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石河看内战


□ 唐师曾

花儿都到哪儿去了?
都被姑娘摘走了。
姑娘都到哪儿去了?
姑娘都嫁青年了。
青年都到哪儿去了?
青年都去当兵了。
士兵都到哪儿去了?
士兵都进坟墓了。
坟墓都到哪儿去了?
坟墓都被花儿盖住了。
花儿都到哪儿去了,
花儿都被姑娘摘走了……



离开孟菲斯时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筋疲力尽,这大概是自己的思想追随切诺基的血泪路程走得太远,不胜疲惫所致。我觉得自己体内的所有能量都被掏空,整个身体轻飘飘就像眼前大冒烟山(Great Smoky Mountains)的浮云,时刻都有随风而去的可能。我在加油站附近的大超市买了一大堆烤香肠,好歹填饱肚子,给自己轻飘飘的躯体增加了一些重量。一整天像蝙蝠一样新陈代谢,一天吃20次,坚定不移地沿40号州际公路埋头向东。我知道自己戏剧化的性格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也知道无视传统的做法给自己带来麻烦,但一旦逮着机会还是忍不住拼一把。在黄昏来临之际,我终于摇摇晃晃开进田纳西州东北角的纳什维尔(Nashiville)。纳什维尔曾经是法国殖民地,Ville 是法语"村庄"的意思。我要投奔的表哥嘉云就住在纳什维尔附近的莫弗瑞波罗(Murfreeboro)。
我这位从未谋面的表哥是我爷爷二女儿的二儿子,台湾大学考古系毕业,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人类学博士。像大多数港、台、日本人对黄金、钻石、明珠、翡翠心怀敬意一样,嘉云表哥对自己台大毕业、留学美国也十分自豪。15年前,我当时的老师、北大国际政治系主任赵宝煦教授到美国讲学,碰巧遇上嘉云听课。台大见北大,"小巫见大巫", 表哥爱屋及乌之余对我这个乌鸦表弟惺惺相惜,当即发来一道提携后进的家书,介绍台大盛行的毕业歌是:"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意在鼓励我放洋深造。当年的北京还不够开放,改革之初我的阶级觉悟也还停留在"胸怀祖国",来不及"放眼世界"。想不到改革开放才20年,我竟然越过太平洋,单人独骑一直深入到美国柔软的下腹部。
摸黑找到表哥住处,原以为月黑风高一定像台湾特务接头一样刺激,但结果平淡得让我失望。表嫂是香港大学一位名教授的千金,彬彬有礼不苟言笑,现在田纳西大学教书,她亲自下厨给我做了一顿温暖可口的广东菜。
酒足饭饱的表哥也失去我想像中的潇洒,头发既软又秃,仿佛蜕变到徐志摩年代。显然表哥很长时间没有碰上讲国语的闲人,钻回书房摸出一瓶威士忌,拥着我痛斥帝国主义的种种弊端。又从美帝国主义说到日本法西斯,说15年"支那事件"、"大东亚圣战"日本死了350万人,他在京都留学时碰到许多7~80岁的老人家都参与过南京大屠杀或类似的杀戮。奈良神庙神灯上供奉的牌位写着××××死于无锡、××××死于上海,如果不死,也肯定是南京大屠杀的凶手……......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