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搀扶我重新学会走路


□ 赵 凯

  我不甘心人活一回就这样白白走了,想留下一点痕迹再走,是文学理想给了我生的理由,给了我活下去的目标与希望,就这样,我熬着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这是文学对我生命的第一次拯救!

  我对文学的喜爱,是与生俱来的,并非是病残后学保尔。在幼小识字后,应该读“小人书”的时候,就跟着哥哥们抢“大书”(长篇小说)看,并常常挨喝斥:“能看懂咋的?”那时,我就在心里听到一个声音:长大后,我也要写大书!

  我生于1970年,9岁患类风湿病,18岁瘫痪,这是1988年,家里已经有两个哥哥因患类风湿病先于我瘫痪了。那正是家里最艰难的岁月,户口本上七口人,可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坐在炕头上,三哥整天躺在炕梢,二哥萎缩在靠椅里,那也是他的床了,我又成天躺在北窗下的小床上,花甲之年的父母就是壮劳力了。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病体,还有什么希望?我想到过死,攥拳砸自己的头,但心中的文学梦想在召唤我,我不甘心人活一回就这样白白走了,想留下一点痕迹再走,是文学理想给了我生的理由,给了我活下去的目标与希望,就这样,我熬着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这是文学对我生命的第一次拯救!

  90年代初,新时期文学一部最有代表性的著作《白鹿原》问世了,这部大作竟然成了改变我命运的媒介。看到小说扉页上的责任编辑是何启治,我试着给何老师写去了第一封信,谈了我对文学的热爱与学习的情况。没有想到何老师真的回信了,于是就建立了我们特别的师生情缘。在十余年里,何老师通过信函指导我、鼓励我,并给我寄赠书刊,成了我唯一的来自外界最有力的精神支持,是我在命运的黑暗里摸索中引导我前行的灯火。我对文学的热爱,因何老师的亲切关怀而没有熄灭,所以我的生命热情也没有冷却。

  2004年底,父亲过世,我失去了生活靠山,想自寻生路,我能做的还是写作,又写信给何老师。老师已经退休,他致信辽宁省作家协会刘兆林主席,请组织上关怀帮助我。刘兆林老师的大名我早就知道,是80年代军旅作家的代表,《雪国热闹镇》《啊,索伦河谷的枪声》如雷贯耳啊。刘老师专程来到乡下我家,给我当面辅导,并带走我的稿子推荐发表。2006年,辽宁省作家协会又联络沈阳市委市政府暨红十字会联合救助我,进行免费人工双髋关节置换治疗。当医生搀扶我站起来时,我感觉世界晃动了一下,然后蓝天和绿树都向我微笑了。我像婴儿一样学习走路,慢慢恢复了行走能力,能够自由自在地走是多么幸福,只有重新站起来的我心里最清楚。这是文学对我生命的第二次拯救!我觉得自己是攀爬着书籍铺就的阶梯逃脱出地狱,回到了阳光中。

  好事连连,我的作品《想骑大鱼的孩子》获得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刘兆林老师到北京开会,恰好艾克拜尔·米吉提老师负责中国作家协会等六部委举办的“情系农家,共创文明:百位农民作家百部农民作品”文学工程,请各地作协推荐农民作者,我幸运地入选,并荣幸被邀请赴北京参加农民作家会议,和来自全国的九位农民作家代表集体坐上了主席台。艾克拜尔老师向与会众多媒体介绍说:“这在新中国文学出版史上是第一次。”我相继在《中国作家》《人民文学》(增刊)、《文艺报》等文学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评论、电影剧本,多篇作品入选各种文集,荣获一些奖项,有文章被翻译成日文,作品集《我的乡园》选入全国百部农民作家大地印丛书,送达全国城镇社区图书室及各地农家书屋,并获得2009年度图书评选辽宁作家十大好书。我耳闻目睹农村改革的现实,农业生产机械化了,家乡村庄中的马们几乎绝迹了,这个发现令我思考,人类驯化马六千年了,没有马的参与,人类文明将是另一种样子。以前写人与马的作品都是表达人与马血肉相连,现今我创作长篇小说《马说》,塑造了一匹总结人类与马类关系结局的马,马要回归于马。《马说》荣幸获得中国作家协会2011年度重点作品扶持,由《中国作家》2012年5月号全文发表,被《中华文学选刊》作为头条特稿选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