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的遗物


□ 王兆胜

  王兆胜
  一九六三年生,山东蓬莱人,文学博士,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著作有《林语堂的文化情怀》《闲话林语堂》《真诚与自由――20世纪中国散文精神》《文学的命脉》《林语堂大传》《林语堂与中国文化》等十多部。编著有《百年中国性灵散文》《享受健康》等多种文化和散文选本。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等刊物发表论文百余篇。散文随笔集有《逍遥的境界》《天地人心》。曾获首届冰心散文奖理论奖、二〇〇七年《当代作家评论》奖等。
  
  天底下最让我羡慕的是这样的人:他们的父母健康长寿,即使人到中年甚至老年,仍有老父老母相伴!就像晚秋的树林,哪怕只有一两只柿子挂在枝头,也还不失其昔日的辉煌,更没有浸入萧瑟悲凉的气氛之中。
  我没有这样的福气,因为早在十三岁时,母亲就撒手人寰,至今已过去三十四个春秋了。在与母亲共同生活的短暂岁月里,除去不懂事的蒙童时光,在记忆中就是母亲的病,母亲是在病了六年之后去世的。记得母亲生病时,家中总被一种阴霾所笼罩,很少有晴天之日,加上父亲一向脾气暴躁,常发雷霆之威,所以身为孩子的我不愿在家中多呆,一有空就往外跑,因为外面有明媚的阳光、新鲜的空气、小朋友的欢笑。可以说,即使从记事开始,我与病中的母亲呆在一起的时间也并不多!
  最遗憾的是,母亲去世后,给我留下了更大的一片空白,我完全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就像一个溺水者,原本渡我过海的“母亲”之船突然失了踪影,就连与母亲相关的一根救命稻草也找不到。因为身为农妇,处于社会之最底层,又是六个孩子的母亲,家中一贫如洗,母亲竟然没照过一张照片,至今我只有靠记忆去想象母亲的音容笑貌。还有,母亲去世后,为了避免睹物思人,父亲竟将母亲的所有遗物都付之一炬,而这其中就包括别人为母亲画的一幅肖像。说起这幅肖像,还有点传奇色彩:一次,有人路过我村,他又饿又渴又累,又赶上天已黑透,他请求我父亲给点儿吃的,当时身为饲养员的父亲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还主动让他留宿。父亲问那人是干什么的,他说是画画的。父亲就说:“你会画像吗?”那人说可以,于是,父亲就请他为我们兄弟姐姐画像,画家满口答应。后来,他还分别为我的父母画了肖像。当时,许多邻居都说画得像,跟真人似的!可惜,母亲的肖像早已灰飞烟灭,没能留下来!另有一事值得一记:母亲去世前,曾将我和弟弟叫到身边,拉住我俩的手说:“孩子,妈死了,你俩一定不要怕,天底下没有孩子害怕妈的。再说,我也不会让你们梦见我的。”当时,弟弟只有八岁。有趣的是,从此之后的二十多年,我竟然真的没梦见过母亲,她的形象仿佛一下子消失了,像河水将颜色突然冲淡、冲走似的。母亲爱子如命,有时近于溺爱的程度,即使在重病中我也能感到她不时投来的关爱目光,到了弥留之际也还放心不下两个最小的孩子,而且是千嘱咐万叮咛。可是她万没想到,当我十八岁考上大学,像风筝一样在外面的世界漂泊,我失去的不只是母亲这根牵线,手上竟无一件可与母亲联结的遗物,甚至在寂寞的长夜连母亲的影子也从未入我梦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