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守望汾河


河流,在人类文明的记忆里,一直有如温暖、慈爱、宽容而又美丽的母亲。因为人类生存离不开河流的养育和滋润,并且河流会在她曲折久长、生生不息的流淌中,与人类一起孕育文明,生长和造就一方水土甚至是一个民族的独特文化。
  我的家乡,在晋西南,是黄河冲出晋陕大峡谷的出口——龙门所在地,又是汾河汇人黄河的地方。所以唐朝时名为“龙门”的家乡,在宋朝被改了个水盈盈、湿润润的名字,叫做河津。有汾河自东而西以及黄河由北向南的环绕交汇,这样的地方,想想都会让人感觉很美。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而纵贯山西的汾河,作为黄河的第二大支流,则是三晋儿女的母亲河。想想看,我的家乡依偎在这样两位母亲的怀抱里,能不美?
  尤其是汾河,与河津的关系更为密切。全长716公里的汾河在河津自东向西款款而来汇人黄河,且又以河为界,从地理上将河津由南至北分为了三大块:汾南、河槽、汾北。而这三大块因了各处水土不同,方言语音便有所不同,民俗文化也各具特点,使得河津的风土民情更加丰富,更显多层次、多样化。以我的观察和感觉,这三大块大致的人文特点是:汾南细腻温婉,河槽灵秀简约,汾北豪放刚烈。
  我时常想,仅仅一河之隔,两岸的语音、习俗、民风,甚至人的性情就都大有不同,这该是河流给予人类而人类却难以完全破解的神奇密码。这密码不止奇妙,还昭示着河流的力量与水土的神秘。
  然而最值得一提、也最让我们河津人引以为荣的是,隋末大儒文中子王通正是在他的家乡河津这块土地上于多处设学讲授,汇集弟子千人,形成了名传千古的“河汾之学”。可以说,如若没有作为思想先驱的王通的“河汾设教”与“河汾之学”,就极可能不会有大唐盛世以贞观名臣魏征、房玄龄、杜如晦、薛收、杜淹、李靖等直接参与的“贞观之治”。因为他们都是文中子王通的门人弟子,是王通“河汾之学”的实践者。当然我们还可以说,若果真没有“贞观之治”,那么李唐王朝的开明、繁荣与兴盛,就极可能是个未知。
  河津汾水南岸吴村与原村之间,有座小土山,叫做疏属山,是河津八景之一:疏属晴岚。疏属山上有个名日“汾亭”的小亭子,亭中有琴台,是当年王通讲学、抚琴、悟道、论经的地方之一。史料记载说,有一天王通在汾亭弹琴,汾河里有一老者捕鱼,划一叶小舟,翩然而过。老者闻王通琴音似《南风》之声,不由停下手中木桨,对着汾亭下抚琴的王通高声喊道:道能利生民,功定济天下!有虞氏之心乎?王通闻听此言,急忙起身敬请,然而待他举目四望,却见那老者划桨西去,如仙远逝。心有所悟的王通即刻行文,作成《汾亭操》,记载此事,以励其志,事后又赋诗一首:
  古人不可见,古俗宁复谆?
  依依万春乡,疏属连清汾。
  良时旷莫与,鸣鸟寂不闻。
  悠悠礼乐志,终与麋鹿群。
  颓波逝东极,寒雪满西津。
  惜哉经世言,淆杂多芜榛。
  时无伊川子,此意将谁论?
  在我们河津,与汾河有关的,当然还有大唐名将薛仁贵。薛仁贵的家,就在汾河北岸,岸边一座白虎岗,白虎岗上,有柳英环苦等夫君一十八载居住的两孔寒窑。寒窑坐北朝南,不远处,则是薛仁贵射雁的汾河湾。
  以自然景观而言,禹门叠浪、汾水澄波、红蓼春妍、午芹秋霁、云中烟寺、峪口清泉、疏属晴岚、平原夕照,为自古以来的河津八景,其中汾水澄波、疏属睛岚都是汾河景色。而河津的麟岛(九龙庙)八景:西河画舫、孤云送月、雁塔凌空、倚斗金銮、太华晴峰、汾水秋波、小桥飞凤、原麟叠翠中的汾水秋波和小桥飞凤,也都是指汾河景色。汾水秋波,是说站在九龙庙麟岛远望,正南方向的汾河尽入眼底。尤其是在秋天,汾河浪平水清,阳光洒在河面,波光点点,闪金烁银,诗意盎然。小桥飞风的小桥,是指苍底村汾河渡口有座木船搭建的渡桥,登上麟岛,不仅可以看清苍底桥上的过往行人,而且连百鸟急速掠过小桥,飞回汾南凤岭的情景,也都一目了然。
  无论人文,还是自然,应当说,从远古走来流淌了千年的汾河,在我的家乡河津的历史、文化以及所有人的生活和心目中,不仅久有地位,而且极其重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守望汾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