晰和明朗。从此,上海浦东刘湾,这个在地图上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就成了她文学上的一块版图、精神的故乡——从刘湾出发,她写出了大量有“趣味”的小说:她的《暮紫桥下》,通过主人公李煜写出了特殊生活年代与背景下不能妥协世俗生活,却又无法使自己理想得以实现的一种现实。苦难到处流传,然而,人们内心的反抗和个体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一刻也没停止,李煜最终还是在西湖水里当他的“游泳冠军”去了。这样的人物虽然“拧巴”,却很可靠,无疑写出了一个时代的缩影,一个民族的心灵苦难史,惜乎小说发表时生不逢时,被众多的描写现实生活的小说遮蔽。《小镇故事》,更有一个童年对成人隐私的“偷窥”,青春、成长而隐秘岁月的孩童心灵,祖孙各自的朦胧爱情,都化解在世态的炎凉中,表露了一种淡淡的忧伤和对生活无法理解的惆怅。小说虽然没有故事,却隐藏了巨大的故事,有着隐忍的人性之美。在《阳光下的呼喊》中,她以一个童年的视角,让王光辉的典型心理活动,成就了一个贫穷、压抑、落后人群心灵的文化符号。在《太阳黑子》里,她写凌中圣由于对生活沉闷和奔突的无望,而寄希望于“拾宝”。于是悲剧发生了。这里,不仅有宗教式的劝谕,更有对民族心灵与性格的挖掘,写出了这个时代人心的局促。她写《鞭》,写入和人、人和动物、人和自然,都从微妙处着眼,写得沉郁而丰盈。人性的无奈和牲畜的张扬,取决于生命的本能,描绘的却是一幅南方秀美乡村的风俗图,语言有着极强的生命张力。她的《谁叫你是叶尼娜》,更可以说是20世纪校园禁欲时代的杰作,那人性的毁灭与爱情的扼杀,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她持久地创作了一系列带有“刘湾”印记的小说,让一具具鲜活的人物形象与性格跃然纸上,使人感觉中国特殊变革时期南方小镇生活的沉郁与纷繁、隐忍与呐喊。在这些小说里,我们真切地发觉她的眼睛总在审视着,智慧而锐利地审视着故事里每个人物的动作与人心的“微妙”以及细枝末节——她对人世心灵和人性的把握,能沉稳地写到人的心底,是沧桑之后的追怀。作品由于靠近人心,也就具备了经典的意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