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磨刀师傅


□ 谭宜平

  记得那是前年,春节将至,年货基本备齐,卫生基本搞净,一家人正慵懒地围在电视机前,看那冗长的、还能勉强看下去的“韩剧”,恭候着佳节的到来。
  “磨剪子嘞戗柴刀!”窗外传来了磨刀师傅的吆喝,—连好几声。
  “老四,是不是拿我们家的菜刀去磨磨,好长时间不磨,有些钝了!”父亲说。
  剧中主人公的命运正令人揪心呢,我有些不快的拿着菜刀下楼去了。
  楼梯口,磨刀师傅还在不停地重复着那句吆喝。
  “磨—把刀多少钱?”
  “大刀10元,小刀8块。”
  “是不是贵了点?!”
  “大哥,不贵!这年头10块8块哪还是钱!”
  这话倒是真的,但讨价还价不成,我还是有点不悦的把菜刀递给了他。
  他的行头十分简单:—张条凳、一个布袋、一瓶水、两块磨刀石,跟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那个地下交通员没有多大差别,只是这年月越发少见了。
  看上去,他年纪不大,四十上下,脸色红润,身材矮小而单薄,不像是北方人。衣服有点破但不脏,口袋两馒头,一边—个。
  接过刀,蘸过水,一上一下,他便开磨起来,先粗后细,有条不紊,动作倒还麻利,但并不娴熟,像是—个初学者。
  长时间相对无语显得尴尬,我没话找话:“赚钱的活很多,干嘛干这个?”
  “谁说不是。大哥,不瞒你说,早些年俺是跟他们干工程的,楼是盖起来了,钱却拿不到,这不白干!现在干这个,虽然—天赚不了几个钱,但—分是一分,踏实安稳啊!”
  “听口音你是?”
  “河南人,也不知怎的,好像^们都不怎么喜欢我们河南人,说俺河南人懒隋、奸狡,工商和市政管理人员见了我们也是凶巴巴的,其实大多数河南人还是勤劳、善良的……”他的坦诚和直率,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碗在农村政策那么好,在家随便种点什么不行,何必出来,那么辛苦。”
  “我们那里比较偏僻,交通不便,而且人多地少,不旱即涝,找生活不易呀,只好出来混了。”
  言语间有点苦涩,但眉宇间还是充满着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去年,—场百年不遇的雨雪冰冻灾害,把人们过春节的热情降到了冰点。一家人蜷缩在取暖器旁,不知怎的,我又想起了那个磨刀师傅,天这么冷,他早该回去过节了吧?
  “磨剪子嘞戗柴刀!”还是那句既熟悉又好听的吆喝声,不过底气好象没去年那么高亢和浑厚了。他居然还没有回去,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我跑到厨房拿上菜刀以及屋里所有的小刀、剪刀,凡称为刀的,统统带上。
  父亲诧异地看着我:“那些刀还锋利,干嘛你……”
  “钝了!钝了!”还没等父亲说完,我已溜到了楼梯口。
  他还是那样的装束,那样的行头。只是略微黑了点、瘦了点、憔悴了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