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地球上的“诺亚方舟”——高黎贡山


□ 周 勇

  高黎贡山因其特殊的地史与生态环境,使它成为冰河时期动植物的“避难所”,至今这里仍保存着众多濒危的物种。而自元、明以来,大量的中原汉族人沿着古老的南方丝绸之路涌入高黎贡山,今天这些从中原迁徙而来的汉人后代们,仍固守着许多汉文化与传统。《圣经》里说,人类与动物最终靠“诺亚方舟”逃脱了洪水的灭顶之灾,对于曾经历过过度工业化的许多地球上的生物和人类文化来说,我愿意把高黎贡山比喻为“诺亚方舟”。
  从1997年的春天,我开始了在高黎贡山漫游的日子。每一次漫游我都相信我抵达了这座神秘山脉的某个“深处”。然而,每一次漫游结束后,我都发现我只是到了这个山脉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点”。
  一次我在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一间办公室里,在一张巨大的亚洲地形图上,赵晓东的手沿着地图上青藏高原的伯舒拉岭,一直向南滑动,突然他的手停留在了中南半岛北边上的一处,这位保山管理局的局长加强了些语气并自豪地说:“这就是——高黎贡山!”高黎贡山在地图上如此清晰,遥远的大海和神秘的高原,通过横断山上的几条巨大的山脉连结到一起,高黎贡山是其中的一段。
  中国的山脉大多是东西走向的,但在喜马拉雅山东部南延地段,高黎贡山从青藏高原一路南下到中南半岛,并与云岭等一起构成地球表面最壮观的南北走向的横断山脉。
  一些科学家们形容高黎贡山是一座连接青藏高原和中南半岛的巨大“桥梁”、“走廊”,但我相信,除了想象力之外,没有人能够走完这座“桥梁”的全程。因为这条伟大的山脉似乎并没有所谓“边界”的概念,它不断向南延伸,在地球表面上构成一条巨大的“生物走廊”。
  远古时代的一些生命就是沿着这个“走廊”开始它们家族的历史性的迁徙。它们很容易在这种“立体多样”的生态环境中找到适宜自己生存的地方。它们或者在这里定居,或者继续南迁到更为温暖的中南半岛。
  然而在这个我称之为花园般的、至今仍生长着世界上最美丽的植物的山脉中,只有这个位于怒江西岸、高黎山东麓的百花岭村是以鲜花命名的。原始森林里流淌出来的溪水,从百花岭村里流淌而过,然后又汇入不远处的怒江之中。保护区里的一个工作者这样形容这个傈僳族、汉族杂居的百花岭村寨:“春天里这里山花怒放,犹如上帝的一个花园。”
  1997年3月,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在一块刚刚收获完的甘蔗地边,我看到远处山顶的积雪在阳光下闪烁,而我的身边是一株正在怒放的红色攀枝花。此刻,我处身于被植物学家称作“稀树灌林草丛”的亚热带景观,但同一座山的另外一部分却在另一季节里。只要8个小时的徒步,我就可以从眼前这个春季进入到冬季里,在刚才还是亚热带眩目的阳光下来到大雪飘飞的山顶,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如同一次穿越季节的旅行——从春季到冬季。而沿途的植物从这株亚热带典型的植物——攀枝花开始,历经近10个不同的植被类型,抵达了南斋公房那里的“寒温性灌丛”。
  南斋公房无疑是高黎贡山南段东麓群峰中最显赫的一个。每年冬季,积雪覆盖的峰顶在无际的绿色中显得格外的醒目。在我5次抵达这座山峰的经历中,每次都是沿着这里惟一的一条通往山顶的路。这使我每次南斋公房之行实际上都在重复着相同的风景,不同的只是其中的细节,如同在阅读一部不同版本的书。
  抵达南斋公房的道路,犹如一条离人类越来越远的道路。刚出发时,村寨被树林掩盖着,树林下面是若隐若现的灰色的瓦屋顶。在一片平缓的山坡上有一些断壁残垣,当地人叫它“旧街”。这是一个从前的马帮的驿站,当年那些从原始森林中出来的马帮可以在这里眺望山下的人间烟火。烫习村的老村长李本兴告诉我:“当年‘旧街’还有官家派人收税。”
  其实冬季是进入高黎贡山最好的季节,而雨季的5月高黎贡山则是一个毒蛇与蚂蟥的世界。2002年5月中美科学家到高黎贡山考察后,美国科学家认为中国科学家要比美国科学家更有办法对付这里山脉中那些可怕的蚂蟥。
  密林深处有一个温泉,浓密的森林中突然升起一团团白色的雾气,然后在林子里渐渐消散,犹如神话那样。每年冬季或者夏季便有成群的羚牛来到金厂河温泉一带,这是高黎贡山特有的羚牛亚种,其外观介于野羊和牛之间,因其角扭曲,动物学里又称它为“扭角羚”。这种国家一级保护的大型食草动物的食谱与花有关,比如,头花蓼、锐齿凤仙花、美丽龙胆。但羚牛并不是为洗浴来到这里,它们要在这个季节里从含有硝的温泉里补充盐分。因而,金厂河一直是高黎贡山保护局的羚牛观测点。然而,很少有人看到过这群高黎贡山神秘的“饮者”,它们犹如精灵一般地突然出现或者消失。
  一次我曾独自一人沿黄竹河往上走,我想知道在原始森林中的一条河能将我带到什么地方?河床中密布着层层叠叠的石头,河水就从这些石头上面流过。没有路,我只能在河面的石头上行走。河道里的光线相当阴暗,两岸都是密不透风的林子,巨大的树冠将河道的上空遮蔽得暗无天日。我早已开始恐惧,想象中一头色彩斑斓的豹子正站在前方河中的一块岩石上,我失去了继续前行的勇气。但当我神色仓惶地退回来时,我发现同伴其实离我并不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